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朱衣男子

作者:余浅音更新时间:2020-03-28 00:54:17字数:1968字

从幻境中走出,整个世界都像是变了样,就连林中的雾气都轻了许多,二人只用了两盏茶的时间竟真的找到了迷林的出口。

走出去时元息宫的弟子已经在外面站着了,还有几个熟悉面孔应该是早就从迷林出来的。其中一个华亭记得是跟她们同组的,这么说来,她们还是算得上是前十个出来的。二人同那些人点头示意一番就自行站到一旁,韩束衣重重吐了一口浊气,感觉外面的空气都是新鲜的。

不过刚站住身子,就见一男子朝着她们走来,正是她们同组的那个。那人模样生的不错,一袭青衣更衬得整个人有几分儒雅,一开口,声音也是儒雅的,“二位姑娘很厉害。”

华亭不善交集,敛眉并不说话,倒是韩束衣骄傲地挑眉,“本姑娘也觉得自己不错。”

见状那人轻轻笑了声,又道,“在下苏清茶,不知二位姑娘芳名?”

“敝姓韩,名束衣。”韩束衣有模有样回道,见华亭不语,伸手直指着华亭,“这是我最好的好朋友厉华亭,平常……不爱说话。”

苏清茶便笑着赔罪,“原来如此,是在下唐突了。”

韩束衣不以为意摆摆手,“无妨,以后都是同门,熟悉了便好。”

苏清茶不再多语,笑着颔首便回身走了。

不过方才韩束衣话落清林倒是往这儿瞧了眼,又不满地伸长脖子对着自个儿大师兄咬耳朵,“不就是通过了第一关,瞧她那得意劲儿,能不能做同门还不一定了。”

清云轻咳一声,睨了清林一眼,清林咽了咽口水怯怯地缩回脖子。

约莫又过了半个时辰,所有组的前十名才算是来全了,总共十个组加起来一百人,还要再刷掉一半儿。第一轮比试结束,自然是要继续下一轮。元息宫的人又带着他们往山上走,竟是到了一处甚是壮观的石阵道场。

“你们休整片刻,第二场比试快要开始了。”清林对着众人喊了一声,叽叽喳喳的众人一一按队列排开,渐渐安静了下来。

清林又去在跟清云说些什么,又对着元息宫的其他弟子一阵吩咐,正要往石阵那儿去。突然一阵风袭来,伴随着一阵清朗大笑,众人便见着前面山头上站了一个朱衣的男子,远远地看不清模样。

“清云,元息宫何时这么热闹了?”来人笑问道,有些好奇。

看着那不靠谱师叔,清云有些汗颜,但还是清了嗓子对着那人朗声道,“今日是元息宫新弟子选拔,师叔以往不曾挑选徒弟,便不知道。”

“哦。”那人不甚在意,打眼看了看下面熙熙攘攘的人群,正要走。

“师叔留步。”清云赶紧出声喊住那人,“师父说今年是师叔第一次收徒,这次便让师叔第一个选,剩下的再分给其他师叔门下。”

“第一个?”男子似乎来了兴趣,笑着朝清云飞来,衣袂飘摇,一抹红十分惹眼。

在清云跟前立住,男子随便扫了一眼那些待选拔的弟子,“就从这些人里头选?这会儿就选?”

“这些人才通过了第一轮比试,要不师叔再等等。”清云抬手擦了擦额角的虚汗。

男子有些失望地叹气,拍了拍清云的肩膀,“好师侄,今日本座还有正事,等不得那么久,再者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怕是耽误师兄师弟们选弟子了。要不你让你其他师伯师叔先选,剩下的再送去我的浮曲殿。”

一旁的清林挠了挠脑袋,师父特意安排让流江师叔第一个挑弟子就是想让他选个自己真正中意的好好教导,“可师叔,师父千叮咛万嘱咐了,只有您选了人其他师叔师伯才能动,您也别为难我们呀。”

“师兄向来知道本座是不挑的,选谁都一样,无需那么麻烦。”流江摆摆手,做样就要走。

“师叔,不能啊!”清林一把抱住了流江的腰,两个铜铃一样的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流江。

流江嫌弃地看着清林,“放开!”

“不放!”

“放开!”

“不!”

“……”

清云没有清林那般厚脸皮,掩唇轻咳一声走到流江跟前做了一礼,“师叔,清林说的没错,此事师父十分重视的。”

清林越搂越紧,都要叫流江喘不上来气了。流江百般无奈只好妥协,“唉……行,那我现在就选行了吧,可别耽误我正事。”

清云又面露难色,言语犹豫,“师叔,可是元息宫规矩,这些人暂时还没有入门的资格。”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在流江快要发怒的时候,清林赶紧从流江身上起开,轻轻拉住流江衣袖一角,“不不不,行,当然行,师叔说什么都行!”

娘滴乖乖,师叔发怒,片甲不留,还是小命要紧,反正左右说来师叔是第一个选徒弟的,也算是完成师命了。

见状,流江面色缓和,一把打开清林的手,直接朝着那些待选拔新人走去了,对着清云和清林挥挥手,“这事就这么定了。”

清云咬着牙,想拦又不敢拦,心中又着急起来。

“师兄莫急,师父惯着师叔又不是一日两日了,师叔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么多年师父才把师叔的性子顺下来,咱不能撞枪口上,到时候还得被师父责罚。”

安抚好清云,清林赶紧跟上流江的步子。

“诸位,这位便是我们元息宫的流江真人,现下便要从你们当中选出一位为流江真人坐下首位弟子,下面的比试等流江真人选完心仪的弟子之后照常进行。”

清林气势十足说了一通,转头对上流江立马换上了笑脸,几近谄媚,“师叔,请!”

流江很是满意清林的态度,双手背于身后踱步朝着那些新人走去。

看了一通,流江就心下唏嘘,都是些十几岁乳臭未干的孩子,也没见得谁比谁好,浪费他大好光阴。

余浅音(作者)说:

每日两更,欢迎可爱们收藏留言投票票,(づ ̄3 ̄)づ╭❤~前文庾嗣名字打错了,是虞嗣哈!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