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71章 借棋献策

作者:衲语禅心  |  更新时间:2017/10/12 23:04:10  |  字数:2936字
    但那不过是徒劳,除了增加身体无谓的疼痛,没有任何效果。

    唯一的收获,是赚取了身边陪伴金雪柔的串串珠泪。

    重庆大空战开始不久,为不影响飞行员的情绪,周至柔将飞行员家属都转移到成都、贵阳和昆明等更后方城市,王树明在重庆是单身一人。得到了戴笠的特别指令,金雪柔每天早出晚归,一早就来到王树明病房,为他整理慰问品,打理花草,晚上直到王树明沉沉入睡才悄然离去。期间不仅帮助医护人员对王树明喂水喂饭,按摩护理,甚至不顾羞涩,为王树明端屎倒尿……更多时间,是按照王树明要求,收听广播新闻,为他朗读主要报纸的新闻评论和战场通报,安抚王树明焦虑的心情。英雄美人,两个人的感情迅速上升。

    尽管王树明身体不方便行动,但却不影响他脑子在高速运转,他在反复酝酿之后,一个针对反击日寇轰炸计划在脑海中逐渐成熟起来,直到那一天,蒋夫人和周至柔在戴笠陪同下,前来医院探望他……

    “夫人!周主任,你们怎么来了?”正由金雪柔扶着,在葡萄架下散步的王树明见到了久违的长官,惊喜交加。

    “本来早想过来看看你,就怕你‘王老虎’这个火爆脾气,见到我们会要求出院归队,影响你治疗静养。”周至柔说道,“总裁和夫人百忙之中,每天都会关注你治疗情况,听说这两天你能下地了,所以夫人就带着我们一起来看看你。”

    “感谢总裁、夫人和长官的关心!”王树明尽量站直身体,想敬一个军礼,但刚抬起右手,就牵动了受伤的脊椎,疼得龇牙咧嘴。

    金雪柔连忙上前,让王树明倚靠在自己肩膀上。

    “金小姐,树明能恢复得这么快,你居功至伟。雨农,你要好好为金小姐记上一功。”蒋夫人微笑着说道。

    金雪柔正要回话,突然,一阵凄厉、急促的警报凌空回荡。

    “敌机临空警报!”周至柔脸色一变,“快,扶树明去地下室。”

    王树明所在病区的一个单独的小楼,楼下原来存放遗体的地下室,被改作了防空洞。但门口的“太平间”三个红字尚未完全抹去,国民政府最高防空决策者,就坐在原来摆放遗体的石板上,听着外面沉闷的爆炸声,心中五味乏陈。

    “夫人,长官,真对不住!”王树明一脸歉疚,“让你们在这又晦气又潮湿的地方……”

    夫人抬起手,没让王树明说下去,“要说对不住,是总裁对不住你们啊!不能生产、采购更多更新式的飞机提供给你们,让空军弟兄死伤惨重。”

    “夫人言重了!”周至柔连忙说道,“是我战前运筹不周,战时指挥失当,致使空军几乎全军覆没,空中门户大开,空军愧对领袖、愧对国府。愧对国民啊!”

    “长官,树明离开军中有些日子了,面对敌机如此猖狂,不知道有什么反制措施?”王树明试探着问道。

    “能有什么反制措施?”周至柔尴尬一笑,“我现在一没飞机二没飞行员,两手空空,成了真正的‘空军’。”

    “雪柔,你出去看一下,是不是敌机轰炸停止了?”王树明说道。

    “哎!”金雪柔随口应答了一声,就走了出去。

    蒋夫人和周至柔不约而同看了戴笠一眼,彼此会心一笑。

    “夫人,主任,戴老板,”支开了金雪柔,王树明正色说道,“树明这些天躺在床上,听着外面敌机轰炸,警报长鸣,就寻思着不能让日寇如此嚣张,得还以颜色。”

    “树明想到什么好办法?”三个人异口同声问道。

    “飞机最大威力,就是他的快速机动性,只有在空中,这个优势才能发挥,在地面,飞机却异常脆弱,步枪、手榴弹就能轻松搞定,既然我们奈何不了飞起来的‘鸡’,那我们在地面捣机窝。”

    “树明的想法我们不是没有考虑过,”周至柔说道,“总裁召开多次会议,讨论地面进攻的可能性,但都面临诸多困难,最主要一点,川东陡峭山地,对日寇是屏障,对我军也是阻碍,大部队难以展开,小部队攻击无效,多次讨论后都不了了之、”

    “如果派遣特工队渗透突袭呢?”王树明接着问。

    “学长的这个建议我们也反复讨论过,”戴笠开口说道,“同样面临很多难题:要通过重兵对峙的川东前线,就是一个艰巨任务;日寇在宜昌周边,部署了两个精锐师团,对机场防卫肯定周密,我们当下对日寇机场具体位置、周边日寇布防情况还一无所知,就算特工队侥幸能接近机场,一旦交火,只要机场守备队短暂顶住,周边大队日寇肯定会前来救援,特工队就会陷入被包围的绝境,成功希望渺茫。”

    “如果特工队袭击机场时,周边的日寇忙乱成一锅粥,彼此自顾不暇呢?”王树明又追问。

    戴笠和周至柔对望了一眼,脸上表情分明是说——这可能吗?

    “树明,你是不是有一套完整方案,说出来听听。”蒋夫人体察到了王树明的良苦用心。

    王树明感激地一笑:“夫人,这些天我一直听新闻广播,雪柔也会每天为我读前线战报。就在宜昌附近,我们预四师一直在坚持战斗,打退了日寇多次围剿,牢牢扎根在敌后。”

    “这个预四师,我听总裁说起过,”蒋夫人说道,“这不是主力部队,兵员主要来自当地的樵夫渔夫,仗着地形熟悉,凭险防守还可以,但要主动进攻机场这样主要目标,只怕不可能。”

    说话之间,金雪柔进入了地下室:“树明…对不起,各位长官,防空警报解除了,我们还是到外面吧。”

    尽管天空中还弥漫着硝烟,但比起封闭的地下室,空气还是清新得多。

    “雪柔,你去病房把我那副云子拿下来,我想和周主任手谈一局。好久没过棋瘾了,手痒得狠。”王树明显得兴致很高。

    金雪柔却没有移动脚步,无奈地看着戴笠。戴笠连忙将征求目光转向蒋夫人。

    “既然树明有如此雅兴,那就请百福来对垒一局。雪柔,你去拿两个小板凳来,我和雨农一旁观战。”蒋夫人爽快地说。

    于是,中国围棋史上,级别最高的一场博弈,就在这方不起眼的葡萄架下开始了:对阵者是空军中将、航空委员会主任周至柔和空军少将、前空防参谋长王树明;观战者,则是第一夫人、航空委员会名誉主任宋美龄和陆军少将、‘军统’局长戴笠。

    周至柔执黑先行,采用稳健的双邻角“小目”开局。

    与周至柔谨慎的棋风不同,王树明根本不布局,黑子落到哪,白子就跟到哪,不是“挂”,就是“镇”,甚至更加犀利的“尖”和“托”,一开始,整个盘面就复杂起来,陷入一片混战之中。

    尽管白子到处点起战火,但在黑子步步为营防守下,显得节节败退。眼看黑子胜利在望,突然,王树明下了非常无理的一招,直接将一粒白子点在黑子围成一角的“三三”位!

    蒋夫人和戴笠都是围棋行家,白子要在这里成就“双眼”做活完全不可能。

    周至柔看了王树明一眼,“嘿嘿”一笑,没有理睬王树明挑衅,继续专心巩固自己的中盘优势。

    王树明却依然不知死活地在狭窄的边角左冲右突,像是一个不懂棋理的新手。

    周至柔无可奈何,只的应了几手。

    到了收官阶段,棋局却发生了微妙变化:在边角白子的冲撞下,黑子形态越走越愚,几颗原先看似“弃子”的白子,突然起了关键作用:王树明利用官子打劫规则,频频向黑子两条“大龙”发起冲击,棋局发生了根本变化!

    最后的结局:边角白子集团全军覆没,但黑子一条“大龙”也被“屠宰”,盘面数子,王树明以半子优势险胜。

    周至柔投子大笑:“树明,又被你偷袭成功了!下了这么多年围棋,你还是一点不讲棋理,只知道乱冲乱撞。不过,不得不承认,你那手点‘三三’,真的是神来之笔!没想到,真没想到!你会用‘打劫’规则,盘活了这盘棋。”

    “树明,感谢你为我们下了一局好棋!”蒋夫人从小板凳上站起身来,面色庄毅,“你这是借棋献策!看来,这盘‘棋’你深思熟虑很久了。树明,你下午就转院,到更安全私密的地方进行疗养;雨农,你配合王树明,拿出一个详尽的方案,要盘活目前僵局,少不了‘军统’的闲棋冷子。方案成熟了告诉我,我会让总裁单独听取你们的汇报。”

暂无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