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男主又来拉仇恨了!

作者:爱吃年糕更新时间:2020-09-09 19:00:47字数:2133字

姑娘家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求嫁,可把大杨村那些朴实无华的老百姓们吓到了。

富态?

屁股大?

好生养?

这些词单个说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但是一个姑娘家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模样可还是罕见,村里头那些年纪大的妇人暗自庆幸没让房月季老肥宅当儿媳妇。

“房姑娘请自重。”顾墨城温温和和地道,目光又落在了许清雨身上。

房月季满是肥肉的脸蛋布满泪水,伤心欲绝:“顾墨城,许二妞哪里好了,她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嫁人死丈夫,这样克服的女人你娶回家有什么用……我告诉你吧,我二哥当时嫌弃她太丑了,连洞房都没入……唔。”

声音戛然而止,一双粗粝的大手捂住了房月季的嘴,让她说不出话来。

牛氏生怕房月季再说出什么吓死人不偿命的话来,捂着房月季的嘴更加用力,没好气的瞪着顾墨城,用只有院子里那几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顾秀才,这样吧,我也不要你十两银子,我给月季准备十两银子的嫁妆,你觉得可好?”

牛氏这话虽然没明说,但是是个人心里都明白,她是想要将房月季嫁给顾墨城的。

顾墨城明明脸上那么淡然地微笑着,可眼里却是一种无机质的冰冷。

“我只要她。”

顾墨城的声音并未压低,院子外面那些看热闹的人听得一清二楚,他目光灼灼地望着许清雨,是个人都知道他说的“她”就是许清雨。

许清雨默默地移开视线,心底嘀咕着,你该要顾欢欢才对!

村里头那些云英未嫁的小姑娘心碎了一地,看向许清雨的眼神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房月季被捂着嘴说不出话来,眼泪哗啦啦的落下,许是牛氏被顾墨城吓得手松了,让她得了空,直接甩开牛氏的手,哭唧唧地朝着她屋里跑去。

至于被众女嫉妒的许清雨,则是一脸淡定的站在原地,她在想该怎么样拒绝牛氏和顾墨城两个人。

唉。

她怎么就这么难?

“唉,”牛氏可是个宠女狂魔,她瞧着自个闺女那么难受,心里头也跟着难受起来,掏心挖肺真心实意的说道,“顾秀才,铁蛋他娘真不是什么好玩意,她要是没什么坏心思能往你怀里钻,咱们村的姑娘可是守礼的,哪有她这般浪荡的?”

“她能往你怀里钻,日后也能往别的男人怀里钻,你这是想戴绿帽子还想给别人养孩子?”

“她要是好玩意儿,咱们村的姑娘家可都是顶顶好的了,我那个大孙子跟她一起住,不给吃,不给穿,就连睡觉的床板子也不愿意留一块空,非要我那大孙子睡在外头的草垛子里头。”

“我这个当奶的再怎么铁石心肠也不能不管我孙子,我牛春药就把话撂这了,这女人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牛氏吐槽起自个儿媳妇,连气都不带喘一下的。

“墨城哥哥,我娘说的对,三嫂真不是个好玩意儿。”

这带着哭腔的声音不是旁人,正是从屋里跑出来的房月季。

房月季这会儿换了一身大红的衣服,头上还顶着盖头,脸颊红得跟猴子的屁股似的,瞧着就让人退避三舍。

房月季扭着肥胖的身躯凑到顾墨城跟前,强忍着眼泪,骄傲地挺起下垂木瓜的小胸,将脸边的碎发撩到耳后,委屈巴巴地说道:“墨城哥哥,我是不是很好看,这是我专门绣得嫁衣,想着嫁给你的时候穿给你看。”

说道后面,房月季越说越兴奋,脸上的委屈一扫而光,满怀期待的望着顾墨城。

“闺女赶紧回去,这新娘衣嫁人的时候穿才吉利,现在可不能穿。”

房月季娇羞的垂着眼帘,扭了扭身子,矫揉做作地朝着屋里走去。

娘说过,她穿嫁衣最好看了。

这回墨城哥哥肯定被她迷住了。

房月季越想越开心,忍不住直接哈哈大笑起来。

“牛婶子,我心悦许姑娘,此生非许姑娘不娶,这门亲事我娘已经答应了。”顾墨城目光一直落在许清雨身上,唇角微微勾起,“许姑娘,你若嫁给我,李家的亲事自然不作数了……”

“多谢顾秀才的抬爱,我对你没兴趣。”虽然许清雨也不想在众人面前落了顾墨城的面子,若是此时答应了,那定然后患无穷,“我只想将团子抚养成人,对了,铁蛋这个名字不好听,我已经给他改名叫团子了。”

许清雨说道这,偏头看向一旁的里正娘子:“婶子,我还是要签断亲书!”

断亲书分为三关,需得将三关全部通过方能断亲。

第一关看着不难,但是能通关的人少之又少。

在一个时辰之内,能够将十口水缸打满即可,出题的人似乎也考虑了通关人的感受,水缸距离水源处十丈。

当里正念完这一关内容的时候,牛氏发出不屑的笑声,撇撇嘴:“也不知道是那个赔钱货在家的时候一缸水打了一个多时辰,这十缸水难打呦,还断亲书,呸,累死你这个下贱货!”

一旁看热闹的人很是赞同地点点头,虽说这河边距离水缸有十丈且中间没有异物,真要是打水装满这十缸水可不是件容易事儿,就连村里的壮汉一个时辰也就只能打满三缸水。

“这许寡妇完了。”

“可不就是要完,十缸水,怎么也要一天一夜 !”

“许寡妇这要是签不成断亲书,回头说不定就要被牛婆子绑着丢到李家当媳妇去了。”

“唉,这许寡妇命可真苦。”

“谁说不是呢?”

……

周围看热闹的人瞧着那十口大缸,一个个同情地看着许清雨。

顾墨城束手站在一旁,他虽有了灌满十缸水的主意,只不过他作为看客是不能说的。

许清雨并未着急打水,而是借了河边附近人家的斧头,去砍河边的竹子。

“这许寡妇是不是疯了,这一关打水,她咋砍竹子?”

“我跟你们说,听说许寡妇在娘家的时候脑子就不灵光。”

“真的假的?”

“还问这个,瞧瞧她在干嘛,可不就是做傻事。”

“许寡妇该不会是被十缸水吓蒙了吧!”

“还真有可能,这许寡妇断亲书还没来得及签,人倒是先傻了,唉,可怜铁蛋那孩子了!”

……

许清雨这会儿可没空理会村里人的吐槽,她还得多砍竹子,此关胜败全在竹子身上了。

爱吃年糕(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