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也配生傅家的孩子?

作者:打字机更新时间:2019-11-14 09:59:40字数:2170字

“傅哥哥,我真的好害怕……”

傅翟声刚刚赶到江以夏的住所,就看到一道白色的身影朝他扑来,扑进了他的怀中。

“傅哥哥,我梦到姐姐了,姐姐她死的好惨,浑身上下都是血,她一定好疼好疼,她说她好恨宁无歆,她绝不允许宁无歆的眼睛好起来……”

江以夏哭的泣不成声,梨花带雨的伏在傅翟声的胸膛,眼泪浸透了傅翟声的衬衫。

可她下一秒却嗅到了傅翟声身上,那道空谷幽兰的花香。

在傅翟声看不见的角度,江以夏的眼神瞬间阴冷起来。

是宁无歆那个贱人!

宁无歆身上的味道很特别,似淡淡的雾气和兰花浅香混合,清新空幽,不是香水的味道,是宁无歆天生的香气。

江以夏一闻就闻出来了,果然宁无歆那个贱人一回来就和傅哥哥纠缠不清,这个女人留不得!

“傅哥哥,你答应我好不好,不要把眼角膜给宁无歆,不然姐姐死也不会瞑目的……”江以夏抬起眼睛,含着泪光的眼眸如翦水秋瞳,不仅不狼狈,反而带着几分楚楚可怜。

傅翟声闻言,想到江以秋,他脸色骤然寒冷如霜,微微颔首,“放心。”

江以夏伏在傅翟声怀里得意的勾了勾唇,眼底深处有精光掠过。

傅翟声拍了拍江以夏的肩头,正准备松手的时候,江以夏却惊呼了一声,退出傅翟声的怀抱,双手护在胸前。

“啊……对不起,傅哥哥,我刚刚忘了我穿的是睡衣了……”

江以夏像是娇羞的垂着头,双手却用力的挤了挤。

傅翟声这才注意到江以夏穿着的问题。

他淡漠的移开眼,丝毫不为所动,“没事。”

脑中却不可抑制地闪过了宁无歆穿白色长袖纱制睡衣的模样,眸色微暗。

江以夏看着傅翟声走神,脸上妩媚的神情一僵,恨恨地咬碎了一口银牙。

“我先走了。”

傅翟声见江以夏没事了,转身就走。

江以夏立刻气得将枕头狠狠地砸在了门上,脸色青一阵紫一阵。

刚刚傅翟声是在想谁?

是宁无歆这个贱人,还是江以秋那个贱人?

原本以为没了江以秋,傅翟声就能看到她了,结果宁无歆又被无罪释放了。

江以夏眼底一片狠戾,阻挡她的人都得死!

宁无歆强撑着身体,又去洗了一个澡,原本就浑浑噩噩头重脚轻,现在更加难受了。

可是想到傅翟声对她的恨意,宁无歆心里就一阵一阵的抽痛,像是被刀子反反复复的凌迟。

宁无歆深吸了一口气,最终下定了决心。

她拜托文妈帮她找了一件遮到手腕的长袖,收拾好自己,下楼。

苏婉芸在楼下看电视,见宁无歆下来,立刻热切的拉过她的手,牵着她坐下。

被苏婉芸捏住的地方,恰好是伤口,宁无歆疼得脸色一白,却咬着牙一声不吭。

“阿宁,休息的怎么样?”

苏婉芸慈爱的替宁无歆挽了挽额角的散发,下一秒,视线却被宁无歆后颈处一枚小小的不起眼的红痕所吸引。

这是……

苏婉芸神色一变,眸光有几分复杂。

“傅姨,我来是想跟您说……眼角膜,我不想要了,您别为了我再和阿声哥哥争执了。”

宁无歆知道苏婉芸一定无数次的为她在傅翟声面前争取过,但是宁无歆了解傅翟声,只要是那个男人不想给予的东西,任何人的恳求都是徒劳。

“可是你的眼睛……”苏婉芸不认同的提高了音量,坚决反对。

“其实这三年的时间,我早已经习惯了看不见的生活,看不见也没什么不好的,因为看不见我听觉、嗅觉都变好了,完全可以很好的生活,所以傅姨,不要再为我操心了好吗?”

苏婉芸的维护让宁无歆心底很暖,可是比起重见光明,她更希望的是,苏婉芸和傅翟声能和平相处。

九岁起,宁无歆就失去了母亲,父亲也成了植物人,十年了,至今没有醒来。

苏婉芸和傅翟声就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那好吧,阿宁,你真的想清楚了?”

苏婉芸心疼的摸了摸宁无歆的头发,眼底忍不住湿润了几分。

这个傻孩子,总是这么懂事的为别人考虑,却从来不为自己的考虑。

“嗯,我想清楚了。”

比起让傅翟声恨她,她宁愿自己一辈子看不见。

宁无歆见苏婉芸终于松口,也发自内心的笑了。

“阿宁啊,你和阿声是不是……”

苏婉芸看着宁无歆灿烂的笑脸,犹豫了片刻,还是开口询问。

宁无歆霎那间浑身紧绷起来。

“阿宁,傅姨知道你是一个好孩子,阿声是喜欢你的,要不然他怎么会和你……,所以阿宁你要是怀孕了,就生下来,有了孩子,一定能栓住阿声的心。”

苏婉芸语重心长的开导。

宁无歆先是心一动,有一丝侥幸,或许真的像苏婉云说的,傅翟声是喜欢她的呢?

可是随后苏婉芸的话就狠狠的刺痛了她,宁无歆心底无声的苦笑。

以前,她认为没有爱情的婚姻是坟墓,用孩子来捆住男人是女人最廉价最上不了台面的手段。

可如今,她也要走到这一步了吗?

宁无歆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一道清冷如弦的声音,却陡然响起。

“她也配生下我傅家的孩子?”

冰冷的讥诮,傅翟声声音有多好听,说出的话就有多伤人,宁无歆的小脸瞬间没了血色。

“阿声,你这是什么意思?不让阿宁生,难道你要让死人给你生?还是江以秋那个天天粘着你,心术不正的妹妹给你生?”

苏婉芸气得狠狠地拍了几下茶几,心里全是失望,为什么这么久了,傅翟声还是对那个女人念念不忘?

傅翟声听到苏婉芸口不择言的话,脸色骤然冷如寒冰,浑身上下的低气压像是要将人活活冻死。

苏婉芸的想法太过荒谬,傅翟声甚至懒得反驳。

可是宁无歆闻言,却揪紧了手指,用力到指关节发白。

傅翟声没有反驳……

难道傅翟声真的对江以夏动了心,宁可让江以秋的妹妹给他生孩子,也不愿意让她这个名正言顺的正牌妻子生下傅家的孩子?

宁无歆浑身遏制不住的轻颤,心口缓慢而沉重的钝痛,让她闭紧了双眼,呼吸有些艰难。

可是忽然,她感觉自己手腕被人提起,疼得她差点喊出声来。

但闻到那股淡淡的冷禅香气,宁无歆停止了挣扎,任由傅翟声拖着她走,心中却惊疑不定,傅翟声带走她要干什么?

打字机(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