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13章:拿安安来换

作者:络络书虫  |  更新时间:2018/10/6 10:39:31  |  字数:1375字
    医院里,身上插满各种管子的女儿,终于进入梦乡。

    施束哼着儿歌陪在左右,眼神却放空直直盯着前方。

    高以翔的话在脑海里不停地飘荡,像无数哭泣的幽灵,每一个字似乎都掐着她的咽喉,喘不过气来。

    拿安安来换!!!

    施束的眼泪开始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她已经成全了他们在一起,为什么还不放过自己和孩子?明明知道孩子是她唯一的精神寄托,为什么还要逼她做如此残忍的选择?

    她的心很疼很疼,却束手无策。

    此时,铃声突然响起,施束赶紧掏出电话,葛文杰。

    “喂,表哥。”

    “束束,施老爷子居然能叫出你的名字。你有空的话来看看老人家吧!这样有助于恢复记忆。”

    施老爷子在葛霜去世后,常年酗酒,两个女儿上大学离开家后,施老爷子越发的思恋葛霜,常年捧着些酒瓶子度日。施家生意慢慢惨淡,最后不得已低价被高氏集团收购。

    施瑶瑶心里本就恨爸爸当初抛妻弃子,以至于妈妈走上歪道被法治。如今见他落难,更是各种落井下石,哪里还肯尽孝。

    她拿了大部分的家产从此再没回过施家。

    一次夜里施老爷子喝得烂醉,回家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伤了头部。

    送去医院的时候,被诊断出他体内的酒精含量已经超乎常人,加上这一跤,已经丧失记忆了。

    施束把剩下的钱,全部交给了在宁城医院上班的表哥葛文杰,用以治疗父亲的失忆和肝衰竭。

    “好我马上来。”

    施束挂了电话,拿起外套就往楼下跑去。

    她一直把施老爷子当自己的亲身爸爸一样照料着。她知道,那也是妈妈想要自己做的事。

    病房里,一位六十几岁的老人半驮着背坐在被子上,两只手死死的抱着一张照片,嘴里含糊不清的叫着“霜儿,霜儿。”

    当时间过去,他也许会忘记他曾义无反顾的爱过一个人,忘记了曾经在一起的时光,忘记了她的温柔,可他却无法忘记那个名字—葛霜。

    虽然两个人阴阳相隔,但这份感情难以不令人动容。施束回想起自己这五年来坚守的婚姻,是何等的支离破碎,相伴的爱人是如何一次次残忍的揉碎她的心,再放在脚下践踏,是如何想方设法的折磨自己。

    她的心在滴血。

    葛文杰在旁边一手拿着药,一手握着水杯,“老爷子,我们吃完药再玩好吗?”

    “我不吃药,太苦了。”

    “乖,我们吃完药就下去找霜儿阿姨玩好吗?”

    葛文杰好不容易骗得老爷子愿意吞了药,不料药太苦,喷了他一身的水。

    “爸,爸我是束束,我来看你了。”老爷子盯了她很久,终于不吵不闹,似乎认出了她。

    施束边说边走了进去,偎依着他的肩膀,“爸,你要乖乖吃药,等你病好了,我带你去找妈妈好吗?”

    ……

    两人终于把老爷子哄睡着了。

    花园里,施束和葛文杰边走边聊。

    “束束,忘了恭喜你,喜获龙凤胎。”

    他这一提,束束满脸惆怅的低着头,不再言语。

    “出什么事了?”

    看到束束低头不语,葛文杰关切的问道。生怕自己说错一句话,漏听一个字。

    五年前施束嫁进高家那天,葛文杰在酒吧喝得不省人事,躲在厕所哭得像个孩子。

    这是她心爱的女人,为了照顾她的继父,他拒绝了好几次出国深造的机会。既然无缘跟她结为夫妻,能为她做点什么,看着她幸福也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葛文杰总是这样安慰自己。

    可是他哪里知道,自从施束嫁进施家,就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受尽了高以翔的冷暴力和侮辱。一向隐忍的她,自然是不会向他人述说的。

    “没什么,你呢?结婚了吗?”

    葛文杰被施束问得一愣,转而忽然抿嘴笑了笑,她是在关心我吗?他羞涩的看着她的眼睛,吞吞吐吐的宛如一个少女。

    “我,还没呢。”

    他怎么会结婚呢。自从束束嫁给别人之后,他悲痛万分,再也没有能力爱上其他的女人了。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