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红尘三千胭脂雪

作者:火小嫣更新时间:2019-03-08 16:09:31字数:2120字

楔子:

永昌六年,韩府嫡女韩云歌因无德,无子,善妒,被夫家休弃。愤而不甘,溺水自尽。这则传闻,一时成为京城茶余饭后的谈资,谁都为这个曾名满京城德才兼备的女子,唏嘘不已。昔日红颜,却落得这样一个下场。世人无知,谩骂者有之,惋惜者亦有之。

地府,被庶母与庶妹毒害而亡的韩云歌,死犹不甘。整日拖着长长的锁链在囚牢里游荡,日日破口大骂不停不休。她恨天道不公,她恨卑恶猖狂!她将所有的恨与不甘都变成了无休止的谩骂,形如恶鬼,状如泼妇。

一处水畔。

漫无边际的薄雾将这里笼罩,一切都犹如梦幻般的虚妄。一墨衣男子立于水边,指间轻弹,一朵彼岸生于水中。再弹,数朵彼岸皆绽放于水中。稀薄的雾中,花儿静静盈立,说不出的诡异妖艳。

“公子,您当真要这么做?”

不知何时,一个小童立在男子身后不远处,轻声细语的问道,语气中含了很复杂纠结的情绪。

“她有宝珠。”

“可是,”小童有些不忿,“并不能证明她就是...若是,又怎会落得如此?”

“她有宝珠。”男子终于转过身来,看着那小童十分认真的说道,“我等了这么些年,总算有了一丝希望。任何机会我都不会错过的!我,我走之后你守好这里。”

“好吧,公子。”

低眉不语的小童犹自不甘,却也无可奈何。只得低声应了男子的嘱托,退了下去。

*******

韩云歌昏昏沉沉的醒来,感觉自己漂浮在一片无边无际的水域。周围死寂一片,没有任何生机。再没有心口尖锐的疼痛,也没有窒息般的针扎的感觉,有的只是一片死寂,和宁静。

放佛这里没有任何生命,只有漫无边际的空寂和萧瑟将她包围。

这是在哪里?自己不是已经溺水了吗?想起沉入水中前韩云怜和平姨娘的嘴脸,心底的恨意又汹涌而来,仿若滔天巨浪,想要将一切都淹没。

为什么自己对她们是那么的掏心掏肺,却换来这样的一个结局?为什么她们连墨儿都不放过?那仅仅是一个月余的婴儿而已,对她们又有什么威胁?想起自己苦苦哀求那对母女时,她们刻薄阴狠的话语,韩云歌双目流下了一串串血泪,在淡淡的微光里,是那么的凄美妖娆。

“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再说,我怎么会留下这么一个贱种,将来来替你报仇吗?放心吧,我以后会替叶郎生很多孩子的,你可以放心的死了!”

韩云怜温柔的笑着,百媚横生。

“你们?!”韩云歌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眼,原来如此!

“是的,在你嫁过去之前,我和叶郎就......”韩云怜自顾娇笑着,眼神里是尽是不屑和鄙夷,仿佛她那个所谓的嫡女只不过是一个笑话!一个彻头彻尾的大笑话!

想起韩云怜那时的眼神,韩云歌的眼睛变得有些血红。

原来,所谓的姐妹亲情只不过是一场一厢情愿的笑话!只可惜,更可恨自己死到临头才知道!才明了!

“你很恨吧。”一个没有丝毫温度,淡漠又凉薄的声音突然想起。

这声音把陷在回忆里的韩云歌,一下子又拉回了这片水域。

是了,自己已经死了,这里就是地府吧?自己这是在水牢?自己没有做过任何亏心事,也要下地狱的吗?

“这里不是水牢。”放佛知道韩云歌心里想什么,那个声音又说道。

不是水牢,那是哪里?说话的人又是谁?

“你是谁?”韩云歌终于开始关心起这个问题。

“呵呵!”那声音淡淡的笑了。随即,韩云歌看到一个身穿墨色玄衣的男子出现在她面前,男子一身黑衣,就连靴子也是黑色的,虚空踏在水面上,向韩云歌走了一步。

韩云歌不自觉的用力支起双臂,全身绷紧看着神秘男子走到她面前。

“虽然这里不是水牢,不过却确实是地府。”男子一边说着,一边悄无声息的观察着韩云歌的表情。“真的那么恨吗?如果我给你一个机会,让你...”神秘男子还没有说完,就被韩云歌打断了,“什么机会?”

“重生的机会,报仇的机会。”

韩云歌猛地睁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男子,仿佛怀疑自己刚才听到的是假话!或者,是自己的幻想!

“重生,你说的是真的?!”

神秘男子点了点头,微笑着看着韩云歌。

“本公子从不说假话!怎么样,你愿意拿东西来换吗?”男子笑的神秘莫测。

“我愿意,我愿意!”韩云歌亟不可待的回答。

“任何东西都愿意吗?恩?”韩云歌听罢,急不可耐的点了点头生怕男子反悔,收回刚才的话。

“哈哈哈......”男子大笑。

韩云歌警惕的看着他,一言不发。内心却想无所谓了,她再也不信什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之类的了,为什么好人枉死,奸佞小人却活的逍遥自在?

这世间,天理何在?公道又何在?

“不要如此想,世间万物,自有他的因果。爱恨情仇,皆是缘法。如今,你有一个机会可以重新来过。你愿意吗?”神秘男子仿佛洞悉了韩云歌内心所想,如是说道。

韩云歌只在内心犹豫了片刻,就点头答应了。

自己已经死了,韩家也早已不再是韩家。自己还抱着组训有什么意义吗?换一个能够重来的机会,也许一切就会不一样了,不是吗?

“记住,宝珠是你心甘情愿换的。现在,你可以回去了!”随着男子的声音,韩云歌感到一阵眩晕,脑海里依稀间有一些陌生的片段闪过,她刚想开口再问点什么,却感觉一阵巨大的力量将她卷起,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黑衣男子看着消失在自己面前的韩云歌,缓缓的把手伸向她刚才的位置,却最终还是把手缩了回来,握紧了拳头。低头看向了左手里荧光闪闪的珠子,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喜悦。

一定是她的!一定会是她。

因为刚才,他依稀闻到了那种味道。独特的属于她的味道,这个世间,黄泉碧落三界之中,唯有她才有的味道。

红尘三千胭脂雪,独爱此香色。

胭脂,一定要是你啊!

火小嫣(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