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水虺之祸

作者:余浅音更新时间:2020-03-23 00:16:25字数:1969字

“华亭,出什么事了?”厉焕不明所以。

“是啊,那桑山是什么地方,你莫不是……莫不是存心害咱们。”

“就是,桑山那地儿邪乎,三五年都没什么人去,是叫咱们去送死啊!”

“厉大夫,你可得管管。”

华亭不知该如何解释,可那些人三三两两言语着,显然是不信她的,可水虺无人性,留在这里都得死,“这里不安全,你们快走啊!”

屋外面,韩束衣看华亭如此紧张,虽然对刚才她的话半信半疑,但还是赶快跑了出去沿路叫人离开,可效果甚微,大家非但不领情,还狠狠指责她,说什么定是跟那个怪物呆久了,没准儿也沾上了不好的东西。

“爹,你就信我一次,跟我走。”既然旁人不肯信她,她又何须装好心,华亭跑去拉起厉焕的胳膊就要走。

谁知厉焕却一动也不动,华亭急了,“爹,你也不信我?”

“华亭,爹不是不信你,”厉焕有些无奈道,“只是这医馆里的都是我的病人,大夫怎么能不管病人呢?”

“可是他们自己不愿走,爹,再不走就来不及,跟我走!”华亭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紧紧拉着厉焕的手。

可还没拉动厉焕的身子,外面突然传来一声轰动,医馆外面河道中的水流突然窜起,生生将河上的石桥都给摧毁了,水花四溅,倾覆在屋顶上,溅入屋中,随之便响起一阵阵惊叫声。

“出什么事了?”医馆内的人面生惊恐,却还是纷纷跑到门口去看。只见原本狭窄的河道中突然窜出一条黑色巨蟒,暴躁的向四周窜去,凡它身躯所到之处,皆化为一片灰烬。

“啊——”

尖叫声四起,那些人又纷纷躲进屋里去。

“爹,跟我走!”华亭知道自己力量渺小,那些人是他们自己耽误了时机,她只要她爹好好活着就好。

“华亭,那是什么?”厉焕哪里见过这阵仗,一下吓傻了。

“没时间解释了,快跟我走。”华亭拉着厉焕从屋子后院们跑了出去,这会儿大家都吓得躲回屋子里去了,街巷里空寂无人,华亭便拉着厉焕拼命地跑着。

他们刚走出一段路,他们的医馆还有周遭的房屋已经皆被水虺夷为平地,了无生气。没有了遮挡,华亭和厉焕二人就显得尤为明显,水虺长嘶一声就迅速朝他们窜来,速度极快。

“爹,小心!”情况紧急,华亭一把将厉焕退出去老远,迅速摘下腰间的青玉,准备殊死一搏。

嘴中快速念着法诀,青玉悬浮于半空,光芒愈来愈盛,猛然间,华亭伸手重重一推,青玉狠狠向水虺击去。水虺被击中身子,痛苦纠缠一阵,而后却愈发暴躁,尾巴四处甩动,较之前摧毁力更强。

青玉回手,猝不及防间水虺的尾巴直直向华亭甩来,力道异常之大,华亭的身子被甩了出去,重重撞到远处的墙面,又摔到地上,“噗”的吐出一大口鲜血,身子如同被拆开了一般疼。

“华亭!”厉焕大喊一声,就转头朝华亭奔去。

华亭扭头又见水虺朝她窜来,赶紧喊道,“爹,不要过来。”

“爹!”

就在水虺再次朝华亭攻击时,华亭眼睁睁看着厉焕挡在自己身前,被水虺一下甩了出去,甚至击毁了一座房屋。

“爹——爹——”

华亭大声嘶喊,强撑起力气爬起身子,眼底布满血丝,嘴角还渗着血。

水虺没有丝毫停歇的迹象,仍旧在不同的暴动,华亭紧紧握着青玉,呼吸急促,见水虺又往自己袭来,再一次狠狠将青玉扔出去,迅速咬破自己的手指头,让自己的鲜血染上青玉。她在那竹简上看到过,若将宿主的鲜血赐予灵物会激发更大的力量。

打蛇打七寸,华亭眼中透着狠戾,念着法诀对准位置运去。可水虺似是察觉到了什么,身子倏然间迅速扭动,青玉最终还是只不痛不痒地击中了水虺的尾巴,但是血咒之术极伤宿主根本,华亭又吐出一口鲜血,扶住墙壁才勉强撑住身子。

还是……太弱了……

眼角不知何时渗出泪水,不甘和悲痛,难道她就要命丧于此吗?再一次被那些恶心的妖物杀死吗?

紧紧靠着墙壁,缓缓跌落,华亭嘴角扬起,是自嘲,是嗤笑。

“大胆妖物——”

就在华亭不得不接受这一切是,忽见天空一道金光,如利剑模样,快狠准想着水虺刺去。水虺受了刺激,调转势头,向来人袭去,华亭堪堪逃过一劫。

来人似乎力量很强,几个来回的缠斗都是水虺落了下势,但华亭只见到那道金光不停在空中游动,根本看不清到底是谁,只隐约见到一直如凤凰一般的大鸟,似虚似幻,看不真切。

只不过听闻方才那声大喝,似乎是个女子。

既然那人能够制服水虺,华亭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再次强撑着身体站起来,跌跌撞撞朝着厉焕被甩去的方向寻去,心底跟悬着一块大石头似的。

好不容易看着前面的废墟处躺着一个人,华亭胸口突然闷得慌,纵然身体不支也还是尽自己最快的速度向那处奔去。

“爹——”终于找到厉焕,华亭喊了一声,却见厉焕始终一动不动,华亭小心翼翼将厉焕的身子翻过来,入眼处厉焕已然是面目全非,脸上满是血痕,身子也各处都是伤痕。

“爹,你别吓我!”华亭慌了,一只手抬高,颤颤抖抖,却始终不敢去探厉焕的鼻息,这是这个世上对她最好的人了,是她唯一的亲人啊!

终究还是要面对,华亭伸手试探,顿时面如死灰,恍然间泪水已经不受控制的外涌,跪在地上死死将厉焕抱住,“爹……都是我,是我的错,是我没有早点带你走,是我拖累了你。都是我的错,爹,该死明明的是我……”

余浅音(作者)说:

每日两更,欢迎可爱们收藏留言投票票,(づ ̄3 ̄)づ╭❤~前文庾嗣名字打错了,是虞嗣哈!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