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做鬼也不放过

作者:药师文利更新时间:2021-06-04 15:04:05字数:2242字

寒风瑟瑟,阴暗潮湿的地下室内,被折磨成不成人样的女人,只露出空洞漆黑的两只眼睛死死盯着在她面前相拥,正笑的无比灿然的男女。

一个是她最信的爱人,一个是她最亲的堂姐。

莫扬痛苦摇头,她不愿相信,却不得不信,药物慢慢起到作用,她疼得几乎身体抽在了一起。

“季泽,你为什么要这么狠心?亲手……害死你自己的骨肉?”她想愤怒嘶吼,质问,话到嘴边,却显得干涩无力。

这就是她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这就是当初在父母去世之后说要一生一世要保护她的男人?

季泽毫无愧意,安抚地拍了拍身旁娇小的莫雅珍。

松开她,上前几步,居高临下地注视着冷汗如注,狼狈不堪的莫扬,“怎么?高高在上的莫大小姐,这样就接受不了了?”

他屈身蹲下,投下去的狰狞阴影刚好将莫扬笼罩,眼底的厌恶毫不掩饰。

“你本该跟着你父母一起去死的,留着你还跟你结婚,还不明白为什么?”

“若不是你迟迟不愿完婚,你以为我会想方设法让你怀上这个孽种?”

“早在你父亲害死我父母让我成为孤儿那一刻,就注定了你有今天。”

“你胡说!”莫扬倒吸一口冷气,季泽明明是她爸爸一直支助的学生,多年来当亲子一样视如己出,还有意让季泽娶自己女儿,怎么可能是他害死了季泽的父母?

莫扬不相信,她伸出血迹斑斑的手试图抓住季泽的西服,却被他嫌弃的一脚踢开。

似乎很满意她这副惊恐而绝望的样子,季泽冷冷一笑,“记住,这一切都是他们欠我的,莫长柏的女儿,也配做我孩子的母亲!”

听完季泽的答案,从天堂到地狱也不过如此。

原来父母善心抚养长大的不是知恩图报的乘龙快婿,竟是狼子野心的一条毒蛇!

他害死了她的父母,还对她伪装深情,设计让她怀孕后,顺理成章地接管了所有她手中的莫氏股份!转眼就和她的堂姐走到了一起!

那么,爸爸的车祸不是意外,妈妈的雨夜失足也不是巧合?

莫扬恨的咬牙切齿,惨白的唇慢慢地渗出着血迹,腹中翻来搅去的痛意到了极致,只能蜷缩成一团。

想到父母的惨死,她死不瞑目,拼尽最后的一点儿力气伸出染血的双手去拉季泽,悲愤交加质问:“季泽……我爸妈的死不是意外,是你对不对,是你?”

“哈哈哈!”季泽仰头放声大笑,眉目在莫扬血红的瞳中越来越狰狞,他慢慢蹲下冷笑着莫扬,一字一顿道:“你父母该死,只恨不能亲手送他们上路。”

“不……”浑身血迹斑驳,猩红的眼睛像是能溢出血来,那混着血色的泪水似要将季泽狰狞的脸吞噬。指甲狠狠地抓在水泥地上,冷和绝望由指间侵蚀到心脏。

如此,正合季泽心意,他拍了拍手不紧不慢地撑着膝盖起身。

下一刻,唇角勾起,抬脚生生的踩在莫扬血迹斑驳的手背上,一声清脆的骨骼炸裂响得格外刺耳。

莫扬疼得浑身抽搐冷汗直渗,却硬是咬着牙关没有出声,季泽怒了,“叫啊,求饶啊。”

“哈哈哈,那天若不是用你的手机给你爸爸发消息追债的人要找你事儿,他可能也不会那么着急往回赶……”顿了一下,季泽又是一计冷笑,“还有你那神经恍惚的妈,只稍稍用了那么一点儿小小手段就上了当,跑去山里找你,摔死真的便宜她了。”

“啊……呜……”莫扬疼的无法呼吸,浑身慢慢的蜷缩在一起,喉中一股血腥涌上,死咬着发白发木的唇不松。

是她瞎了眼,识人不清,才被人玩弄感情,最终落得今日这样的下场!

莫雅珍鄙夷地看着趴在地上的女人,勾了勾唇,不是高贵的像公主么,如今还不是像条狗一样,苟延残喘。

“好了,阿泽,多亏有你,以后莫家就是属于我们的了。”

扭了扭如蛇的腰身,婷婷袅袅走到季泽身旁,将他拉起,倚靠过去,低柔道:这里空气好差,我怕对宝宝不好,爸妈还等着我们回去商量婚礼的细节呢。”

闻言,季泽担心的抚上莫雅珍平坦的小腹,温柔道:“好,我们走。”

莫扬已经混沌的思绪被这几句话牵引,她气息微弱的不行,却不肯闭上如血的双眸,不肯咽下最后一口气,临死前这一刻她总算明白了所有。

父母的突然遇害,不单单是季泽一个人的谋划,还有她的好伯父!

当初莫雅珍父母因为行贿被查,父亲掌权莫氏后,亲自将他们保释出来,送到国外居住,没想到换来的却是一直处心积虑的报复。

而季泽就是最好的棋子,从三年前莫雅珍一家回国后开始。

“季泽,莫雅珍,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绝不!”

躺在血泊中的女人,在痛苦绝望中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汉庭七星级酒店,520室内。

“不!我不甘心,不甘心!”莫扬一个尖叫惊坐起,浑身大汗淋漓,她看了看四周有些熟悉的陈设和装潢,一脸惊愕。

这里是,季泽当初算计她发生关系的酒店!

可她不是已经死在那个地下室里了么?怎么会……

头脑昏沉,似乎泛着酒劲,莫扬将信将疑地掀开被子,身上穿戴整齐的素色衣物让她难以置信,连手都开始有些颤抖。

这不是梦,她竟然真的重生了!

眼前的场景和记忆中重叠在一起,父母离世后,她伤心难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不愿出门,直到季泽一定要带着她去参加同学聚会。

席间不胜酒力的她被拉着劝了几杯就有些醉了。

本想叫司机来接,可季泽说不放心她一个人这样回去,又不好在同学聚会中扫兴的中途离开,便将她先送到了宴会所在的酒店楼上休息。

等季泽再回到房间,借着酒劲儿怂恿她喝了他早就准备好的红酒,然后……

可笑后来的她因为怀上了爱人的孩子,有多么开心!

这个男人却仅仅是想着让她怀孕后答应成婚,好彻底接手莫氏,最后不惜将她和腹中的孩子一并害死!

都是她瞎了眼,引狼入室最后害死了父母还有那未出世的孩子。

莫扬咬牙,紧握拳头,指甲嵌进掌心。

既然老天垂怜给了她再一次选择的机会,她绝不会重蹈覆辙。

爸爸,妈妈,我发誓一定会让害死你们的人血债血偿,所有算计咱们的人付出代价!

趁季泽应该还在聚会应酬,当务之急就是离开这里,不容迟疑,莫扬起身穿上鞋子。

谁知刚一推开门,就和正要进门的季泽撞个满怀!

药师文利(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