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那姑娘胆子挺大

作者:蒋可乐更新时间:2019-12-02 11:34:05字数:3223字

“你放开她,我可以做你的人质!”

超市的安保、员工、顾客纷纷惊讶看着说出这句话的女子,下意识地在中间让出一条道路。

女子身材娇小,穿着白衬衣黑裤子,齐肩短发,发尾微翘。长相很清秀,化了淡妆,谈不上美艳动人,但面白如玉,细巧挺秀的鼻梁。

她的面容很平静,眼眸镇定,她走向面容凶狠的歹徒,又重复了一遍:“一个大男人,劫持孕妇算什么本事?”

祝渔觉得自己的运气忒不好了,回来的第一天,只是替父亲来超市买了个菜,就遇到劫持人质的现场。

歹徒大约三十来岁,细眼尖嘴,目光凶狠凌厉,衣着发黄很旧,裤子有破损的洞,头发凌乱,他的眼睛发红,整个人透露着苍凉却发狠的感觉,像一头咬牙拼命要报复的狮子。

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见这家超市的老板。

从他大吼大叫的话语中,祝渔得知是因为老板开车回家的途中撞伤他的妻子,留下几万块就走了。

几天后,妻子身亡,老板很遗憾表示这不是他的责任,才有了对峙劫持这一幕。

歹徒劫持的是超市的收银员,不巧的是被劫持者还是名怀孕的孕妇,歹徒用单刃匕首抵着她的喉咙,刀刃锋芒,已经划伤皮肤,渗出鲜红色的血液。

再僵持下去,孕妇极有可能受惊过度而流产。

若不是这样,祝渔是绝对不会上去逞英雄。

歹徒眯了眯眼,警惕观察她的周围,大笑,“劫持你?你当我傻还是你傻?”

祝渔深呼吸几下,她是个法医,不是犯罪心理的谈判专家,头一次遇到这种事,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慢慢说:“她怀孕了,如果出了事儿,一尸两命牢底够你坐穿。”

“反正都要死,拉个垫背也不错,”歹徒用力抵了抵刀,孕妇疼得大呼,他不耐烦吼道,“再叫信不信老子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孕妇吓得闭上嘴一声也不发,一双眼透着害怕和惊恐。

他抬头环视人群:“赶紧叫杨立忠过来!”杨立忠正是超市老板。

祝渔抿抿嘴说:“已经去叫他了,他很快就过来。”

歹徒劫着孕妇转了一圈,突然又说:“叫他准备钱,很多很多钱,能救活我妻子的钱!”

说话颠三倒四,精神快接近不正常的状态,祝渔心里着急,面上平和地安慰他:“他有钱,你不用担心。”

祝渔说着,眼睛看着他怀中的孕妇,脸色越来越白,气虚体弱都快要说不出话了,她环视周围的货架,向一列货柜走去。

她低头从最下面拿出透明胶布,叫路人帮忙三两下缠住纤细的手腕,朝警惕的歹徒扬扬下巴:“这样可以吗?绑住手你不用担心我耍花样。她快要晕过去了,如果及时送去医院还有机会救活。”

歹徒看了看快要昏迷的孕妇,面露犹豫。

祝渔看他有犹色,心里松了一口气:“你现在还有机会,你的目的不就是杨立忠吗?如果她难产,你就要背负故意杀人的罪名。你想想看,我和她哪个划算?我是个弱女子,玩不了什么花样。”

歹徒看了看祝渔,不得不承认她说的很对,如果一尸两命的话,他不但要坐牢,还放过了杨立忠那个王八蛋,他慢慢松开手,依然很警惕,吓道:“你过来!”

“你放开她,我过去。”祝渔慢慢走过去,心里期待警方快点赶过来。

歹徒一只手抓住祝渔,另一只慢慢地从孕妇脖子上松开,然后迅速将孕妇往人群里一推,好心的群众纷纷接过孕妇。

很快,祝渔就被歹徒劫持在了手上。

交换人质正是好机会!

高楼层林里,有一处最佳狙击的位置,藏在正等时机伺机而动的男子,他的面容淡漠而平静,眯起眼眸,对准歹徒的头,手用力扣下。

一声“嘭”响,正中眉心,歹徒手握刀倒地。

祝渔顿时跟着瘫坐在地上,背后的冷汗都出来了,如果那颗子弹再偏一点儿,丧命的人可是她。

胆小的人抱头蹲在地上瑟瑟发抖,稍微胆子大点的男性偷偷从胳膊缝里看声音的来源。对面街道的警察纷纷跑过来,唯有一人没动,他穿着便服,黑衬衣黑裤子,身影修长,表情淡漠,唯有那双眼睛黑沉、阴狠。

他利落地朝这边走过来。

祝渔坐在地上心有余悸地喘了一口气,差点儿就没命了,虽然她每天都能接触尸体,可不想自己突然间就成了冰冷的尸体。

早在歹徒劫持收银员的时候,她就已经给父亲打电话了,父亲虽是退了休腿脚不便的刑警,但警惕性在,她不说话父亲就会察觉到不对劲儿,能在第一时间报警。

很快,警察进来轰散人群,勘察员清理案发现场、做记录。

祝渔缓了缓情绪,准备擦身上的血,才意识手上还缠着胶布,恰时眼前走来一双黑鞋白边、黑裤子的人,她抬眸:“你好,能不能帮我……”

嘴边的话就这样戛然停下,那人身材清瘦修长,居高临下看着她,他的眼里没有笑意,表情淡漠,面容轮廓被亮光染得鲜明清晰,紧抿着唇角。

那是一张英气熟悉的面容,然后祝渔笑了,眼里闪过惊喜:“晏警官!”

这一声晏警官划破天际,像是久违的心动。

晏修只是看了她一眼,表情淡漠,询问:“没事儿吧?”

“没事儿……”可能是刚刚惊心动魄的画面让她缓不过神来,也许是见到了晏修,祝渔突然有些慌乱,手足无措。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犹豫着自己是说好久不见,还是说我回来了。

晏修蹲下来,轻轻解开她手上的胶布。他凑得近,她几乎能闻到他手上淡淡的硝烟味,竟然是那个狙击手!

祝渔垂眼,咬了咬唇:“晏警官,我……”我回来了。

但她嘴里的话还没说出来,晏修把解开的胶布放在一旁,轻轻抬眸,眼眸平静,嗓音从容且漠然:“记得来警局录一份笔录。”

他说完不等她有何反应,起身离开,混入人群里了。

隔着人群,祝渔望着他的背影,那人身影修长挺拔,头也不回地走远。

祝渔想了想,下意识起身,踉跄地追着那道身影追出了超市。

晏修已经上车驶远了。

她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车驶远,有风吹过来,有打闹的小孩子撞在她腿上,她稳稳地站着,一动不动。

“那姑娘胆子挺大的啊!敢和劫匪换人质。”

晏修漠然道:“莽撞。”

周炎一愣,正想说话,透过后视镜看着祝渔跑出来的身影,他笑着打趣:“追出来不会是找你要电话号码的吧?是被我们帅气的晏警官迷倒了吗!”

晏修微顿,没有回头看也没有说话,从车前拿出一块布,低头轻轻擦拭手上的硝烟味。

周炎噤声,过了一会,他又不解问道:“话说你是怎么知道金福超市发生抢劫事件?”

晏修淡淡道:“群众报警。”

“不对啊,”周炎眯眼,自言自语道,“不该是通过公安的系统电话吗,再说了,这种事儿也不该你由一个刑警出面,你刚刚跑得可是比谁都快。”

晏修垂眼,表情很淡,继续擦枪柄。

周炎看他回答的兴致不高,便也不问了,反正这人是问什么都不会回答的。

祝渔没有去警局录笔录,而是买完菜直接回家了。

祝渔的父亲叫祝清平,是位老刑警。一年前为了抓捕罪犯时伤到左腿便退休了,偶尔去警校带带课,空闲时就在院子里种了些花花草草。

祝渔提着菜走进院子,趴着睡觉的罗威纳犬冲过去围着她嗅来嗅去,闻到不对劲的味道,又是一阵狂嗷。

祝清平看祝渔没事就松了一口气,但也在意料之中,他知道那个徒弟不会让祝渔受伤的:“见到阿修了吗?”

祝渔点头,果然是父亲叫晏修来的。

祝父笑笑:“你们这么多年都没见面了,见面可别吵架啊。”

祝渔一顿,想反驳这不是小时候,可想想这么多年过去了,人肯定会有所改变的,比如……他不认识她了。

祝渔沉默地揉了揉狗狗的头,突然说:“爸,申请资料已经交上去了。”

祝父有些欣慰有些复杂:“到底还是女承父业了啊!”

女承父业……祝渔琢磨着这几个字,那时候还小,莽撞又固执地选了法医,却不懂这几个字重量。可现在明白了,都是在为死者说话,讨还公道。

祝渔笑了笑往屋里走,走了几步,她想到什么回头,迟疑地问:“爸,晏警官……结婚了吗?”

“那小子,哪能呢。”祝清平虽然好奇她这样问,但是一个大男人嘛,哪里想得到女孩子家家的花花肠子,也就没多想,便说,“小晏这个年龄确实该结婚了,不过他整天泡在局里忙案子,哪有时间谈恋爱。”

“哦。”祝渔一想也是,在国外时她每隔一段时间打电话回来旁敲侧击问晏修的情况,如果他有女朋友的话,她肯定是第一个知道。

祝清平自言自语:“我现在退休了,有时候闲着没事做,还给小晏介绍了好几个姑娘,有公务员啊,还有……”

“对了,你有什么女同学吗?”

“……”祝渔连忙打断父亲的话:“你以前好歹也是个刑警队长,做红娘的事儿不妥吧。”

“有什么不妥?小晏就跟我儿子一样。”

祝渔哑声,想了好久才撇嘴:“反正您以后不要给晏警官介绍女朋友了。”

再说了,那么多人介绍,也不想想自家的闺女。

没等父亲多问,祝渔就跑回了房间。

蒋可乐(作者)说:

完结啦,很感谢你们这段时间的陪伴和包容,下本书再见啦!——祝渔、晏修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