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19章 为什么是你

作者:沧澜月  |  更新时间:2018/4/12 14:41:51  |  字数:2100字
    “喂,林小姐,你听到了吗?”护士的声音还在继续。

    林沫颤抖着把手机捡了起来,“你们先给他动手术,我过来就补签!求求你们,一定要救他的命。”

    护士有些纠结,但还是应了下来;“林小姐,请你一定要尽快。”

    “好。”林沫关了手机,就疯狂地去敲击墙壁:“傅霆琛,放我出去!”

    傅霆琛听着林沫的呼救声,微微挑了挑眉。

    关了她两个小时,这女人总算知道服软了?

    呵,看以后,她还敢不敢挑战自己。

    傅霆琛按下了一个按钮。

    林沫正在用力捶着墙,墙壁突然向两侧分开,她一个踉跄,跪倒在地上。

    傅霆琛下意识地想要去扶,但他很快忍住了。

    “现在知道自己错了?”傅霆琛淡淡地说道。

    林沫飞快地站了起来,直接朝外面冲。

    傅霆琛的神情顿时冷了下来!这个女人怎么回事,她这是在无视自己?

    傅霆琛直接又按了一个按钮,办公室的门,紧紧地合了上来。

    林沫一愣,拼命地开始撞门。

    这女人疯了吗?

    傅霆琛冷脸拉住了她;“你干什么?”

    “傅霆琛!”林沫转头看着他,目光血红;“是你,是你对不对!”

    “什么?”傅霆琛皱了皱眉头,没有反应过来。

    “你刚说要惩罚阿远,几个小时后,阿远就出事了。是你,是你对他动了手脚,对不对?”林沫的声音尖锐了起来。

    “苏远出什么事了?”傅霆琛皱眉。

    “你还装!”林沫歇斯底里了起来:“你放我出去,我要马上去阿远!傅霆琛,你放我出去。”

    她疯狂地捶打起了傅霆琛。

    林沫的力气有限,打的倒也没多少痛,但傅霆琛的心里,却异常不爽。

    他要真做了什么也就算了,他明明什么都没做好不好!

    “你把话给我说清楚。”傅霆琛冷声说道。

    “你还要怎么清楚?傅霆琛,我没想到,你已经变成了这样的人。”林沫看着他,眸中满是绝望和痛苦:“你若不放我走,我干脆就撞死在这里。”

    林沫说着,用力地就要撞上墙壁。

    傅霆琛一把拉住了她,惊怒道;“你疯了!”

    “我就算是疯了,也是被你逼的。”林沫的声音,声声泣血:“要我死,还是放我走,你自己选!”

    这女人,是在威胁他!

    他傅霆琛,从不受人威胁!

    然而,看着林沫的那绝望的眼……

    傅霆琛抿唇,打开了门。

    林沫直接就冲了出去。

    林沫刚走,傅霆琛直接打电话去了医院,了解了一下情况之后,他冷声说道:“以后苏远的消息,第一时间,告知给我。”

    挂了电话,他直接叫了一个秘书进来:“推掉下午所有的工作,准备一辆车和一些礼物,我要去见张医生。”

    这位张医生,是华国公认的脑科手术第一人。

    只是他这个人十分奇怪,明明才三十多岁,却早早就宣布退休,从此不再碰手术刀。

    只是这位张医生,欠了傅家一个人情,傅霆琛作为傅家家主去请,还是有很大的机会能够请到的。

    “傅总,下午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张医生那边,是不是让别人带着礼物走一趟?”秘书问道。

    “不用了,我亲自去。”傅霆琛说道。

    别人去,未必请得动这位医生!还是他亲自去,保险一点。

    林沫一路跌跌撞撞冲到医院。

    苏远已经被送进手术室,她刚到门口,就有护士拿着文件过来:“林小姐,你可算到了。”

    林沫飞快的签下自己的名字,然后有些哀求地看着护士:“阿远他情况怎么样了?他不会有事的,对不对?”

    护士有些犹豫地说道:“这个,我们也不敢保证。”

    林沫的腿一软,不由瘫坐在了地上。

    “阿远!”林沫无力地瘫倒在地上。

    她不敢去想结果。

    她只知道,苏远不能有事,一定不能有事。

    “起来。”不知过了多久,一道冷漠的声音响了起来。

    林沫有些麻木地抬起头来,就看见了傅霆琛冷峻的脸。

    林沫的心中,突然泛上了一丝钝痛。

    她一把抓住了傅霆琛的手:“你现在满意了吗?”

    “什么?”傅霆琛皱眉看着她。

    “你还装什么。”林沫头发散乱,恍若疯魔:“阿远这样,不正是你所希望的吗?”

    傅霆琛愣了一下,正要说些什么。

    林沫的声音已经尖锐了起来:“傅霆琛,你要报复我,我接着,为什么要牵连无辜的人?得罪你的人,是我,不是阿远!”

    她当初怀了傅霆琛的孩子,不敢被其他人知道,是苏远娶了她,给了孩子一个身份。

    林家出事的时候,是苏远倾尽所有的帮忙。

    父母去世的时候,是苏远陪伴在她的身边。

    那是她的亲人,是她重要的亲人啊。

    傅霆琛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傅霆琛。”林沫的理智已经接近溃散的边缘:“我以为,你怎么也该有点底线。看样子,现在的你,已经根本没有了人性,你就是是一个恶魔!

    “林沫,你冷静一点。”傅霆琛去抓林沫的手臂。

    “你不要碰我。”林沫仿佛受了莫大的刺激,她挥手,狠狠地给了傅霆琛一个巴掌。

    傅霆琛没有躲,生生捱了这个巴掌。

    他偏着头,面容在灯光下,明暗交错。

    良久,他低笑了一声。

    笑容中,是前所未有的讥讽。

    他看着林沫,声音冷漠:“是我做的,那又如何?”

    “你承认了?”林沫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傅霆琛哂笑了一声:“林沫,是你违背合同在先,我惩罚他,有何不可?”

    傅霆琛觉得,他大概是有自虐的倾向。

    他突然就想知道,为了苏远,林沫可以愤怒到什么地步。

    林沫的胸膛不停地起伏着,似乎在忍受着莫大的绝望,她一字一顿地说道:“傅霆琛,我恨你!”

    傅霆琛继续看着她。

    她却已经移开视线,不肯在看他。

    恨他?!

    傅霆琛再度微笑了起来。

    笑的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恐怕是个疯子。

    林沫不想再理会傅霆琛,她只是紧张的看着手术室的门。

    她不知道,如果苏远真的出了事,她该如何自处。

    如果傅霆琛害死了苏远,她该怎么办?

    一个是她爱着的人,一个是她的至亲之人。

    傅霆琛,为什么偏偏会是你。
沧澜月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