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前世

作者:璟绣更新时间:2017-09-15 11:13:01字数:2508字

天还阴阴暗着,远处的云堆里,有一丝曙光隐隐想透过叠叠云层穿刺过来,一丝光明,仿佛要提醒这天地,晨曦即到,万物将醒。

广阔的校场中央,躺着一位身穿破烂而带着污血囚服的女子,她的四肢及脖颈处皆被镣上粗糙的绳套,而绳套的另一端,则紧紧栓在五匹矫健的骏马之上,待这五匹马儿朝着各个方向奔跑的时候,这女子必被活生生撕裂,整体一分为五,五马分尸。

那冻得发紫的小脸上,双目紧紧闭着,她静静地等待死亡的降临,然,耳边忽然传来细碎的脚步声及步摇相击发出的声音,令她猛地睁开那带着血丝的眼,她转头望去,只见她同父异母的嫡妹身着蜀锦制成的华服,在一众宫婢的簇拥下,朝着她的方向徐徐走来。

嫡妹头戴凤簪,身着凤袍,高贵而优雅,一手轻搭在身侧婢子的手上,缓缓走来,在她身旁止住了脚步,又抬手扶了扶云鬓之上的金步摇,巧笑倩兮:“长姐,你瞧,妹妹我这身装扮如何?”

这身行头,可是为了今天而赶制出来的,母仪天下,天子之侧。

逸哥哥的登基大典,亦是她封后之日。

嫡妹的笑,深深刺痛了她的眼,她目光凌厉地剜在嫡妹身上,怒问:“沐芸雪,夺了我的一切,你是不是很得意!?”

“放肆!胆敢对皇后娘娘无礼!”话落,一记响亮的耳光随着过来“啪”的一声,打的又快又狠!

说话的,是沐芸雪身边的婢子,她曾是那女子的奴婢,如今却为了讨好他人而扇她耳光。

女子将口中的血腥味狠狠一唾,咬牙饮恨道:“呸!背主的狗奴才,蓝玎,你定不会有好下场!”

蓝玎一边狠狠地扇着那女子耳光,一边讥笑道:“忠心于你的下场,便是如红绫绿袖般被人活生生剥了皮吗?呵,这样的忠心,奴婢可不敢要,顾及奴婢下场的时候,大小姐还是先顾好自己吧!”

“好了。”

沐芸雪笑吟吟地阻止了蓝玎,垂眸对上那女子的眼,红唇勾起:“夺你的?呵,沐云瑾啊沐云瑾,这一切本来都是我的,何来这夺字?”

“你的?”

沐云瑾冷冷一笑:“是谁用尽手段扶慕容逸上位?又是谁千方百计替他拉拢人心?你怎好意思说这一切属于你?沐芸雪,请问你都做了什么?”

“呵……”

沐芸雪讥笑道:“长姐,你还真是不了解男人啊!”

“就因为你做了许多,你的存在只会提醒逸哥哥,他的一切都是你给的,请问,有哪个男人容忍别人指指点点说是靠女人夺来的天下?”

“你死了,久而久之,就不会有人记得这皇位是你挣来的了。”

闻言,沐云瑾双手紧握,青筋暴起,她怒吼:“慕容逸!你出来!就算你不顾念我为你做了许多,也请你顾及我腹中孩儿是你的骨肉,他是无辜的!要杀要剐,能不能让我生下他,我任你处置!”

“沐云瑾,你在说笑吗?留下你的孩儿,还不如直接让你活着好了,没娘的野种,能好到哪里去?再说了……”沐芸雪将手轻放在腹部,满脸阴柔地道:“留着你那贱种来与我孩儿争夺皇位吗?嗯?”

沐芸雪话才落下,不远处便传来了内监尖锐的吆喝声:“皇上驾到!”

沐芸雪面上一僵,转头望去,只见校场出入口处两道影子走了进来,其中一位便是她与沐云瑾争辩的主角——慕容逸。

敛起心思,沐芸雪面上带着一抹温柔,款款步向慕容逸,领着众人拘礼道:“拜见皇上。”

慕容逸看着沐芸雪身旁的一众宫婢,眉宇轻拧了起来:“你带这么多人来这里干什么?”

干什么?

自然是耀武扬威了。

可是,这样的话,沐芸雪哪里会说出口,只得娇滴滴地道:“人家初怀身孕,什么都不懂,多带些人来照看着呀,这可是皇上的龙裔,雪儿哪里敢轻视呀!”

听到龙裔,慕容逸这才将沐芸雪扶了起来,一脸责备道:“有了身子的人,还这样乱来,校场戾气重,当心冲撞了腹中孩儿。”

听了慕容逸这样紧张孩儿的话,沐云瑾哈哈大笑,她原以为慕容逸是不喜欢孩儿,才会因为她有孕而发了好大一通的脾气,如今看来,他只是不喜欢自己怀的孩儿罢了。

大抵是心虚,那慕容逸听到沐云瑾笑,只觉得十分刺耳,他阴着脸问:“你笑什么?”

沐云瑾盯着慕容逸,饮恨道:“我笑自己有眼无珠,错将豺狼当良人,还拖累我腹中无辜孩儿,慕容逸,你杀了我,如何与沐王府交待?如何与定北候交待?又如何堵天下悠悠之口?”

“交待?哼!”

慕容逸冷冷一笑,一脚踹向沐云瑾的肚子,看着沐云瑾因剧痛而扭曲的脸后,才勾着唇缓缓地道:“你助我夺嫡,手段狠辣,天下人何以见得要替你出头?至于沐王府,沐王爷和定北候不会为了一个与人通奸的女子开口的。”

腹中的剧痛与下方的温热感都在提醒沐云瑾,她的孩子,没了!将悲愤压在心底,沐云瑾惊慌地叫唤着:“孩子!我的孩子啊!”

“逸哥哥,逸哥哥,我错了,求求你救救孩子,求你,我拿文家的秘密与你交换!你不是一直都想得到文家的帮助吗?我告诉你啊!只要你肯救我的孩子!”

闻言,慕容逸狐疑地看着沐云瑾:“你是说文家的秘密?”

“是!只要你肯救孩子!”

慕容逸默了一下,道:“孩子,我自然是要救的,毕竟也是我的孩子啊,所以,你说吧!”

听慕容逸这么说,沐云瑾面露感激的神色,像是十分相信了慕容逸的话,她道:“好,你附耳过来。”

闻言,慕容逸有些犹豫。

沐云瑾见状,又道:“你若想文家的秘密不成秘密,我这样说也可以的。”说罢,又面带苦笑道:“我都这副模样了,难道还能伤了你不成?”

慕容逸想了想,这才靠了过去,便听道沐云瑾小声道:“文家的秘密就是……”随后,越说越小声,慕容逸都听不清了,他不由得更贴近了些:“你大声些,我听不清。”

“我说……”

沐云瑾一边说着,一边目露凶光,张口便狠狠地咬着慕容逸的耳朵,用力撕咬,竟是硬生生将慕容逸的耳朵给咬掉了一截。

众人惊呼:“皇上!”

“啊!啊!啊!”

慕容逸惨叫着,恶狠狠地推开沐云瑾的头,捂着缺了一截流血不止的耳肉,发狂似的暴踢沐云瑾的头,随后又狠狠的在沐云瑾的肚子上狂踩,怒骂:“贱人!胆敢伤我!贱人!贱人!贱人!”

“哈哈哈……”

忍着欲要喷喉而出的血腥,沐云瑾笑出了眼泪,露出满口血迹,不知是她的,还是慕容逸的,她凄厉道:“慕容逸,你为了怕旁人说你靠女子争来的皇位,便要毁我清誉,残杀骨肉,慕容逸!我诅咒你永生永世不得好死,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话落,沐云瑾呕了一口血,便没了气息,只是那双眼晴仍是睁着的,映出那些人的身影。

“皇上,她好像死了。”

沐云瑾的死,并不能平息慕容逸的怒火,他暴戾地吼道:“给朕将她五马分尸!”

寒风呼啸,天仍阴着,只是点点雪花飘飘洒洒,纷纷落下,如鹅毛般的雪落在了她的眼中,化作一滴泪缓缓流下……

璟绣(作者)说:

璟绣开新文了哟~从小阿娘就告诉顾轻欢,男人靠得住,母猪会上树。 有渣爹为前车之鉴,顾轻欢将这句话铭记于心。 后来,她的阿娘被人害了,顾轻欢跌跌撞撞在为她阿娘报仇的路上染了许些桃花。 报完仇后,顾轻欢轻叹一声:“阿娘,树上有好多猪……” 厉璟天是玄厉皇朝的战神,更是玄厉皇朝诸多女子心中的谪仙。 忽然有一日,她们的战神,她们的谪仙在背上贴了一张纸便爬树去了,那张纸上赫然写着母猪二字,令人哗然。

投诉 捧场20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