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019 衣服

作者:非烟  |  更新时间:2019/3/15 11:30:33  |  字数:3058字
    “这就是你跟我说的洛氏的小姑娘?”

    这话是问薄靳深的,也是在问她。

    洛青池微微一愣,很快反应过来,浅笑着回答:“陈老好,我是洛青池。”

    说完,却不见有人说话了。

    洛青池不解地抬眸正对上陈老审视的目光。

    两人对视,陈老开怀一笑,很是亲切地招呼,“不用叫陈老,既然是靳深带来的人,叫伯父就好。”

    洛青池乖巧点头。

    两人一问一答,像是薄靳深不存在一样。

    “说正事。”

    薄靳深简短的话一瞬间打破了两人的和乐融融。

    看着陈老露出的抱怨深神色,洛青池不解地看向薄靳深。

    他说话的语气,好像跟陈老很熟,而且,陈老居然对他的话没有一点不满的样子。

    “说吧说吧,我听着。”

    陈老摆摆手,像个老顽童一样气鼓鼓的往后靠在沙发背上,一副赌气的样子。

    薄靳深丝毫不为所动,带着洛青池在沙发另一侧坐了,沉声把两家的合作方案说了一遍。

    在他开口介绍的时候,洛青池注意到那边赌气的陈老听的很是入神,眉头时不时地跟着方案的推进而做出变化。

    等薄靳深说完了,陈老也已经坐直了身子,“不错,这是谁写的方案。”

    “洛氏提供方案,薄氏负责资金以及人脉。”

    薄靳深淡淡道。

    言下之意,方案全部由洛氏提供。

    洛青池不解地看他。

    刚才他亲口说出的方案,分明是在她的方案上又加工过的,许多不成熟的地方都被他改进了。

    “哦,都是这个丫头写的,那我可得考考你了。”

    陈老意味深长地看了薄靳深一眼,把视线放在洛青池身上。

    好歹他也看着薄靳深长大的,算是薄靳深的半个老师,这方案里有几分他的影子,陈老还不至于看不出来。

    听到他的话,洛青池暗自庆幸自己对这个项目的上心。

    陈老一连问了几个问题,都是薄靳深改动过得地方。

    洛青池虽说是刚刚才听到薄靳深说,但是基于她对项目的了解,也对答如流。

    几句话下来,陈老脸上的笑越来越明显。

    “有灵气,说的都说到我心里了。”陈老说着,玩味的看了眼薄靳深。

    洛青池的回答,句句都是薄靳深对方案改动的立足点。

    “小丫头要不要考虑一下做我的学生?”他问。

    洛青池一直清浅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惊讶。

    想着陈老早就退隐的事情,一时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一句话收一个学生,哪有这么好的事?”

    突然,一直沉默着的薄靳深出声反问了一句,语气里没有一丝调笑的意味。

    洛青池诧异地侧过脸看他,那人一如既往的冷硬。

    接着,陈老的声音蓦地低沉下来,带着些老年人特有的沙哑。

    “当然,我陈臻收学生什么时候敷衍过?”

    洛青池心里一紧。

    “小丫头,如果这笔生意谈成了,我会举办一个酒会,到时候你可别不来。”

    陈老眼里带笑,揶揄道。

    她本人还在这儿坐着,却被人三言两语的拜了师。

    洛青池脸上的淡漠出现了一丝裂痕。

    沉默了几秒后,她笑道:“伯父抬举我了,您刚才会问那几个问题,肯定也知道那些都是薄总的想法,如果是冲着那些的话,我还不够格。”

    话毕,两道意味不明的视线同时落在她身上。

    洛青池波澜不惊,脸上的笑意不变。

    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希望成为陈臻的学生,她就这么云淡风轻的拒绝了。

    陈老收起了脸上的戏谑,正色道:“靳深的改动确实出色,不过也只是锦上添花而已,丫头我是看你有几分天赋才要收下你。你们的生意谈完,我会举办酒会,你要是改变主意了,我随时欢迎你来。”

    两人从薄老那里离开时已经是晚上八点。

    洛青池脑子里一片混乱。

    上一世的经历在她脑海里如同走马灯一样一遍又一遍地回放。

    明明拥有同样的生活,这一世,她却幸运了许多。

    “下车。”

    薄靳深拧眉看向后视镜里兀自出神的人,语气低沉。

    洛青池回过神来,朝外面看了一眼,只看到一片朦胧,夜色里,一座宅子门口挂着的灯笼闪着微微的亮光。

    看这样子应该是一家私人小厨。

    “需要我请你下去?”

    前面,薄靳深不悦的声音又一次传了过来。

    洛青池一愣,下意识地抬手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她只穿了一条裙子,没想着要在外面多呆,夜风一吹,一阵阵凉意涌了上来。

    薄靳深从车上下来时,就看到她低垂着头,环抱着胳膊。

    “披着。”

    一件黑色的西装被递到她面前。

    洛青池诧异地抬眸,只看到薄靳深眉心紧紧地拧着,深邃的眼眸里隐隐透着几分不耐烦。

    迟疑了几秒,她伸手接过了外套。

    看着薄靳深仅穿了一件衬衫的背影,洛青池心底有几分动容。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进那座宅子,很快,一个穿着白色长袖的男人出现在他们面前,看到薄靳深,男人没有多问,安静地走在前面给他们带路。

    尽管宅子里灯火通明,洛青池还是觉得有几分害怕,无意识地加快了步子,拉近了跟薄靳深的距离。

    终于在包间里坐下时,她才松了口气。

    突然,身后的门被人打开,洛青池身子一僵。

    一直到几个服务员端着菜碟出现在她面前,洛青池才慢慢放松下来。

    “没叫你们就不用进来了。”

    察觉到她的异样,薄靳深沉声对他们吩咐。

    洛青池已经吓得脸色苍白了,闻言感激地朝他笑笑。

    经历了重生的事,她不得不相信鬼神。

    怕他们给了她希望,又毫不留情地收走。

    等服务员们都出去了,洛青池的心情才慢慢平复下来。

    “谢谢。”

    她看了眼对面已经拿起了筷子的人,低声道谢。

    一天里,薄靳深帮了她太多,这一声谢为的是刚才他的细心,更多的是谢他给她的机会。

    薄靳深只淡淡地扫了她一眼,自顾自地吃饭,没有回应。

    两人沉默着吃完了一顿饭,洛青池仍是披着薄靳深给的外套出去。

    一直到两人上车,洛青池才听到了他没有一丝波澜的声音。

    “能得到陈老赏识是你的本事,我带你去仅仅是为了几天后的谈判能够顺利。”

    言下之意,洛青池没有必要跟他道谢。

    他说话时,车子已经从小胡同里拐了出去,融入了外面来来往往的车流中。

    洛青池看着玻璃上反射的他冷硬的侧脸,心里的情绪一时有些复杂。

    等她回过神来,车子已经驶到了洛家所在的别墅区外,车速不减,没有要停下的趋势。

    “我就在这里下车,今天麻烦薄总了。”

    洛青池透过后视镜跟薄靳深对视。

    听到她的话,薄靳深漠然地收回视线,车子在路边缓缓停下。

    洛青池打开车门,下车时,手指不经意地在车座上掠过,碰到刚才一直被她披着的那件外套。

    略微迟疑了一下,她抬手把那件衣服从后面拿了出来。

    “衣服我洗完还你。”

    看着她下车,前面的车窗慢慢降了下去,露出了薄靳深轮廓分明的五官侧脸。

    闻言,薄靳深深邃的眸子朝她手上看了眼,不置可否的点了下头。

    接着,车窗又慢慢升了上去。

    洛青池安静地站在一边,看着车子消失在她的视线中。

    这几天因为何莹的扭伤,洛正荣一直呆在家里。

    洛青池回去时,两人正在沙发上坐着,不知道在说什么,一看到她,何莹脸上的笑骤然变得僵硬起来。

    “青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洛正荣注意到何莹的变化,回头看到洛青池站在门口,胳膊上搭着的那件价格不菲的西装格外引人注意。

    他蓦地沉下脸色:“那是谁的衣服?”

    一旁,何莹听到他的话才注意到那件衣服,心一下子悬了起来。

    这么晚回来,手里还拿着一件男人的外套。

    要不就是跟慕容庭在一起,要不就是跟别的男人。

    而这两种都不是何莹愿意看见的。

    被他们目不转睛的盯着,洛青池把那件外套放在一边,转身换了双鞋,又把衣服拿起来递给了张妈。

    做完这些,她才不紧不慢地转身对上他们的视线。

    被无视这么久,洛正荣脸沉的能滴出水来。

    “我跟您说过,陈老回来了,下午薄总让我跟他一起去见了陈老,又把他的外套借我穿了一晚上。”

    洛青池的语气波澜不惊,像是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里有多少让人惊讶的信息。

    陈老,薄靳深。

    不管是哪一个,放在商界都是举重若轻的人物。

    她刚说完,洛正荣的脸色就有所缓和了,阴沉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不解。

    “你们去干什么?”

    “洛董,您是不是忘了,薄氏跟洛氏还有合作?”

    洛青池微微蹙眉,眼里慢慢晕出了几分讽刺。

    她的话里指责的意味太浓,洛正荣虽有不悦,但也无言以对。

    “青池,你跟薄总……我听说,薄总对女人敬而远之,可对你这么好,他是不是……”

    父女俩僵持时,何莹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语气里满是迟疑。

    话只说了一半,意思却表达的很清楚。
非烟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