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他们之间的关系

作者:蘅一更新时间:2020-04-06 10:04:16字数:2108字

“陆湛这是怎么回事?”祁灼看着先后离开的二人,撇了撇嘴,有些不明所以。

绉筹视线微眯,手摩挲着下巴,似乎也在琢磨陆湛刚才到底是何用意。

只是他的思绪很快被一阵哭哭啼啼的声音给打断了,他视线落到不远处依旧跪在地上的红鱼身上,有些烦躁。

红鱼原本还小声啜泣着,突然感受到一道冷冰冰的视线向自己扫来,她浑身一个机灵,连忙住声,勉强抬起头来。

绉筹不是一个会怜香惜玉的人,但是祁灼是,所以赶在他发作之前,祁灼阻止了他。

“你还跪在那儿做什么?”祁灼朝着不远处的红鱼使眼色。

红鱼机灵,自然是明白了祁灼的用意,她知道有祁公子在,绉公子应该不会把自己怎么着,所以很快起身,福身告退。

绉筹一口气憋在胸口,最后尽数发落在了雅间里的一众桌椅上。

……

风亭阁一楼的长廊里,蔓延向远方的,皆是一片繁华。

在京城,一共有三个最繁华的地方,排在第一的自然是皇宫,随后便是居于城南的和亲王府,至于这第三嘛,便是风月街了。

风月街一共有四个地方,分别是风亭阁,如月阁、叶柳阁以及烟华台,而居于首位的风亭阁自然又是风月街最繁华的地方。

在这里,有看不尽的美人,喝不完的美酒,以及无数大大小小的赌局。

所以,在百姓们眼中,他们将风月街又称之为有钱人的“销金窟”。

此刻,在长廊里,顾飞抱着剑长身而立,他是陆湛的贴身侍卫,面无表情着一张脸,气场同样很足。

看到陆湛和兰漪一前一后的过来,他连忙上前,看着陆湛恭敬的道:“公子。”

陆湛冷着一张脸,没有说话,顾飞习以为常,他很快又对着后面的兰漪点了下头,“兰小姐。”

兰漪僵着一张脸,维持着最基本的礼貌也对着顾飞点了一下头。

三个人一起抬步往前走去,半盏茶后,出了这条走廊,来到马车前,兰漪整个身子僵硬的如同一块笨重的木头,几乎是被陆湛给扔进车厢里的,随后顾飞驾驶前行。

马车内很宽敞,可是兰漪却是缩在一角,她低着头,努力压抑着随时可能会夺眶而出的眼泪,可是她越是憋着,眼泪越不争气,不出片刻,她的眼眶便红了。

哪怕她的动静再小,但是马车里这么安静,陆湛第一时间便发现了。

“你这眼泪,若是在别的男人面前掉,人家或许会心软,但是在我这里,我只会觉得厌恶。”

兰漪觉得陆湛的嘴巴简直是淬了毒,随便一句话,都能把自己伤得体无完肤。

她吸了下鼻子,没好气的出声,“没让你看。“

陆湛嗤笑,“看来你还没有从成国公府小姐的身份中走出来。”

提起这个,兰漪心里五味杂陈。

陆湛目不斜视,“你当我愿意看?比起这恶心人的关系,这人更让人恶心。”

兰漪咬紧牙关,咬肌酸痛,不过她觉得陆湛有一句话是说对了的,他们现在的关系,确实让人恶心。

一个月前,她刚穿越到这里,成国公府便出事了,元崇帝本来是想直接杀了成国公的,毕竟他贪污军饷,这是何等大罪?以元崇帝的性格,眼里岂能容下沙子?

成国公府上上下下百口余人,顷刻间全部被抓入狱,当时这事儿在京城乃至整个天下都闹得沸沸扬扬。

北城王得知后,快马加鞭从北阳赶到了京城,直接入宫面圣。

世人都知道,高家世代镇守在北阳,一直与居于燕楚北边的云秦周旋,不知道为燕楚埋了多少忠骨,高家世代累积的军功无数。

当今天下都流传着一句话,“高北南田,燕楚皇帝可以安乐哉!”

因为高家守在北地,抗衡云秦,田家镇守南门关,防御南疆。

而如今,北城王旗下已有八十万兵马!

不过都说功高震主,高家辉煌的同时,却也让元崇帝开始不安,八十万兵马,一旦反,怕是能将燕楚给捅破个天窗来!

而他又不能将北阳的兵权收回来,不能收也收不回来,因为那是高家养的兵,换人来坐,怕是坐不稳,而且以现在的局势看来,北阳城还需要高家坐镇,抵抗云秦。

逐渐的,这成为了元崇帝的一块儿心病!

在成国公府出事后,北城王进宫起了毒誓,高家世代只为燕楚埋忠骨,从而求元崇帝答应了两件事情,第一件便是求他饶了成国公一命,只是终身囚禁,而第二件事情,便是给兰漪求了一门婚事,嫁给陆湛,让陆湛保护她。

元崇帝自然是答应了,倒不是因为北城王的毒誓,而是因为兰漪要嫁的人是陆湛,他的侄子。

如今在北城王膝下的,除了有一个养子外,就只有兰漪这个外孙女了,一旦她嫁给陆湛,那以后北城王归天后,他手下的兵马该怎么算?

元崇帝筹谋着,届时,陆湛以北城王外孙女婿的身份接管那八十万兵马,也是合情合理的,到时候把兵权拿回来,跟着陆家姓,这才是他真正的打算……

回忆不停的注入脑海,兰漪表示自己不想再想了,越想心越凉,她知道她那外祖父是为自己好,不过虽然这样是能保全她,但是却也是对她心灵的一种摧残。

传言不虚,陆湛这人真的又毒又狠!

被逼无奈取一个落魄的小姐,谁心情会好?

更何况还是陆湛这种心高气傲的人!

他们结婚,没过礼,连最基础的形式都没有,就是兰漪收拾好东西,顾飞来将她接了过去。

对于她来说,就是从一个地方搬到另外一个地方居住而已。

他们那婚约,感觉就差白纸黑字写着,“假的!”

她现在虽然是他名义上的妻子,但是活得跟个狗一样,陆湛曾明确的跟她说过“丧家犬”三个字。

陆湛不想承认,却在元崇帝的施压下不得不承认这门婚事,只能憋着一口气。

祁灼和绉筹与陆湛走得近,三人号称“京城铁三角”,所以之前在风亭阁时,那二人才会变着法一唱一和的羞辱自己,给陆湛出气。

想她二十一世纪的大好青年,如今竟然混到这种地步,兰漪觉得,她如今的经历完全可以拍成一部大片了。

蘅一(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