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毛遂自荐

作者:余浅音更新时间:2020-03-29 00:10:18字数:1992字

“原来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流江真人。”韩束衣好奇地探着脑袋。

华亭的位置比较靠后,她原本凝神准备下一轮比试,时局突然变换倒是措不及防,不过成为流江真人的弟子无疑是她复仇的一步好棋。想着,华亭抬起头往前看去,好巧不巧正与流江巡视的目光对上了。

是他!

华亭瞳孔微缩,赶紧低下头去。心下一紧,耷拉在身侧的手赶快将腰间佩戴的青玉佩扯下,迅速塞进衣袖中。

“昨日琼田殿下去招摇山遇见一位人族男子,正是以九心珠协助施法这才救了那男子性命,而琼田殿下.身上也沾染上了人族的血腥味……还请族长明鉴!”

那日狐族司祭大殿上阿颜的话再次在耳畔响起,华亭万万没想到,她昔日以为救下的普通凡人竟然是这昆仑山赫赫有名的流江真人。不过也难怪,这青玉佩这样难得的法宝,原是他流江真人的物件。

只不过,当年她救了他一命,拿了他的东西作为报酬再正常不过,这东西便让她日后好好收着。

思绪过,华亭又抬起头,这步棋她不能轻易舍弃,必须争取。

但华亭不曾料到,才须臾流江已经越过许多人离她越来越近,不,或者说,就是冲着她来的。

流江也不知自个儿怎么了,跟那姑娘只对了个眼神就鬼使神差过来。单瞧这模样,在阅美无数的他来看着实只能算中上,衣衫料子也是一般,头发随意地绑在脑后,那木簪也不知是不是自己做得,甚是粗糙。肤色倒是很白,只是表情刻板偏显得几分清冷,不大容易亲近的模样。

“你叫什么?”流江满脸傲居地瞥了华亭一眼。

华亭面色不变,“厉华亭。”

毛都没长齐的黄毛小丫头还在他跟前摆正经,流江心中轻嗤一声,漫不经心地将华亭上下又打量了一番,从鼻子里发出一道声音,“嗯。”

言罢,径直擦着华亭的身子走开了。

就,这么罢了?华亭眉头微蹙,垂下的双手紧握,不行,若他走了,她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小人想拜真人为师。”

措不及防之间,众人便听到一女子毛遂自荐的声音。站在华亭身前的韩束衣听到声音从自己身后发出还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可一回头竟看到华亭直直盯着流江真人的脸,好像动真格了。

发生什么了,韩束衣习惯性咬着下唇,呆呆看着华亭,这姑娘今日怎么这么主动。

又想着方才流江真人问华亭的话,还有他们二人相对的位置,韩束衣觉得自己明白了什么,莫非是因为流江真人刚才让华亭空欢喜一场了?

“嗯?”流江对华亭此举有些意外,斜着脑袋睨视她。

“小人想入真人门下修习仙法。”

“为何?”

“不为何。”

“……”

然后众目睽睽之下,流江真的将华亭从人群中拉了出来,将她往清云清林那儿一推,“你们记一下,这个什么花亭就是我浮曲殿的人了。”

清林原本瞠目结舌,赶紧应了声,朝华亭伸手,“号牌。”

待拿了华亭的号牌,清林仔细看了一眼,又瞥向流江,小心翼翼道,“师叔,不是花亭,是华亭。”

流江伸手就给了清林一个爆栗,“本座知道,要你多嘴。”

清林真是哑巴吃黄连,瘪着嘴还是得恭敬地伺候师叔,“登记好了,师叔要是有事就先走吧。”

“嗯。”流江这才满意,临走时还不忘叮嘱,“掌门师兄若是问起就说本座这徒弟资质颇好,本座很满意,其他的等本座回来再论。”

“师叔放心,保管师叔满意。”清林拍着胸脯打包票。

终于是送走了这尊大佛,清林看了眼天色,有些无奈地望着清云,“师兄,看来咱们得快些了,不然天黑了其他师叔还选不上徒弟呢。”

话了,清林就拿了锣鼓朝那些新人走去,站在队列前头的一人面带不忿,“这位师兄,流江真人就这么选了弟子,是不是对我们太不公平了些?”

“不公平?”清林睨了那人一眼,神色复杂的笑了,“怎么着,我这师叔的性情就是这么让人捉摸不透,不满意啊,那你刚才怎么没胆量自荐,不然指不定被带走的就是你了,跟我叫嚷什么。”

那人被清林一顿说,动了动嘴还是没再言,不过神色间的不服任谁都看得出来。这种自命不凡的人每届参选的弟子中都会有,清林见得多也就不当回事,直接挥手敲响了铜锣……

要说华亭是怎么被流江“携”走的,准确来说当是提着。华亭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竟会被人拽着衣领在空中飞,可是流江速度太快,劲风啪啪往脸上打,华亭终归是凡人之躯,不得不扯了流江的衣角保持平衡。

流江行的快,只顾看着前头,一路上也未说过一句话。眼见过了山丘江河,华亭不知他们要去哪儿,几次抬眼看着流江轮廓明晰的侧脸也始终没有开口问上一句。

山峦河流成过眼云烟,终了却是在一处繁华街巷停下,二人从巷中走出,正值正午,街上行人不绝,好不热闹。

“去哪儿?”华亭还是问道。

“喏。”流江朝着前面的酒楼挑了挑眉,自己就径直朝着酒楼走了去。

华亭不知所以,还是抬步跟上。正是午饭时候,酒楼里头几乎坐满了,这酒楼布局装饰一看就是只有贵人才能来的地方,里面吃饭的人也都是穿着锦罗绸缎。

甫一进屋,流江那妖艳红衣就惹足了众人的眼球,一眼瞧去,华亭倒显得寒酸,只怕连他的丫鬟都配不上,亦和这酒楼格格不入。

酒楼里的伙计眼力都好,甚是殷情上前招呼,“客官,里面请。”

“不必了,”流江伸手打住,又不知从哪儿拿出一锭银子丢到那伙计手上,让开身子,“带这姑娘去楼上住两天,再备些好菜送上去。”

余浅音(作者)说:

每日两更,欢迎可爱们收藏留言投票票,(づ ̄3 ̄)づ╭❤~前文庾嗣名字打错了,是虞嗣哈!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