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 她不一定瞧得上

作者:林浅笙更新时间:2020-03-26 00:10:13字数:2153字

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

温庭是个孤儿,他的那间茅草屋别说是八月风高,偶尔刮个小风都摇摇欲坠。

秦傲茗带着他的一众狐朋狗友找过去时,温庭正将不太满意的几张字画丢进门外的破箩筐里。

抬头便见几名样貌不俗的男子风风火火的走过来,等到了门口却又突然变得拘谨起来,“温公子……”打了声招呼后秦傲茗支支吾吾的开了口。

“温公子,我今日前来是想求一幅字帖,你尽管开价,多少钱我都愿意买。”

温庭闻言眉头拧起,脸上渐渐显露出不快,也不知是秦傲茗的哪句话哪个字惹怒了他。

温庭姿容清冷,似昆仑美玉,比秦傲茗那张桃花脸还要好看上几分。

此刻那块美玉上似乎蒙上了一层霾,“不卖。”冷冷丢下两个字后温庭转身欲进茅草屋。

秦傲茗见他要走眼疾手快的伸手将他拦了下来,软磨硬泡道,“别急着拒绝啊!说吧!怎么样你才愿意给我字帖?”

温庭扫了眼横在面前的手臂,声音又冷了几分,“不卖。”

“不卖的话,你送我一幅?还是说要拿什么东西来交换?”秦傲茗态度十分诚恳,“温公子,这字帖对我来说很重要,你就帮帮我吧!”

河间府鼎鼎大名的秦少何时这么卑微的求过人,跟他一起来的那几个人一个个见鬼般的表情。

“不送。”

“你别不识好歹啊!秦少都开口求你了,不就是一幅字帖吗?”

那几人看不下去出声为秦傲茗打抱不平,谁知温庭冷笑一声推开了秦傲茗,只留下一道清绝的背影。

木门重重关上,有几根茅草飘飘扬扬的落下来。

“他清高什么啊?念书念成他那副迂腐德行,就算日后高中状元在朝为官,我看他也活不了多久,一点都不会变通。”

“还说!”

秦傲茗狠狠踢了下说话那人的膝盖,“本来还想着死缠烂打求他松口,现在倒好,直接把人给得罪了。”

他烦躁的抓了下头发,脑中浮现的竟是那晚余幼容清冷的脸。

“那个野丫头还说温庭没那么难说话,我看她连温庭是谁都不知道吧!除了那张脸还能看,她连余大小姐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闭嘴。”

秦傲茗听不得有人说余幼容的不是,正准备敲门再求一求温庭,门突然开了,不等他露出喜色,一盆冷水劈头盖脸泼了过来,风一吹,冻得几人牙齿直打颤。

**

余幼容是傍晚时分来找温庭的。

见到穿着一件单薄棉衣的女子,温庭剑眉拧成了一条,随后恭敬作揖行礼,“老师。”

余幼容见他行礼也没说什么,之前已经说过了很多遍,偏偏这孩子拧着一根筋,怎么说都不听。

实际上温庭比余幼容还要大上一岁,但因为他一直叫她老师的缘故,余幼容也就情不自禁将他当成孩子了。她抬头瞧了眼破败的茅草屋,“你搬去四合院吧。”

这句话她也说了无数遍。

“我住在这儿挺好的。”害怕吹太久冷风面前的人会着凉,温庭将余幼容请进了茅草屋,又倒了杯热茶给她。

见她抿了一口才问道,“老师有什么事要吩咐?”

在傅文启之前,温庭是唯一知道余幼容是陆聆风的人,这两年余幼容的很多事也都是由他出面。

“是有一件事。”

余幼容放下茶杯,随手拿起温庭今日刚抄的词,是《九歌·山鬼》。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

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

……

“这字又精进了。”

“与老师相比还差很多。”温庭说着扫了眼余幼容拿着宣纸的手,纤纤软玉,如削春葱。

只一眼又觉得不成体统,匆匆离开。

余幼容跟温庭的关系并不需要周旋客套,她将那宣纸卷好,“这字送我吧。”

温庭闻言眉头拧得更紧。眼前这人从未拿过他的字或画,或许他的字画在别人眼里很值钱,但在她眼里,说句妄自菲薄的话,她不一定瞧得上。

他将余幼容卷好的宣纸夺了过来,当下又觉得自己的举止有些失礼,“老师喜欢,我再写一幅。”

“这幅就挺好的。”

“不好。”第一次她想要他的字,他想写的再用心些。

论执拗余幼容从来不是温庭的对手,她点点头,“行吧。那你写好后送到秦府交给秦傲茗。”

温庭面上一滞,心想什么人能让老师亲自出面求他的字。秦傲茗?不认识。

他从不过多追问她的事,只回了一个字,“好。”

**

次日,温庭将用心写了一夜特意裱好的字送到秦府时,连秦傲茗的老爹秦瑞都惊动了。

秦傲茗听完小厮的通报是从床上滚下来的。

等到一家子人将温庭奉为贵宾迎到前厅后,秦傲茗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

“是你?”

看到秦傲茗的第一眼温庭就认出来了,只是他实在想不明白老师怎么会认识这种纨绔公子哥,还特地出面替他求字。

秦傲茗咧嘴一笑,“不就是我嘛!”随后又问,“莫非温公子是被我昨日的诚恳感动了?”

温庭未回答他的话,而是将手中的卷轴递给他,“老师让我交给你。”

“老师?原来温公子还有老师啊!”这件事秦傲茗倒是第一次听说,他正好奇温庭的老师是何方神圣,打算继续追问时,他老爹秦瑞小心翼翼的捧过了他手中的卷轴。

秦瑞喜好收藏字画,但温庭的字和画他却一幅都没有。

拉开卷轴,笔走龙蛇,铁划银钩的字体跃然纸上,秦瑞心中震撼万分也由衷的赞叹道。

“笔扫千军,姿态横生,温公子这字气势磅礴,日后必成大家啊!”

温庭的字他以前也见过一两次,当时便觉得后生可畏,而眼前的这一幅无论是从形还是韵都无可挑剔,甚至比他之前见过的那几幅还要好上许多。

秦瑞平时觉得他这个儿子挺不靠谱的,又因为他自幼患有喘鸣之症不敢太苛求于他。没想到他竟然不声不响的结识了温庭。

没有哪家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子女身边多些良师益友,此时此刻,秦瑞看向秦傲茗的目光都变得柔和了。

**

秦思柔精心打扮了许久才赶过来,结果连温庭的面都没见到。

据说,为了这幅《九歌·山鬼》秦家父子、父女、兄妹三人差点反目成仇,最后还是秦傲茗力排万难守住了这幅字。

林浅笙(作者)说:

我码字慢不敢求月票加更,但你们如果投的话我逼自己一把也行!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