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阴暗回忆

作者:余浅音更新时间:2020-03-22 00:10:23字数:1945字

华亭知道厉焕为此费了很多心血,今日她这么做,哪能不让他心里难过。她在狐族时就喜爱药石,制药炼丹之术在狐族更是一绝,只是如今凡人之躯没有法术加持,但仅仅是医术上也比凡间的大夫强许多倍。

“华亭,爹知道你是懂事的,可这儿是咱们厉家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爹年纪大了,走不动。”厉焕又叹了口气。

华亭不知宽慰人,但其实要怪也是怪她,是她占了厉华亭的身子,却不能替厉华亭好好孝敬她爹,但这次她只能自私一些,“爹,那我们就好好在这儿呆着。”

“……”

此事算是作罢,厉焕好多次都是欲言又止,久了,也就自己宽慰自己,嫁不出去怎么了,嫁不出去他就自己养着,他生养的女儿便由他自己宠着。

韩家也在帮韩束衣到处说亲,韩束衣烦得慌,总来华亭这儿躲,就同华亭一道在后头院子里帮着捡草药晒草药。

“对了,华亭,我之前有听说过些时候就是五年一度昆仑山元息宫选新弟子的时候了。”华亭在磨药,韩束衣累了就在台阶上坐下,杵着脑袋看向华亭。

“元息宫?”华亭手上动作一顿。

韩束衣点点头,“是啊,就是九州内最大的修仙门派,里面有不少高人呢,都活了几百岁的。”

修仙,华亭眸子一凝,的确是个好法子,至少可以名正言顺和妖族抗衡。

“华亭?”韩束衣见华亭发呆,探着脑袋喊了一声,“想什么呢,修仙哪是那么容易,听说那什么辟谷之术不能吃喝,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韩束衣啐了一句,又斜着脑袋一脸忧肿,“华亭,你还是先替我想想办法,我爹娘竟然想让我嫁去镇子东头的铁匠铺子。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不像厉伯伯,宠着你什么都依你。”

“铁匠铺子?那老板不是都四十岁了吗?”华亭看着韩束衣。

韩束衣一愣,古怪的看着华亭,“我说你什么脑子啊,自然不会是他,是他儿子,人倒还算老实,就是长的跟个黑竹炭似的,到了晚上指不定就找不着他了。”

“哦。”华亭点点头,又埋头去挑拣簸箕里不大好的药材。

见华亭只顾自己的事,韩束衣叹了口气,“算了算了,早知道你,说了也是白说。我还是继续躲躲吧,说不定日子久了那小子已经找着媳妇儿了,我也算是功德圆满。”

“呲呲……呲呲……”

就在韩束衣说话之间,华亭耳朵一动。隐约听见什么动静,身子一个颤栗,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猛然站起身子。

“怎么了?”韩束衣被华亭的动作吓了一跳,阳光正好,也没人叫她,怎么一惊一乍的。

“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华亭面色凝重,眼睛滴溜溜地看着四周。

韩束衣顿了顿,也竖起耳朵仔细听,可过了好一会儿还是皱着脸道,“没有吧。”

“是……蛇的声音。”华亭缓缓开口,突然转身往外跑去。

“唉,你去哪儿啊。”韩束衣满脸疑惑,可还是站起身子追了上去。

厉家医馆外面隔着一条街道便是镇上河道,华亭闻声而去,医馆内本还有病人在看诊,看到华亭冒冒失失从后屋出来,都往旁边缩了缩身子,生怕沾着什么。

见华亭和韩束衣一个接一个出去了,厉焕不解地起身大喊,“你们这是要去哪儿?”

韩束衣倒是停下.身子往回看,“刚来华亭说听见什么奇怪的声音,我们去看看,厉伯伯放心,我们不会走远的。”

说完,韩束衣就又追了上去,留下厉焕低声嘟囔,“这哪儿有什么奇怪的声音?”

这会儿,原本在诊脉的一个大娘有些惧怕的看向厉焕,“厉大夫,你家姑娘不会听得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

厉焕一听便知他们又在瞎想,忙做轻松姿态笑道,“大娘您多想了,指不定是她们想出去透透气,找了借口怕我责备,这青天白日的,不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那就好。”那大娘将信将疑的点点头。

外头,华亭出了医馆没走几步就停住了脚步,正是在河道旁。

韩束衣见水流潺潺,河水清澈,就连河里的水草都看得清楚,“华亭,你是不是听岔了,这条河从来没听说过里面有蛇的。”

“嘘!”华亭却不应声,伸手放在唇前做噤声姿势,阖上眸子摒神细听。

可渐渐的,华亭的小脸却皱到一起去了,眉头紧蹙,还沁出了细密的汗珠。那段阴暗的日子随着“呲呲”的声音在脑海中愈来愈清晰,沉重的锁链哐当作响,脚底如同在被那畜牲撕咬,四周还是那些恶臭的血腥味,神经高度紧绷,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急促起来。

“华亭,你怎么了?”韩束衣这才觉得怪异,上前扶住华亭的身子,忧心问道。

脑袋昏昏沉沉,不时传来的刺痛带来短暂的清醒,忽然间,华亭双眸乍然睁开,“是水虺。”

韩束衣总觉得定是华亭想多了,有些无奈道,“华亭,你今日怎么神神叨叨的,哪有什么声音,还有水虺又是什么?”

“虺五百年化为蛟,蛟千年化为龙。”华亭喃喃道,突然拉住韩束衣的胳膊,“快,让大家远离这条河,先出镇子找地方躲一躲,这条虺尚是妖物,又携满身怒气,会毁了这里的。”

“华亭,你到底在说什么?我怎么一个字也听不懂?”韩束衣看华亭甚是焦灼的模样,不知如何是好。

“来不及了,快!”

华亭留下一句话就往回跑,跑到医馆门口对着里头大喊,“爹,你们快离开这儿,往桑山那儿去躲一躲。”桑山在丰禾镇以西,这条河却是南北走向,那里是最安全的地方。

余浅音(作者)说:

每日两更,欢迎可爱们收藏留言投票票,(づ ̄3 ̄)づ╭❤~前文庾嗣名字打错了,是虞嗣哈!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