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情人上门

作者:欲水涅槃更新时间:2019-01-30 12:15:35字数:2078字

乔楚揉了揉酸涩的肩膀,伸了个懒腰之后,继续端坐在办公桌前,等待着自己今天的最后一位委托人。

本都到了快要下班的时间,不知怎的,律所碰上这么一个难缠的主儿。明明没有预约,却还指了名一定要自己做她的代理人。

乔楚想到自己那段荒诞不羁的婚姻,下了班,也不过是一个人,索性也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三分钟之后,高跟鞋与大理石地面碰撞发出的清脆声音由远及近,一位穿着chanel套装的女子出现在门口。

妩媚的大波浪配上妥帖的妆容,乔楚勾了勾唇角,好在,对方不是个丑八怪。

“沈小姐你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乔楚起身,扬起最职业的微笑,强打起精神面对着自己的这位衣食父母。

“我怀孕了!”沈秋微干净利落的将自己的体检报告拍在乔楚面前,上面清晰的现实,她的确已经妊娠两个月。

“所以……”乔楚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怀孕了跑来律所,听上去就有些不可思议。

“我想请问乔律师,婚生子和非婚生子,有什么区别?”沈秋微仪态万千的坐到乔楚对面的椅子上,她身上若有若无的香水味钻到乔楚的鼻腔中。

格拉斯茉莉的香味到底还是馥郁了些,乔楚打量着沈秋微的脸,总觉得她根本撑不起这款香水的高贵。

“从法律角度上讲,并没有什么区别。非婚生子一样是第一顺序继承人,并且他的生父有支付抚养费的义务。”乔楚越发的觉得,沈秋微这个名字以及她这张脸,似乎都有些眼熟。

貌似,前一阵电视上刚有过她的新闻吧。好像,是个什么现代主义画家?才华自然是没什么可指摘的,不过这私生活,乔楚倒是真的有些不敢恭维。

沈秋微听了乔楚的话,神情似乎开始有些不自然,望向乔楚的目光也复杂了起来。

乔楚见惯了这种情况,男人在床第之间的时候,山盟海誓随口就来。可真有了孩子,只怕就要翻脸不认账了。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乔楚问道:“所以沈小姐,需要我替你向孩子的生父提起民事诉讼么?”

“乔律师在帮我打官司之前,就不想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么?”沈秋微打量着乔楚,乌黑亮丽的秀发,一丝不苟的盘在脑后,明明是刻板的发型,配上她那张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脸竟也丝毫不显老气。

脸上是职场俏佳人最爱的裸妆,若有若无的妆感更显得五官精致无双。黑色小西装,显得她整个人都干练又精神。

不得不说,沈秋微有些嫉妒了,这个女人的确很美!

“这是您的隐私,若是不想……”乔楚才没有兴趣知道那个渣男的名字,看这架势,分明就是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桥飘飘。倒真是有几分本事,连刚回国的新锐画家都甘愿没名没分的为他生儿育女。

“相一白。”还没等乔楚的话说完,沈秋微就平静的说出了这个名字。

“什么?”乔楚愣了愣,相一白……不正是自己的老公么?!

“我说,我孩子的父亲,是相一白。”沈秋微的神情,似乎非常受伤,可她的嘴角却带着微微上扬的弧度。很快,却又归于了平静。

要不是乔楚这些年在法庭上,早就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只怕这微小的细节就要被她疏漏了。

“哦……所以,需要我帮您起诉他么?”乔楚心里的慌乱一闪而逝,她迅速的稳定心神,换上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抬起头看着沈秋微。

“难道你们做律师的……都格外冷静,听到我跟一白的事情,竟然都不生气么?”没有如愿看到一个歇斯底里的乔楚,沈秋微有些失望。她精心打扮了两小时来到律所,不惜抛出天价只为见一眼乔楚,可不是真的打算让她帮自己打官司的。

“沈小姐刚才不是问我,婚生子跟非婚生子有什么不同么?”乔楚起身走到沈秋微的身边,冷冷的说道,“法律上是没有区别,可野种,到底是野种。就算是自己那个当小三的妈有朝一日上位,他也永远都背着私生子的名号。”

“乔小姐,你是身世显赫的千金小姐,又是有名的大律师。可我……就只有一白,求求你,成全我们吧!”沈秋微忽闪着一双眼泪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乔楚。

乔楚很想提醒她,人真正难过的时候,是没有办法如此精准的控制自己面部肌肉的。她这梨花带雨的样子,好生让人心疼。能这样哭的,通常都是影视剧里的演员。

于是,乔楚倾身替她抹掉眼泪,好言相劝道:“既然你跟相一白情深意重,那他有没有告诉过你,我们俩不能随便离婚?”

“他说他会给我一个名分的。”沈秋微的贝齿紧咬着她莹润的嘴唇,那委屈的样子,确实很像一个受害者。

“怎么给?离婚可不是相一白一个人说了算的。”乔楚的手,搭在沈秋微的椅背上,语调轻快的开口,“协议离婚嘛,我是不会签字的。至于分居两年自动离婚,我可以很不幸的告诉你,昨天晚上他还睡在我身边,若是你本事够厉害,以后都让他不再留宿我这儿,那两年以后的今天,或许你就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乔楚,你大人有大量,求你别再赖着一白了,他爱的人是我。”沈秋微紧紧的抓着乔楚的衣摆,乞求的眼神让乔楚看了有些不舒服。这女人演技这么好,没去拍戏可真是浪费了。

明明是她上门挑衅,怎的现在好像自己才是咄咄逼人的那一个?

“他爱你的话,为什么没娶你,而是娶了我?”乔楚背对着沈秋微,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语调平和些,“沈小姐,我要是你,我就不在这儿丢人现眼。毕竟……你想嫁给相一白,最该注意的,就是自己的清誉。上流社会,可最讨厌破坏别人家庭的女人。”

“砰”的一声,乔楚办公室的大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踢开。循着声响望过去,乔楚不由得勾起了一个浅浅的微笑,没想到,来的很快嘛!

欲水涅槃(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