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许府怨灵

作者:余浅音更新时间:2020-03-30 00:11:20字数:2022字

“好嘞。”那伙计一个劲儿点头应承,又笑对着华亭伸手做了请的姿势,“姑娘,随我来。”

对于流江突然的安排,华亭不解,“你要去哪儿?”

华亭突然一句反问,流江觉得有些好笑,“小丫头,本座是不想麻烦,怕耽误时间才勉强收了你,你可别蹬鼻子上脸。这可是渝州城最好的酒楼,你好好在这儿待着,别给本座惹麻烦。”最后两句便是警告的语气。

华亭不想这所谓的流江真人脾气这么大,须臾,只得低着头闷声应了一句。

以前没收过徒弟是觉得麻烦,没想到的的确确是个麻烦,还是个不识相、没礼貌的麻烦,拜了师连声“师父”都不知道喊。流江不理会华亭,抬步就走了,瞬间便没了踪影。

“姑娘,请吧。”那伙计又喊了声。

流江已走,华亭只得收回目光随着伙计上楼。安顿好之后,那伙计果然上了一桌子好菜上来。只是对着那些大鱼大肉华亭并没有什么胃口,走到窗前俯看来往行人,眼中复杂。

刚进入渝州城,华亭就已经觉察到不对劲了。城中虽是晴好天气,可她还是能看出那天上似乎笼罩着什么阴霾。若非有鬼灵之怨,当不至于如此,而且能让流江真人亲自出手,此怨灵并不简单。

今日之事变化颇多,若要取得流江真人的信任……华亭从袖中又将青玉佩拿出,或许还需要这个东西助她一臂之力。

华亭在酒楼安静带了半日,直到天一点点黑沉下来,才打开房门走了出去。鬼灵虽有极具摧毁力的强大怨气,但还是畏光,夜里行动更为容易。

渝州城很是繁华,即便是夜幕降临,街上的人也不曾减少。各处灯笼高挂,映照着整座城都带着光亮,道路两旁买着吃的玩的什么摊子都有。华亭不想把动静闹大,只能暗自催动青玉佩的力量寻找怨气源处,一路上还被不少淘气小孩儿挡了路。

走着走着,又过了一座桥,行人就明显减少了。这边儿也没见着几个灯笼,更显凄凉,与桥对岸相较简直就是两个世界,怨气也比之前强了不少。

沿着道路往深处走,青玉佩带给华亭的反应愈来愈强烈。四周仅靠着微弱的月色照亮,若是此刻束衣在,华亭都可以想象到她惊慌大叫的模样。

又走了几步,四下除了她轻微的脚步声再无半点儿声音,亦没有人,华亭索性将青玉佩抛出,追着青玉佩的行迹加快了步子。这儿附近的屋子都像是荒废了许久,都很破败,辗转过了几个转角终于到了一座老宅前青玉佩停滞不前了。

抬头看去,月色下清晰可见斑驳的牌匾上遒劲地写着“许府”二字,牌匾上还挂着残缺的白绫,看样子在这座宅子荒废之前刚办过白喜事。

“姑娘,你来这儿做什么?”

一道苍老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还是吓的华亭一颤,一回头竟是一个老大娘瞪着浑浊的眼睛瞧着她。

确认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华亭指了指许府问道,“大娘,这许府怎么成了这般模样?”

“你是?”老大娘又打量了华亭一番,好好的大姑娘跑这儿来做什么?

“我不是本地人,方才迷了路路过这儿,见着附近有些奇怪,便多了几分好奇。”华亭道。

“外地人啊,也难怪!”老大娘喃喃说了句,又换上了苦口婆心的样子,“姑娘,可别说我提醒你,这儿不是什么好地方,你要走啊,喏,就顺着东边儿那条路,过了顶前头那座桥才算是安全。”

“这儿以前出过什么事吗?”华亭又问,这大娘年岁大,又对这儿熟悉,定然知道什么,或许对她有助。

老大娘叹了口气,“这儿啊,原本是个大户人家的宅子,不过可惜生子不肖。他们家小姐不知遇了什么人就跟中邪似的,吵嚷着非那人不嫁,后来许家二老也妥协了,可也一直没见着那小姐口中的人来提亲,甚至都没人见过那小姐口中的男人。

没想到许家小姐是个痴情种,等不来那男人却相思成疾,年纪轻轻竟死了。邪乎的是,这丧事还没结束,许家就开始闹鬼,后来许家请了方士来说是许家小姐心有执念魂魄迟迟不肯散去,这附近的几户人家也都遭了殃。这事儿闹得大,附近的人相继都走了,许家没多久也搬走了,这块儿地方也没人敢靠近,说来也有百来年了,这儿渐渐就荒废成这般模样了。”

老大娘又叹了口气,催促华亭,“姑娘,快走吧,这儿不安全。”

言罢,老大娘便快步走了,华亭又抬眼看着许府的大门,眉头轻蹙,这是束衣口中的殉情吗?

华亭不再多想,拾阶而上,走去只手推开了布满尘垢的大门,迎面而来的灰尘让华亭不得不捂住鼻子。宅院内比外头看着更糟糕,到处都是蜘蛛网,院内植物因为没有打理肆意生长,遮蔽了大片月光,压抑至极。

“江郎,你来娶我了吗?”华亭刚往里走了一步,就听到一声阴沉哀怨的女子声音,带着狂风肆虐,随即又响起了一阵诡异的笑声,传遍四周,让人分辨不出到底来自何处。

华亭向来不喜拖沓,这种事能即刻解决,就没必要纵然。摒神细听各方声音,不过须臾,华亭便将青玉佩狠狠击向西南方向。

伴随着一道女子尖利的叫声,院内狂风更厉,青玉佩回到手中。不远处已经出现了一个红衣女子,满头青丝随风狂舞,一张脸苍白的怖人,目中带着腥红血色,声音也如同地狱传来般阴冷,带着沉沉怒意,“你是谁?”

华亭不语,眸色一凝,挥手就直接将青玉佩再击出去,力道较之前重了许多,照以往足矣让一个小小怨灵灰飞烟灭。

“别——”

电光火石之间,又一道红影从天而降,竟在怨灵被击中之前徒手一把夺过了青玉佩,稳当当地落在了华亭和那怨灵中间。

余浅音(作者)说:

每日两更,欢迎可爱们收藏留言投票票,(づ ̄3 ̄)づ╭❤~前文庾嗣名字打错了,是虞嗣哈!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