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一章:校园诡事

作者:魏善云  |  更新时间:2014/11/24 17:42:06  |  字数:2017字
    相信有很多人都听过这个说法,学校、医院大部分是建在坟地、乱葬岗上的。

    我上大学的学校就是建在坟地上的,据说是因为学校人流多,人气旺,能把那些东西给压住,所以才这样规划的,当然,其实最大的原因是那种‘不祥之地’的土地成本低。

    听学校里一些老职工有说过,我们寝室下面还埋着没挖走的棺材,一想到这个,还真是让人背后感到阴寒。

    具体讲讲我在读的这所学校吧,当然——什么名字这里就不方便透露了,在南方,洞庭湖以南,我们姑且叫它南大吧。

    第一天踏进校门就感觉不对劲,当时我想可能是我的体质太敏感了吧,也没有在意。

    一个人拖着行李箱走在校园的水泥路上,不知道为什么精神就是无法集中,感觉到气氛很不对劲。

    我听到有人大声呼喊,有不少人围聚做一堆,有学生,也有老师,一个个神情紧张。

    我同时也看到有人在报警,打120,校警像没头苍蝇一样四处乱闯。

    我也不知道出什么事了,顿时神情紧张起来。

    走到人群之中,顺着他们的目光望去,天啊,我看到医学院的楼顶上,一个女孩子坐在护栏上,两只脚轻轻地晃动着,神情恬淡,嘴里似乎还在哼着歌,就像是坐在山顶看风景一样,对下面的呼喊听而不闻。

    她的脚每晃一下,人们的神情就紧张一分,生怕她一不小心就掉了下来。

    这时候,警车和救护车都开到了,有一个肥头大耳的人(后来知道是孙民孙校长)大声地说话,“通知家长了吗?通知家长了吗?”

    一旁有人回答说,“通知了,家长赶过来了,在路上!”

    孙校长点了点头,去接待警方去了。

    警方的行动也算是迅速,很快就拉开了隔离带,封锁住了医学大楼的楼梯,有人拿着大喇叭劝说,有人已经沿着楼梯上了楼顶。

    可是,无论大喇叭怎么说,那楼上的女子都是听而不闻,她像是已经陶醉在了自己的世界里,穿着白色运动鞋的脚微微晃着,娇好的面容上带着浅浅的微笑。

    楼下,警车侧边的临时指挥台已经炸了锅:

    “付队,怎么这么久了气垫还没有送来?什么,气垫被警犬咬破了,一直没修好?你是干什么吃的,知道这事的严重性吗?现在有人要跳楼,对方跟本不听劝,三十好几米呢,要是没有气垫必死无疑……我不管你,十分钟后一定要看到气垫,不然后果由你承担……”

    派出所所长的话让大家的心都是一揪。

    远远地看着那个女孩子,我好像看到她的背后有一个淡淡的黑影,可仔细一看,又没有了,我的心中一动,有了些想法,从怀里掏出一小瓶牛眼泪,在眼皮上抹了一些。

    请不要惊讶我为什么随身带着这玩意儿,以后我会慢慢告诉你。现在我只能透露一点:我是一位阴阳先生。

    牛眼泪是牛临死前所流下的泪水,所以抹上之后能通阴阳,不过对于高明的阴阳先生来说,根本用不着这东西,打开阴阳眼就可以了,我是比较特殊的……咳咳……我爷爷说或许不久后我就可以开天眼了,前提是我得肯再下把苦功夫。

    摸了那玩意儿以后,眼前的场景顿时有了些变化,我看到女孩子全身被一层黑气笼罩着,顿时吓了一跳,说实话,本先生自学法术以来,还没见过这么浓的邪气,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应付,可是这时候我也不能退缩了,如果我退缩的话,那女孩的情况实在堪忧。

    妈的流年不利啊,前不久帮邻居二丫头驱邪,邪是驱走了,害老子在床上躺了半个多月,这还没好利索呢!

    警察已经到了楼顶,但是他不敢上前,只是离着不远温和地劝解,而楼下的大喇叭又是那么的没有说服力。气垫也丝毫没有出现的迹象。

    这时候,围观的人群里一些说话声钻进我的耳朵。

    “听说她医学院的校花!”

    “会不会是感情问题啊?”

    “错了,错了,刚才有医学院的朋友发信息给我,说这事很诡异,就在刚才,他们还在上解剖课,那女孩子解剖了一具尸体,去洗手间时突然失踪了,然后就出现在了楼顶。”

    这时候,人群里又是一阵骚动,有人大声叫道:“让一让,同学们让一让,,快让一让,那位女同学的家长来了,请同学们让一让!”

    人群中让开了一条道,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美妇和一个大眼泡中年男人急急忙忙地挤进了人群,一看到楼顶上的女儿,中年美妇眼前一黑,几乎就要晕倒,被她身旁的男人扶住了。老两口子嘶声向楼上喊道:“雪儿啊,你到底遇到了什么事?为什么要这样,你想离开你可怜的父母亲吗?……”

    听得围观的人群一阵心伤。

    可是,楼上的女孩仍旧是听而不闻,仿佛跟本没有听到一样。

    老两口见此情景,扑地跪了下来:“雪儿,爸爸妈妈求求你了,为了我们,不要想不开,有什么事情回家慢慢说……你要是不听,爸爸妈妈就撞死在你面前!”

    跟在后面的警员见二老真有以死相迫的意向,赶紧拖住了他们,别搞的一个还没救下来,这边又搭进去两!“墨先生,墨太太,请你们冷静一点,请相信我们,一定会有办法的!”

    “这女的心硬怎么这么硬啊!竟然看都不看一下父母亲”

    “父母都给他跪下了,她还笑得出来,不知所谓!”

    我却知道,这女孩早已被邪秽迷失了心智,这样的表现并不奇怪。

    “不要再说了,我女儿不是那样的,她一定是受了什么刺激,迷失了自己!”女孩子的父亲为自己的女儿辩解道。

    孙校长有些焦急地看着公安局长问:“老李啊,气垫怎么还没来啊,一分一秒都是危机重重,生命攸关啊!”

    公安局长老李烦燥地摆摆手,示意自己知道了。
魏善云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