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章 不是一路人

作者:林浅笙更新时间:2020-03-27 00:35:15字数:2476字

一拿到温庭的字,秦傲茗就嘚瑟了起来,立即将他那帮狐朋狗友召集到一起特地组了个局,请了不少人,连宋小侯爷宋慕寒都请过来了。

余幼容原本是不打算去的,奈何秦傲茗软磨硬泡许久,闹到了余老夫人那里,老人家逼着她多结识些朋友。

她才去了。

到了河间画舫,傅云琛也在,奇怪的是他身边却不见萧允绎。

见余幼容过来傅云琛立即迎了上去,一开口却不知道该称呼她什么好,思前想后许久才跟着大家一样唤了声“表小姐。”

余幼容点头,随便找了个角落位置坐下便扯出缠绕在手腕上的红绳开始摆弄。

傅云琛注视了她好一会儿,怕她无聊也跟了过去。

少年丰神俊朗,笑得像冉冉升起的朝阳,他伸手去碰余幼容手中的红绳,“这翻花绳要两个人一起玩才有意思。”

岂料指尖尚未碰到红绳,余幼容一抬手避开了他,声音带着警告。

“别碰。”

傅云琛讨了个没趣也就不说话了,安静的守在余幼容身边,说起来他今日会来还是那位爷的吩咐。那位爷自己没空,便让他替他守着这位未过门的小娘娘。

偷偷打量着余幼容,傅云琛突然想起那日他爹提亲回来后长吁短叹了许久,烦的连晚饭都没吃。

他跑去安慰他爹。跟他说即便余幼容的身份是配不上太子爷,但又不是让她当太子妃,就算到时候带去了京城也不会有人拿这件事做文章。

谁知他爹听后说了句让他完全听不懂的话,他说,“他们俩谈不上谁配不上谁,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人到齐了后,秦傲茗神秘兮兮的请出了温庭的那幅字。

画舫中顿时喧嚣起来,有赞叹这幅字的,有佩服秦少好手段的,甚至旁敲侧击询问秦傲茗与温庭的关系。

“我跟他算是不打不相识吧!一盆冷水结下的缘分。”

彼时秦傲茗说的正经,就连前日跟他一同前去求画的那群好友都信了,以为温庭事后过意不去才送了秦傲茗这幅字。

心想竟被那个野丫头说中了,这温庭确实挺好说话的。

宋慕寒宋小侯爷也颇欣赏温庭,赏析过后便对秦傲茗说,“秦少,这幅《九歌·山鬼》转给我如何?价格由你来定。”

这句话秦傲茗莫名觉得有些耳熟,稍微回忆了下才想起来。

好像那日他也跟温庭说过类似的话“你尽管开价,多少钱我都愿意买。”难怪温庭当时生气了,这话听起来挺侮辱人的。

他秦傲茗像是缺钱的人吗?

“不好意思了,宋小侯爷。我前几日弄坏了余大小姐一幅画,这幅画是要赔给她的。”

秦傲茗说这话时余泠昔就站在旁边,她将宋慕寒眼中的失望看得真真切切,本想要卖个人情送他。

宋慕寒先开了口,“原来还有这么件事,秦少就当没听过我刚才那句话。”

成功将字送到余泠昔手里,秦傲茗朝余幼容所在的方向看了两眼,接着示意画舫中的人安静下来。

他清了清嗓子,神态难得正经。

“既然字已经赔给了余大小姐,那日的事我不希望再有人提起。”顿了顿他又继续说,“以后如果再让我听到你们说幼容小姐的半句不是,什么后果不用我再提醒你们。”

画舫里的这些人都是河间府大户人家的子女,这段时间多多少少有听到些秦傲茗的事。

好像是迷恋上了一个目不识丁的乡下姑娘。

本来他们都只当做笑话来听,现在看起来挺认真的,不过以前的秦少对哪个姑娘又不认真呢?还不是新鲜劲一过就将人家抛到一边,连叫什么都不知道。

“秦少当真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啊!”

挺有种的,竟敢跟太子爷抢女人。傅云琛一边取笑一边朝余幼容看了一眼,对方挺平静的。

通常这种情况下,不是应该感动的泪眼朦胧吗?好歹也脸红一下呀!

太子爷看上的女人果然不一般。

傅云琛刚说完这句话,秦傲茗便朝他们这边走了过来,一改方才的正经,笑的没心没肺。

“幼容小姐,以后若是他们找你麻烦,或者说些不好听的话,你一定要告诉我。”

“秦少。”

傅云琛轻咳两声,一脸为难,“不太合适吧!表小姐可是我们萧爷未过门的媳妇。你这种行为似乎不太道德啊!”

“护的是挺紧的。”秦傲茗舔了下嘴唇,吊儿郎当的,“我没邀请他,他就让你来盯着。那什么萧爷到底是谁啊?值得你这么狗腿的巴着他。”

秦傲茗不是没查过那个萧允绎,但奇怪的是竟然什么都查不到,由此可见背景确实不一般。

“秦少只需要记得,那位爷你得罪不起,小心将整个秦家都搭进去。”

**

是夜,余幼容刚将余老夫人哄睡,一只信鸽停在了窗台上。

确认四周没其他人她才走了过去。取出信筒里的纸条,上面只有寥寥两句:云千流在河间府执行任务遇到麻烦,助他一臂之力。

落款是个火焰形状的图案。

看完后,余幼容以掌力将纸条捏成了齑粉,松开手掌,风过了无痕。

同一片夜空下,萧允绎将手中阅完的书信放在烛焰之上,星星之火下那张透着寒意的脸忽明忽暗。

等到书信燃尽,一旁身着黑色劲装的男子才开口,“殿下,那封名单会不会已经被送到京城了?”说到这儿他又沉思了片刻,“宣平侯这些日子从未踏出过侯爷府,倒是那个余平三天两头跑得挺勤,会不会宣平侯借了他的手?”

“名单还在河间府,但是不在余家。继续盯着侯爷府,不要掉以轻心。”

“是。”

沉默半晌,黑色劲装男子又问道,“殿下,云千流会不会也是那人派来的?因为之前那帮黑衣人连翻失手,他才不惜重金请出玄机的云千流来谋害殿下。”

这一次男子未回答那人的问题,他将指尖的灰烬抖落,转身走到窗前,只望着窗外伸出了骨节分明的手。

“下雪了。”

漫天飞雪纷纷扬扬,颇有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势。

**

雪下了整整一夜,在一片银装素裹中,河间府仿若一座空城。

傅文启来余家找余幼容时,她刚哄着余老夫人喝下一碗特别苦的中药,老家人血糖高,又不能吃蜜饯缓解嘴巴里的苦意,整张脸都皱在一起。

等余老夫人重新躺下她才去见傅文启。

院子里傅文启等了有一会儿了,他整张脸也皱在一起显然是遇到了难事,否则绝不会来找她。

见到余幼容傅文启快步迎了过来,“陆爷,昨晚发生了件十分棘手的案子,我来是想……”他一边说一边观察余幼容的表情,见她没有阻止才继续说了下去。

“秦家的二小姐秦思柔遇害了。我来是想请你去看看。”

秦思柔遇害了?

余幼容脑中浮现出一张唇红齿白的少女面孔,昨日在河间画舫她还瞧见了她,这一晚上的功夫竟然就出了意外。秦家是河间府首富,影响非同小可,难怪傅文启急到来找她。

“恐怕要让傅大人白跑一趟了。”

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傅文启叹息着摇头,“我不勉强你,只是可惜温庭了,我实在无法相信他是凶手。”

听到温庭两个字,余幼容倏然抬头,连瞳孔都微微扩了下,她蹙眉,“这件事跟温庭有什么关系?”

林浅笙(作者)说:

预计4月11日上架,4月10日会小小的爆更一下,至少万更以上吧!可以攒到10号一口气看完,之后嘛!就佛系的求个支持吧!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