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3 林道人(完)

作者:冬虫夏鸣  |  更新时间:2016/3/1 17:42:21  |  字数:4189字
    王十九带着王八金逃向村外,一连两天也没见那老鬼追来,这才放下心停了下来,晚上在一个树林里打算过夜。

    这片树林是附近几个村子的乱风岗,好多没人打扫的坟墓大多在这里。

    跑了两天,两人也是累了,王十九让王八金等他,自己去找点果脯的东西。

    这半夜的小树林里,几只乌鸦在寒风中叫着,让人好不害怕。一个个小土堆前面都有一口坛子,坛子里装得不是老坛酸菜,而是死人的骨灰,而贡品什么的早被人拿去了,只剩几个墓碑在那立着。

    王十九也是一两天没吃过东西了,于是壮着胆子去坟墓那看看还有什么贡品可以吃的。本来王十九也没有抱多大的希望,毕竟这年月胆子比他肥的人可多了去了。但也别说,刚走了不到百来步,便看见一处坟墓,坟墓两边立着一男一女两个纸人,坟前还剩几个野果,拿起来一看,虽然有些烂了,但也还能将就,于是王十九吃了两,又留了两,便要带回去给侄儿。

    这刚转过身去,就听见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轻声叫到“公子且慢。”

    王十九回头看去,除了眼前两个纸人,也没别人,以为自己听错了,又想离开,便又听见“公子且慢。”

    这下王十九慌了,这他娘的一天到晚尽撞见邪乎事了。

    “你是谁,你在哪?”

    “公子莫慌,我家主人见你衣衫褴褛,面黄肌瘦,必是这世间受苦之人,想请你去家里吃一顿饱饭,再送公子上路。”那女孩的声音又传了过来,王十九哪里肯听,撒腿就跑,可是双腿却跟沾了胶水似得动弹不得。这时又听见一个十几岁大的男孩说“我家主人好心好意请你去吃个饱饭,你这乡巴佬,别不识抬举。”

    王十九一想,既然被缠上了,去就去吧,到时再想法子逃跑,总比现在就给人家弄死强。

    这时从树林里莫名其妙的来了一支队伍,个个跟纸人似得面如死灰却穿着红衣,别着红花,有的吹着唢呐,有的打着锣鼓,将王十九抬进大红花轿中,在一种诡异喜庆的氛围里,便消失在夜幕中了。

    王十九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在棺材里,他爬出来的时候只见身处一个大大房子里面,这种厅堂别说在村里或是乡里,哪怕是在县里也不见得有。

    只是这阴森森的,特别冷,刚刚那些人又不知道哪里去了。王十九转过身去,便想开门跑路。

    “官人!”

    王十九一惊,脚底发麻。

    “官人,你还未见着我,何故这就想走。”

    从声音听过去,这女人该是二十出头的样子,声音也曼妙无比,这王十九好歹也是二十岁的大好男儿,成日为温饱发愁,还未近过女色,不免心痒难耐,于是便又转了回去。

    这一看,果然是个身姿曼妙的少女,只是衣服穿得有些古怪,像是前朝时穿的那种戏袍子。

    “小姐,你叫人将我抬到这里来,是有什么事吗?”

    那女子慢慢的向王十九过来,越是靠近,越发迷人。

    “官人,小女本是莲花池的花旦,后来照歹人加害,魂魄漂泊至此处,如今见了官人,心甚欣喜,你若不嫌弃,便趁此良辰娶了小女如何。”

    这她娘的又是一只鬼啊,虽然是一只很漂亮的鬼,但是鬼毕竟是害人的,王十九便不从她。

    “你便痴心妄想了,你我人鬼殊途,不可能成亲的。”

    这女子也没有像王十九想象的那样原形毕露,露出尖牙利爪,而是转过头去,轻声抽泣起来,还幽幽的唱起了一曲后庭花。

    王十九在这女鬼的歌声中仿佛进了梦境,见那女鬼生前果然是戏班的当家花旦,在戏楼里瞧中她的人自然不少,其中有霸道的硬是将她拐了去,几经践踏后便被投毒而死,至今不肯投胎。

    王十九晓得了这女鬼的身世后也有些许同情,劝慰道“小姐,瞧你的穿着打扮,怕是也死了几百年了,理应早去轮回,那害你的人不知道在地狱里被折磨几个来回了,你又何必这么固执呢。”

    “你以为我不想吗,我本与人定了亲事,死后又因种种事由,那阴司硬是不收我,我只能找人嫁了,才能了结姻缘,重新转世做人。”

    王十九退了退,你倒是转世做人了,跟你结了婚的岂不是又要跟你一样,投不了胎。

    “可是你我毕竟人鬼殊途,这万万不可啊,再说,又没有媒人和亲人见证,我们成亲了也不算数啊。”

    那女鬼抿嘴一笑,倒是有些当年戏楼里的风采。

    “谁说的,你看,我父母,我姑姑,我舅舅,我弟弟,我嫂嫂,不都在吗。”

    说完,其他的鬼魂竟一一显现了出来,硬是没把王十九吓晕过去。

    “你如果不答应,我便引那外面的老太婆进来,只怕你命不保矣。”

    王八金在树林里瑟瑟发抖,见王十九又去了半天没回来,只怕是被那老鬼给吃了,不由哭了起来。这时却听见不远处有人在唱歌。

    “魂兮归来!去君之恒干。何为四方些?舍君之乐处。魂兮归来,东方不可以讬些,南方不可以止些,北方不可以止些,西方之害,流沙千里些。”

    王八金顺着歌声跑了过去,只见一个老道拿着一个招魂幡,掌着一盏摄魂灯,幽然的唱着。

    “你唱的是什么,我怎么没听过。”王八金问道。

    老道痴痴笑着“小东西,我这歌儿便叫做招魂!”

    “招魂!”

    “对,东南西北,天上地下,四方之魂都能招了去。”

    王八金见有了救星,哭哭啼啼的说了遭遇的事情。

    老道叹息一声“娃儿,这是你的命数,以后跟着我做个清净人如何。”

    王八金连连点头,老道又说“走,先救你叔叔去。”王八金一愣,自己还没来得及说呢,老道士便算了出来,果然料事如神。

    “我觉得你们还是再考虑一下嘛,你看我家八辈子都是穷人,嫁我图啥。”王十九哀求着不断向他靠近的鬼魂。

    “嫁你能投胎就是了。”

    “你这女人,好不讲道理,那到时候我又找谁去投胎。”

    “那就是你的事了。”

    正当王十九招架不住的时候,只见王八金连忙将他扶起退到一边。

    “八金,八金!十九叔以为再看不到你了。”

    “叔别哭了,我们到那边去。”

    “想走!?”几只鬼连忙追来,却立刻被打了回去。

    “你看走不走得!”说话的正是那老道。

    几只鬼看了看这个道人,不以为然,凭他们几百年的道行还对付不了他?

    “哈哈哈,好久没见这么秀色可餐的女鬼了,真是舍不得吃啊。”

    几只鬼眉头一紧,便一拥而上,那道士点燃摄魂灯,转起招魂幡,大声念到“杀鬼咒!”

    顷刻间,几只恶鬼便被他囫囵吞枣般的给吃了,这被把王十九和那女鬼都给惊道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如此狠毒!”那女鬼见家人都被那道人吐进了肚子,又怒又怕,进退两难。

    “好东西,总要留到后面吃。你过来,我只吞,不嚼。”

    那女鬼恼羞成怒,便冲了上来。老道张开大嘴,比鬼还可怕,任凭女鬼如何垂死挣扎,都难逃被他果脯。

    “我林道人真是好肚量啊,哈哈哈!”

    王十九在一边不敢多说话,蒙住王八金的眼睛,不让他多看。

    “你过来。”林道人冲着王十九说道。

    “你只吞不嚼吗?”王十九颤颤巍巍,浑身哆嗦。

    “哈哈,我林老道只吃恶鬼,不吃人。当然,你也绝非善类,居然敢冒充道人,干行骗之事,恐怕你也要遭天谴哟。”

    “黄口小儿,害我追了好久。”追来的正是那个崔老太,只是这厮明显比之前年轻许多,与刚刚那女鬼一般样子,莫不真的精了?

    “你莫要害我,我还你那两斤腊肉就是了。”

    “哈哈,你以为我真的是崔老太,那老太的身体又老又丑,我真是受够了,现在找了这个才是个美人。”

    那老道一副不正经的走到那鬼的身边,细细打量着,“好一个风.流鬼,老道今天真是有口福了。”

    这鬼却也不惧这老道,因为她不知在哪找来了一个童子,凑足了数,已经成精了。

    林道人也看出眼前的不是鬼,而是妖。

    “你随我来,不要伤了那两个年轻人。”

    “我为什么听你的。”

    林道人突然念了咒语,从摄魂灯里燃出大火将那妖给烧了。

    “哼,妖怪。”林道人又另外念了几句经文,那妖怪的尸身便被鬼火焚尽成灰,魂魄则被锁进了招魂幡里。

    这一招一式,就跟王十九在乡下先生那里听见的是一模一样,对这林道人是膜拜有加。

    “这妖怪这么厉害,就这样死了。”

    “还没死?”

    “啊?”

    “啊什么啊,你冒充道士的事情我还没和你算账呢。你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我答应了八金的爹,送他到宫里当老公,我嘛留在京城,看看有没有什么活路。”

    王八金听了拉着林道人的腿哭喊着“我不要去当老公,不要!”

    林道人冲王十九说“这孩子现在是我的门人,你要送我的徒弟去当太监!?”

    “他何时成你的门人了,你要想要他,得拿钱买!”

    “哼,你这人。如今那满清都被灭了好几年了,前些日子皇帝也搬出皇宫,现在是民国的天下,你让八金去给谁做太监啊。”

    “什么?大清忘了?”

    “你个乡巴佬,和你真是多说无益。”说完便转身想走,可刚没走两步,竟然吐了两口血。

    王八金连忙上去搀扶着“师傅,你怎么了。”

    “哈哈,你师傅吃的脏东西太多,吃坏了肚子,现在命到尽头,恐怕活不到天亮了。”说完,王八金大哭起来。

    “该不会是刚刚那个妖孽作怪吧。”王十九问道。

    “那妖孽,果然是个精,居然能有这么大的本事。”林道人将王八金叫到身边,说道“八金啊,你我师徒虽然缘浅,但也好歹师徒一场,你既然认了我,我也要传授一些东西给你的,只可惜你非正经男儿身,无法继承师傅的衣钵,这样,师傅死了你和你十九叔把我送到太行山去,在那里把我埋了。你再去找我的师弟井然法师修行,不得有误。”王八金连连点头。

    林道人又将王十九叫了过来,“老道我两袖清风,也没钱给你买了王八金,不如我教你一些本事作为交换如何。”

    王十九连连点头,要是把林道人的本事学来,那可老子不是发财了,光是给那些大户驱鬼肯定能挣不少。

    “这样,当年周公背着姜太公八百年,保了他八百年江山,你背我走出这林子大概要一百步,一百步,我保你家一百年繁荣昌盛。”

    王十九自然喜不胜收,说“一百步便保我一百年,那要是我背你一千步,一万步,你岂不是要保我家千代万代。”

    林道人呵呵笑着“只怕这一百步你都难以完成。”

    果然,王十九背着林道人出去,刚开始还很轻松,这越往后,越是步履维艰,仿佛有座大山压在胸口,走到一百步的时候,王十九吐了一口老血晕死过去。

    王八金忙说“师傅,我十九叔不会有事吧。”

    “有我在,死不了。”林道人将王十九衣服脱开,在他身上刻画着什么。

    王八金又问“师傅,你画了半天,怎么没见图啊。”

    林道人呵呵笑着“师傅的画不在皮肤,而是刻在了他骨子里。”

    “啊,那不是很痛吗。”

    “不痛不痛,你十九叔造化大了。哈哈。”说完,林道人便带着王八金一溜烟不见了,腾云驾雾不敢说,但是那日行千里的速度让人不寒而栗。

    王十九醒来时只觉自己体格强健,身体轻盈。只身出门闯荡后,竟也能事事顺利,左右逢源。还捐过官,置过粮,支持过军阀,镇压过暴乱。王家的家业也从那时起越来越大,家族也从华北迁移到了广东,从广东出海到了东南亚,后来因为华人受到迫害,到了我的上一代,已经辗转到了云贵西南一带。托这林道人的保佑,家族果真兴盛到了百年,只是美中不足的是每代人都有男丁早夭或是英年早逝,而到了父辈那代似乎百年期间已过,家业又开始衰落凋零起来,历史又回到了过去,尤其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更是难以一一枚举,如今写来,不觉让闻者拍案,观者惊奇。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