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永远比不过死人

作者:打字机更新时间:2019-11-13 09:59:39字数:2526字

“不……不要!”

宁无歆明白了傅翟声的打算,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想恳求他放过她。

可是傅翟声已经关上门,头也不回的走远了。

宁无歆全身光裸被绑在门把手上,她随时都能轻易的开门,可是进来的人,就会看到她此刻狼狈不堪的模样。

傅翟声这是要磨光她所有的骄傲和自尊,把她的尊严踩在脚下碾碎……

宁无歆浑身颤抖,不知道是因为寒冷,还是因为羞耻。

傅翟声刚走,宁无歆听到苏婉芸敲门的声音。

“阿宁,你怎么样了,阿声他有没有欺负你?”

见苏婉芸想打开门,宁无歆赶紧用尽全身的力气把门死死的顶住,苏婉芸推了几下,没推动,有些担心。

“傅姨,阿声哥哥没做什么,只是我有点累了,想休息了。”

宁无歆尽力用平稳的声音回答,生怕苏婉芸听出什么不对劲,再破门而入。

“那好吧……你早点休息。”

苏婉芸隐隐觉得有些奇怪,可是门推不进去,又想到宁无歆回来时狼狈的样子,决定给宁无歆一些私人空间,便不再推了,转身离开。

宁无歆松了一口气,可心脏却始终提着,不敢放松。

夏末的夜晚已经有些泛凉,天空一声惊雷,顿时下起了瓢泼大雨,卧室的窗没有关,躁动的风席卷着暴雨打进卧室。

宁无歆打了一个寒颤,膝盖酸痛的厉害。

在监狱这三年,宁无歆患上了风湿,不知道是因为被囚犯排挤睡水泥地板导致的,还是因为殴打伤了腿导致的。

或许两者都有,总之一到下雨天,她的腿脚就一阵一阵钻心的抽痛。

宁无歆的姿势很难受,站不直,坐不下,膝盖承受了太大的压力,让她疼得渐渐额角开始出冷汗,人也迷迷糊糊的眩晕。

千万不能被别人发现……

失去意识的前一刻,宁无歆脑子里的想法只有这一个。

“天哪……少夫人,少夫人你醒醒。”

文妈早上来喊宁无歆起床,喊了好久没听到回应,一打开门,就看到宁无歆狼狈不堪的姿态,忍不住惊呼。

心里顿时就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她赶紧将宁无歆的手解开,宁无歆软软的跌倒在地。

懵然间听到有声音在喊她,宁无歆艰难的撑开眼皮,就看到文妈一边担忧的拍着她的脸颊,一边呼唤着她。

“文妈……”

宁无歆开口,声音沙哑的厉害,头也晕沉沉的,像是发烧了。

“少夫人,你醒了?”

文妈看宁无歆睁眼,眼中惊喜,正准备喊苏婉芸,却被宁无歆给拦住了。

“文妈,不要告诉傅姨……”

宁无歆脸色虚弱苍白,急声阻止,让她剧烈的咳嗽起来。

文妈赶紧歇声,拍着宁无歆的后背,帮她顺气,可话里诸多不认同,“少夫人,这么大的事,少爷这次太过分了,怎么能不让夫人知道呢?”

“不能让傅姨知道,要是傅姨知道的话,阿声哥哥一定会被说的,求你了,文妈,别告诉傅姨好不好?”

这是她和傅翟声之间的事情,苏婉芸掺合进来,只会让事情更加复杂。

文妈闻言一怔,想说什么,可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最终低低地叹了一口气,扶着宁无歆坐到床上,给她倒了开水,拿了备用退烧药。

宁无歆吃了药,坐了好一会儿,腿脚才缓过来。

昨天她撞到酒水,洒了一身,身上还有一股酒味,粘粘的,很不舒服。

让文妈帮她放了水,宁无歆摸索到浴室,准备洗个澡,她跨进水里,泡沫和热水舒服地将她包裹。

可是宁无歆却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手腕上两道被磨的殷红的血痕,浸到沐浴球的泡泡里,火辣辣的烧疼。

手腕被磨破了吗?

宁无歆蹙眉,不敢再用力,只能忍着痛,快速洗完澡。

准备穿睡衣的时候,却摸了个空。

文妈没帮她拿衣服吗?

宁无歆愣了愣,只好摸索着朝衣柜走去。

触手可及的都是短袖,宁无歆不敢穿短袖,要是苏婉芸看见她手上的伤,一定会责怪傅翟声。

许久,宁无歆才终于摸到一件长袖换上。

几乎一夜未眠,宁无歆换好衣服之后,躺回床上,没过多久就沉沉地睡着了。

傅翟声清晨才回到傅宅。

原本是回书房取东西,可是路过宁无歆房间的时候,傅翟声脚步一顿,竟鬼使神差的打开了房门。

第一眼就看到宁无歆蜷缩在大床的角落里,婴儿般抱着腿没有安全感的姿势,像是一只瘦弱的流浪猫。

傅翟声沉眸扫了一眼门把和地上,碎布料都被收拾干净了,应该是有人发现了宁无歆,帮她解开了手。

他朝大床走去。

傅翟声居高临下垂眸,看清楚宁无歆身上的穿着,他的脸色陡然冷了几分。

宁无歆身上穿的竟然是一件镂空的睡衣,虽然是长袖样式,可是那纱制的面料,包裹在宁无歆玲珑有致的身躯上,若隐若现,竟比不穿更加勾人心魄。

傅翟声眸子微眯,一丝燥热从下腹攀升,欲念凶狠的在血液中流窜,他的目光倏然危险起来。

“唔……”

宁无歆是疼醒的,在傅翟声占有她的那一刻。

好疼。

男人像是不知节制的野兽,狠狠地抒发着,宣泄着。

宁无歆被压制着,动不了,挣不开,只能任由傅翟声鞭挞。

“阿声哥哥……不要……”

宁无歆被撞的声音破碎,痛苦的抓紧傅翟声的衣襟。

“不要?”傅翟声冷哂,眸子在她身上的睡衣扫过,寒意更甚,“你穿成这样,不就是期待我这么对你吗,嗯?”

“我,没有,我看不见,我也不知道我穿的是什么……”

宁无歆再蠢,也听明白了傅翟声话里的意思,可是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你是在埋怨我剜了你的眼角膜?”

傅翟声闻言动作一顿,语气森冷,探手掐住了宁无歆的下颚。

“阿声哥哥,我没有这个意思……”

宁无歆忙不迭的解释。

可是傅翟声只是沉默的看着她,眸中的浓墨渐渐褪去。

他蹙眉看着宁无歆白皙的皮肤上,被他捏出来的青紫痕迹,过于疯狂的痕迹。

傅翟声脸色一寒。

该死的,他竟然没有控制住自己。

突然,傅翟声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屏幕亮起,一通电话打了进来,是江以夏。

傅翟声抽身而出,穿好了衣服,接通电话,电话那头立刻传来江以夏可怜兮兮的哭声。

“怎么了?”傅翟声依旧冷漠,可却有几分不同于平时的温柔。

“傅哥哥,我做噩梦了,我现在好害怕,你能过来陪陪我吗?”

江以夏惶恐的声音,像是遭遇了无比恐怖的事情,傅翟声蹙了蹙眉。

“好,我马上过来。”

傅翟声挂断了电话,扫了宁无歆一眼,立刻离开,片刻都没有停留。

宁无歆听到房门紧闭的声音,一抖,随后她把自己团成一团,紧紧抱着自己的膝盖。

肚子好疼。

虽然她不是第一次了,可是上一次还是入狱之前,那次傅翟声虽然是草草了事,却带着怜惜和歉疚的温柔。

这一次,却只有发泄和恨意。

宁无歆想到记忆中那个叫江以夏的女孩,神色落寞了几分。

江以夏和江以秋长的一点也不像,因为江以夏是私生女,但是很会讨江家人的欢喜,江以秋生前也很喜欢江以夏。

可宁无歆没想到,就因为江以夏是江以秋的妹妹,傅翟声就可以为了她,在最关键的时候停下,头也不回的赶去陪她?

宁无歆自嘲地勾了勾嘴角。

果然,活人永远也比不过死人。

打字机(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