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媒婆说亲

作者:爱吃年糕更新时间:2020-09-06 16:34:37字数:2053字

许清雨端给元氏一碗糖水,乡下人家一般不怎么喝茶叶,能用糖水招待客人的主家已经很大方了。

元氏也是从穷人家过来的,礼貌地接过茶水道了谢,低头浅抿了口,尝到了甜味,脸上的笑意更加灿烂,将碗放到一旁的石桌上,这才笑眯眯地说了来意:“许娘子……”

“哎呦,许娘子啊,大喜事儿!”

院外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大吼声,打断了元氏的话。

许清雨偏头望去,就瞧见一个头戴红花身穿绿衣两腮通红的陌生胖大婶从外面扭着身子进来了。

“哎呦,许娘子,你可真是有福呀!”那胖大婶完全无视了元氏,热情似火的冲到许清雨跟前,两只猪蹄子握紧许清雨的手,“你们大杨村方圆百里可挑不出一个比你还有福的人。”

许清雨默默地抽回自己的手,“你是?”

“俺是大杨村旁边的陈家村的朱氏,俺们村的李三家的托俺替他儿子们说亲,”朱氏笑起来的时候两只眼睛眯成一条缝,咧着血盆大口,“李三家可是俺们村的屠夫,谁不知道他们家贼有钱,你嫁过去可不会吃亏!”

元氏一听朱氏这么说,慢条斯理地站起来,捂嘴轻笑:“我当时是谁呢,原来是朱媒婆呀,你说的李家再好能好过顾家,我今个就是来替顾墨城顾秀才来提亲的,许娘子,顾秀才天资聪颖深得书院夫子欢喜,听说今年他八成会中举,你若是愿意顾秀才,日后可是官家娘子了!”

元氏斜瞥了眼朱氏,一脸的不屑,望向许清雨的时候一脸的柔情似水:“许娘子,你可要想清楚了,日后是当官家娘子还是当屠夫家的娘子,这身份地位可是天差地别,咱们大夏国自古以来就是士农工商,这官家人可是排在首位的!”

元氏冲着许清雨竖起大拇指,脸上写满了骄傲。

朱氏原先就跟元氏不对付,两人都是长石镇的媒婆,都说同行是冤家,两人本就不和。

可元氏儿子考中秀才后,元氏的身份也跟着上涨,成了长石镇的官媒,而朱氏依旧给平头百姓说媒。

官媒可比普通媒婆赚钱,元氏自是更瞧不上朱氏,而朱氏又是个要强的,觉得自个那张嘴比原是能说会道,也瞧不上母凭子贵的元氏。

“你倒是会说,官家娘子岂是那么好当的,”要不是场合不对,朱氏铁定就要手撕元氏了,“你说你给顾秀才说亲,那寻你的是顾家的当家娘子李氏还是顾秀才本人,我昨个还听说李氏还过来闹了,你这会儿来给许娘子说亲,是真的说亲还是来害许娘子的?”

元氏还想说话,话头又被朱氏抢了过去:“许娘子,我跟你说,李家这门亲事是你婆婆同意的,你婆婆都已经接了李家的四两银子,准备三日后将你嫁到李家给李老三家的李山李河当媳妇!”

“什么?”许清雨有点懵,忍不住问清楚,“你说给谁当媳妇?”

“李家的李山李河呀,”朱氏以为许清雨不大习惯二夫一妻,忙开口宽慰,“许家娘子,老婆子跟你说个掏心窝的话,虽说你嫁过去是伺候两个丈夫,但是李河是个傻子,实际上你只要跟李山过日子就成了,虽说李山是个瘸子,但李家人说了,你要你愿意嫁过去,给你婆婆四两银子的彩礼不说,还让你风风光光的嫁过去,这可比你守寡强多了……”

许清雨冷着脸将两个媒婆送走,让她嫁给男主,女主分分钟灭了她。

至于李家那门亲事她也是不愿意的,且不说李家什么情况,她就算改嫁,也要找个她真心喜欢的人。

赚到第一桶金的喜悦已经消散不见了,许清雨也没心情收拾家里,将团子关在家中,随后用锁锁住院门,这才快步朝着房家走去。

许清雨到房家的时候,房价厨房正冒着阵阵炊烟,浓郁的肉香味勾起了许清雨肚子里的蛔虫。

许清雨狠狠地嗅了下鼻子,原身还没被赶出房家的时候,饭桌上就算有肉,也没有原身的份,原身在房家就是干的最多吃的最少的哪一个。

许清雨轻车熟路的推门进去,灶房正炖着肉,房家一家子都在灶房里头窝着。

“三婶,你咋来了?”说话的是房家大房的大儿子房一鸣,不等许清雨说话,房一鸣扭头冲着灶房里头吆喝,“奶,三婶来抢肉了!”

房一鸣嚎了一嗓子,也不看看许清雨,冲着茅房跑去。

许清雨第一次见到这种叫侄子的生物,那咆哮声吵得她头疼……

灶房里走出一个老婆子,是原身婆婆牛氏,身宽体胖,肥头大耳,头上还插着一朵野花。

“老三媳妇,你来得正好。”牛氏扭着肥硕的身躯走到许清雨面前,抬手去抓许清雨的手,“我有事跟你说。”

许清雨一个偏身躲开了牛氏的咸猪手,不冷不热地看向牛氏,眉头一挑:“喜事?”

“自然是喜事了!”牛氏喜得眉不见眼,牙豁子都露出来了,笑吟吟的,“老三媳妇,你嫁到房家一年多了,老三是个命苦的没福气跟你在一起。”

不等许清雨开口,牛氏嘴角扬了起来,难得柔声细语:“咱们都是女人,娘怎么忍心让你下半辈子一个人孤苦伶仃守寡,所以娘就给你说了门亲事。”

“李家村李三的儿子?”许清雨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许是牛氏太高兴了,完全没注意到许清雨的脸色,接着说道:“看来朱媒婆已经去你家了,娘是真心为你着想,李屠户家里头有钱,听说顿顿都吃肉,你嫁过去绝对不会委屈你。”

“既然婆婆觉得李家儿子不错, 不如让小姑子嫁过去,”许清雨瞥了眼站在一旁馋的满嘴流口水的房月季,房月季是房老头和牛氏的老来女,整日好吃懒做,今年都十六了还没定亲,说来也是,房月季这一百七八十斤的模样一般瘦点的男人受不住,“李家能顿顿吃肉,这样也不会短了小姑子的吃食!”

“我放你他娘的狗屁!”牛氏脸色瞬间变得极为难看。

爱吃年糕(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