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下一个,会是谁?

作者:打字机更新时间:2019-11-12 09:59:37字数:2355字

傅于归看着怀里衣衫褴褛,面无血色的女人,心像是被人撕成了碎片,痛的无以复加。

他甚至不敢像以前一样,伸手揉揉她的头发。

“傅翟声,她是你的妻子,你怎么能这样侮辱她?”

傅于归看着自己的堂哥,眼前的男人已经不是他熟悉的堂哥了。

自从江以秋死后,傅翟声就变得越来越暴戾恣睢,商场上令人闻风散胆,生活中也冷漠残酷到让所有人都怕他。

“果然手段高明,连傅家的二少爷都能笼络。”

傅翟声面对质问,不怒反笑,垂眸看着宁无歆惊惶失措的小脸,云淡风轻鼓掌。

宁无歆脸色瞬间一变,惨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她下意识的挣脱傅于归的怀抱,她艰难地站起来,想要拉住傅翟声的衣摆解释,可是却抓了一个空。

傅翟声看都没看宁无歆一眼,丢下一句羞辱地话,就带着江以夏转身离开了。

“不要走,阿声哥哥,我真的没有……”

宁无歆想追上去,却撞到了放香槟的落地桌,轰的一声,桌子撞翻,香槟酒瓶碎了一地。

这么大的动静,傅翟声却始终没有回头。

那抹冷香渐渐消散。

宁无歆还想追,傅于归赶紧拉住了宁无歆,避免她被满地的碎玻璃碴划伤。

看她眼巴巴地“望”着傅翟声离开的方向,傅于归心底一痛。

“够了,他已经走远了。”

傅于归的话,像是一盆冷水浇的宁无歆透心凉,她颓然的停住脚步。

二楼拐角处,解婉然看着楼下宴会厅中央的两道人影,殷红地唇缓缓勾起,她仰头愉悦地将手中的香槟一饮而尽。

傅于归赔偿了宴会损失,又将宁无歆带出宴会厅,宁无歆才晃过神来自己闯祸了,还让傅于归替她收拾烂摊子。

“谢谢你,还有对不起让你破费了……”

“你知道的,在我面前,你永远不用说这六个字。”

宁无歆闻言抓着西装外套的手紧了几分,随后艰难地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丝牵强笑容。

“没想到再一次见面,我会是这么狼狈的样子。”宁无歆虽然看不见,却能感受到傅于归同情的目光,她自嘲的扯了扯嘴角。

“谁的人生里没爱过几个人渣呢,不必放在心上。”傅于归试图安慰宁无歆。

可宁无歆却皱了皱眉,郑重的辩驳,“阿声哥哥不是人渣,他……只是误会我了。”

在江以秋死之前,傅翟声对她,很好。

好到甚至让她觉得如今傅翟声的残忍,都只是她的幻觉。

傅于归呼吸一滞,半晌,他才勉强地笑笑,“我先送你回家吧。”

三年时间,好像谁都变了,包括他。

唯一没变的却是这个外表看上去变化最大的女孩。

还是这么一厢情愿的袒护傅翟声。

哪怕傅翟声从来没有爱过她。

宁无歆本来不想麻烦傅于归,但想到自己现在狼狈的样子,只能选择上车。

傅于归将宁无歆送到傅家之后,并没有进去的打算。

自从知道傅家把宁无歆送进监狱之后,他就再也没来过傅家了。

宁无歆不敢让苏婉芸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怕苏婉芸担心。

她按着记忆里花园的小路,准备偷偷绕路回到自己的房间。

可是没想到才走到小花园,就听到苏婉芸在一边散步,一边哼着歌。

宁无歆没想到撞个正着,转身就想跑,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阿宁,你这是怎么了?”

苏婉芸一眼就看到宁无歆身上破破烂烂的布条,还有披着的男士西装,顿时着急地拉住宁无歆,上上下下的检查。

“是不是阿声干的?”

半晌,苏婉芸捧着宁无歆的头冷声追问,声音里满是心疼。

“不是,傅姨,是我不小心被树枝划的。”宁无歆赶紧解释。

可是苏婉芸却根本一个字都不信。

因为怕宁无歆看不见出事,她一直派人暗中保护宁无歆,能让保镖都不敢动手的,只有傅翟声。

可偏偏这个傻孩子,还一门心思的维护她不懂事的儿子。

苏婉芸第一次怀疑,自己当初同意这门婚事,究竟是对还是错了。

此时,一辆车往小花园方向驶来。

苏婉芸顿时脸色一沉,拦住了奢华昂贵的跑车。

傅翟声打开车门下来,就看到苏婉芸脸色不悦地瞪着她,而她旁边还站着宁无歆。

衣服都不换就来卖惨。

傅翟声目光森冷的掠过宁无歆,那宛若实质的冷意,让宁无歆忍不住一抖。

“阿声,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是不是疯了,怎么能这样对阿宁,就算她不是你妻子,也是和你一起长大的妹妹啊!”

苏婉芸看到傅翟声漫不经心的样子,怒火瞬间淹没理智,她愤怒地呵斥。

“呵……”一声冷笑却从傅翟声喉间逸出,意味不明,“处心积虑想要爬上我床的妹妹?”

宁无歆小脸瞬间欻白,瘦削的身子在寒风里微微颤抖,她捏紧了手指,强迫自己不去在意话里的侮辱。

苏婉芸还想再说,可是傅翟声却抢先一步抓住了宁无歆的手臂,将她拉到身边。

“这件事妈还是别管了,要不然我不确定我还会做出什么事。”

傅翟声眸中冷光流泄,锋芒毕露的气势,连苏婉芸也不敢逼视。

宁无歆被掐着手臂,一路拽到卧房。

听到房间门落锁的声音,宁无歆心一颤,恐惧的感觉从脚趾攀爬到发丝,让她控制不住的轻轻颤抖。

“阿声哥……”

宁无歆抖着声音开口,可她话未说完,身上的西装外套就被夺走,扔进了垃圾桶。

“不要。”

宁无歆窘迫的双手交叉护住自己,她不知道自己的睡衣被撕成什么样了。

她只是不想让傅翟声看到她狼狈不堪的模样。

“傅于归的外套,舍不得脱?”

傅翟声扫了一眼地上的西装外套,脸色一沉。

“不是,不是因为这个。”

宁无歆摇头,赶紧否认。

傅翟声看着她急于否认的模样,捏着宁无歆的下巴,轻嗤了一声。

“穿着睡衣去参加宴会,还撕碎江以夏的衣服,逼我动手,不就是想露吗?当着那么多人敢露,现在反而不敢露了?”

“我没有!”傅翟声的话比刀子更伤人,一层一层的剥碎宁无歆的自尊心。

宁无歆竭尽全力地反驳,却只是让傅翟声目光更冷。

“呲啦——”

傅翟声一抬手把宁无歆身上本就破破烂烂的衣服,彻底撕了个粉碎,连最基本的遮羞布都不剩。

宁无歆难堪的想用手捂住自己,可是傅翟声却用碎布料把她的手绑在了门把手上。

绑完之后,傅翟声目光落在宁无歆身上。

尤物的身材,窈窕有致,每一寸都有着让男人为之疯魔的魅力,完全不像才十九岁的小姑娘,白皙皮肤上因为挣扎多了几分青紫,看上去如同遭受了凌虐一般,让人有欺负得更狠的冲动。

傅翟声喉结滚动,眸色幽暗了几分,他凑到宁无歆耳廓旁,喑哑地低笑,声音低沉磁性,可说出来的话,却让宁无歆头皮发麻。

“身材不错,你说下一个欣赏的人会是谁?”

打字机(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