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只为羞辱

作者:蘅一更新时间:2020-04-05 10:08:04字数:2127字

兰漪坐在风亭阁最大的雅间里,听着这里最有名的小曲,看着面前的男人推杯换盏,明明是无比欢乐的气氛,可是她却怎么也融不进去。

人生,仿佛和她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

二十一世纪的她,是名外科医生,年纪轻轻就成为了她们市医院里的一把手,眼看着就要评副教授了,却没有想到一场车祸将她送到了这个神奇的地方——燕楚国!

一个她活了快二十五年都没有听说过的国家,而她原本大好的前途也都因为那场车祸化成了泡影。

原本觉得,来到这里做成国公府的小姐也是好的,可是谁知道她那爹兰若翔干什么不好,偏搞贪污,搞得家破人亡的,若不是她外祖父北城王出面保了一手,她爹怕就不是被终身囚禁那么简单了,而她,又怎么可能还坐在这里?

这短短一个月,她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往事不堪回首,越想兰漪越觉得脑仁疼。

“兰小姐,不如你给大家弹奏一曲如何?”

兰漪正发着呆,一道男音一下子拉回了她的思绪,视线扫过去,看到对面的一个绯袍男子正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明明眉目长得挺清秀的,偏偏眸中带着一抹狠意,让人心里跟着凉了一分。

她对那男子有印象,是昌平侯府的大公子绉筹。

兰漪还没有来得及回话,又一道男音传出,“筹兄这提议不错,我也想听听兰小姐的琴音!”

此刻说话的是一名紫袍男子,荣国公府的大公子祁灼,一双桃花眼,说话时眉飞色舞的。

兰漪伸手揉了一下眉心,不是她不想弹,是她压根儿不会,她从小到大,学的都是药理知识,如何开刀,哪有那个闲工夫还去研究一下琴那种东西?

她正迟疑着,绉筹又开口了,“怎么?兰小姐架子这么大?我们还请不动了?”

“也许是兰小姐正在想哪首曲子合适。”祁灼顺势将话给接了过去。

兰漪听着二人一唱一和的,心里直呕血,她没抬头,余光却下意识的暼向了坐在靠窗那个位置上的男人,他一身青色云纹锦缎,面容俊美,仿若神袛,虽然一句话没有说,但却没人敢忽视他的存在。

和亲王府的二公子,亦是小王爷——陆湛!

一个敢在京城里横着走的人物,怕是除了当今圣上元崇帝,没有人能够降住他。

但是元崇帝对他这位侄儿可是好得很,因此大家都不敢得罪陆湛,久而久之,京城中生起了一种见着他便绕道走的风气。

今日兰漪只是想出来散散心而已,路过风月街,恰好遇到了那三人,便被“请”了上去。

圆桌下,她捏紧了衣角,赶在绉筹和祁灼再次开口前,直接一句话堵了回去,“我不会。”

简单明了的三个字,让风亭阁里的气氛僵硬了一下,只是很快便被绉筹给打破了,他弯着眉眼,“是本公子孤陋寡闻了吗?成国公府的小姐不会弹琴?”

兰漪垂着视线,硬邦邦的回了一句,“我的确不会。”

绉筹看着她,摸着拇指上的玉扳指,一时没开口,眉目却深了深。

短暂沉默后,祁灼出了声,“这好说,我让红鱼姑娘教兰小姐?”

听着是请示的话,可是被他说成了命令的感觉。

话落,他也不看兰漪,直接对着不远处弹琴的红衣女子招了招手,正是他口中的红鱼姑娘。

“你起来,让兰小姐坐下,你教她弹。”

“祁公子……这……”红鱼一脸为难,余光也是朝坐在靠窗处的陆湛暼了暼。

“还愣着做什么?祁公子的话没有听到吗?让你教成国公府的小姐弹琴,是你的荣幸!”

绉筹说话时颇有一丝不耐,红鱼不敢再耽搁,连忙站了起来。

她就一个风尘女子,今日这里的三个男人,她谁都不敢得罪。

“……请——”

红鱼心里琢磨了一番,也不知道此刻称呼兰漪为什么合适,想了想,觉得一个“请”字最直接,谁都不会得罪。

兰漪很想拒绝,但是她又是一个识时务的人,知道眼下最应该如何做,所以再三权衡后,缓缓站了起来。

“慢着——”

正当她准备抬步走过去时,一道清冷的声音传了出来,这声音不大,但是却带着一股森寒之意,诺大的雅间里也是霎时鸦雀无声。

兰漪身子瞬间一僵,闻声望去。

“她还不够资格。”清冷的话音不急不缓的吐了出来,带着五分冷五分嘲。

兰漪和红鱼听了心里都“咯噔”一下,都有些对号入座,将陆湛此刻说的“她”套在了自己身上。

兰漪木在原地,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甚至不敢往那边看,心里一阵血气翻涌,脸颊发烫。

红鱼却是直接跪了下来,吓得声音都在颤抖,“湛小王爷恕罪!”

陆湛看都没有看她一眼,起身直接抬步朝兰漪走了过去,兰漪还没有回神,他的手便抓住了自己的胳膊。

兰漪浑身一震,本能的想要甩开,她眸中的不满之意没有隐藏好,恰好被陆湛给瞧见了。

手上力道加重,兰漪觉得自己的胳膊都快被他给拧下来了,刺痛无比,她抬眸,努力去迎视着面前男人那不善的目光。

陆湛瞧见,极轻极浅的“嗤”了一声,嘲讽之意很浓,“哦?看兰小姐这是有话要说,怎么,成国公府的小姐做腻了,这是要换换口味,学妓 女弹琴取悦男人?”

他的话如此直白,一声“妓 女”让红鱼将头埋得更低。

兰漪的脸通红,却不是因为喝多了酒,而是陆湛这种羞辱人的话。

明明心里委屈得要命,可是兰漪偏偏脸上不动声色,就因为面前的男人是陆湛,她不服气。

只是这落在陆湛眼里,便变成了不痛不痒,他眼中多了一丝厌恶,嫌弃的说,“也是,从成国公府出来的人,自然比较独具一格。”

他明褒暗讽,兰漪木在原地,脸色青红白三色交加,还觉得辣糊糊的,仿佛被人扇了无数个耳光。

“你要是想继续留在这儿取悦男人,我决不拦你。”话落,陆湛直接甩开兰漪的手臂,抬步出了雅间。

兰漪原地站了片刻,也抬步跟了出去,哪怕她再委屈,再怨恨,也必须吞回去,因为她知道,自己一旦脱离了陆湛的保护,极有可能身首异处!

蘅一(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