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断亲书

作者:爱吃年糕更新时间:2020-09-07 13:15:11字数:2344字

“你这死丫头就是欠揍,那李家两个儿子怎么配得上我的月季,呸,”牛氏冲着许清雨呸了口,没想到许清雨竟然躲开了,“你个糟心的赔钱货,还敢跟老娘犟,老娘把你嫁出去那是老娘仁慈,弄死你跟弄死只蚂蚁似,扁担呢,我的扁担呢,看我不打死你个小娼妇!”

原身在许家的时候没少挨骂,至于为什么没挨打,那全是因为原身每日要干活,要是打坏了可就没法做活了。

“三嫂,”房月季满脸横肉地走了过来,一只手还抓着一块大猪蹄,哼哧哼哧的啃着,满嘴流油,“你咋这么不孝顺的,娘好心对你,你竟然还倒打一耙!”

“小姑子,你倒现在还没订亲,不如你嫁到李家去?”许清雨早就清楚房家人恶心的嘴脸,所以这会儿并不觉得伤心,也不觉得愤怒,“省得你嫁不出去!”

“我才不要嫁到李傻子家,我一日后可是要嫁给顾秀才,你可别污了我的名声!”房月季的脸愈来愈红,娇羞地啃着猪蹄子跑堂屋去了!

许清雨一脸无语,书里面房月季确实纠缠过男主顾墨城,但是后来女主顾欢欢直接给房月季吃了疯傻的药,女主用石头打在了房月季的腿上,房月季一个不慎,跌进河里淹死了。

“我劝你老老实实的嫁过去,不然休怪我把你卖到楼子里去!”牛氏这会儿想去瞧瞧她的好乖女,没空跟许清雨掰扯,放了狠话便朝着房月季追了过去。

二嫂小牛氏是牛氏的亲侄女,长得一副尖酸刻薄的模样,双手环胸满眼鄙夷地走到许清雨跟前。

“三弟妹,你本就是个下贱货,娘还给你说个人家就不错了,听说李三的大儿子是个瘸子,二儿子是个傻子,你也就配嫁这种人,毕竟你这样的送到楼里人家男的都瞧不上你……”

“啪!”

许清雨是个不怕事儿的人,当初原身在房家的时候没少被小牛氏欺负:“把你的嘴放干净些!”

小牛氏被打懵了,听到许清雨的话才回过神来,扭头冲着屋内嚎叫:“娘啊,老三媳妇要造反了!”

“二嫂,你可是冤枉我了,我怎么敢造反?”许清雨丝毫不客气地怼道,小牛氏一向背地里给原身使绊子,也不知道原身怎么想的,每次还特别听小牛氏的话。

她可不是原身那软弱性子,任由旁人欺负。

最让许清雨理解不了的事,原身曾经撞见过小牛氏跟村里头的张痞子在草垛子里勾搭,这么好的把柄原身竟然从来都不用,原身真是太傻了!

“你胆子肥了,敢跟我动手,看我不弄死你!”小牛氏本就看不惯许清雨,直接动手。

可小牛氏的手还没碰到许清雨,就被许清雨抓了个正着。

“二嫂,”许清雨凑到小牛氏耳边,低声威胁,“也不知道是哪个不要脸的经常在村西头的草垛子跟张痞子在一块儿?”

小牛氏愣神的时候,许清雨甩开了小牛氏的手,见小牛氏正瞪着她,笑眯眯的反问道:“二嫂为何这般看我,难道我说错什么了吗?”

小牛氏神色慌张,瞥了眼四周,见没人注意到她,故作镇定,厉声喝道,“许二妞,做人就要本分,不可生事造谣,你的嘴要是把不住门,回头我拿绣花针给你缝上……”

“啪!”

许清雨不等小牛氏说完,反手又给了小牛氏一巴掌,原身在房家那些日子,小牛氏可没少折磨原身。

“威胁我?”许清雨眉头一挑,完全没讲小牛氏的威胁看在眼里,风轻云淡地说道,“可怜了一平这孩子了,也不知道是姓房还是姓张。”

小牛氏脸涨得通红,她倒是想狡辩,可自个也不知道儿子房一平是不是房家的种,她瞧着一平那孩子越长越像张痞子。

“整天就知道瞎逼逼,”牛氏骂骂咧咧地从屋内走出来,眼瞅着许清雨还杵在那儿,眉头一蹙,“老二媳妇,你干杵在那干嘛,还不赶紧把老三媳妇撵出去,还吃不吃!”

房家门口有不少看热闹的人,闻着肉香看热闹,一个个肚子叫了起来。

“同样是儿媳妇,婆婆对大嫂二嫂那么好,偏生到了我这里就是尖酸刻薄,我男人走了还没一个月,婆婆就这么着急把我嫁出去,我这会儿怀疑我那死去的相公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了。”许清雨眼眸含泪,故作伤心,默默地为原身相公房有银点了一排蜡。

死了还没一年,亲娘逼着媳妇改嫁。

当初征徭役,房家本该由老大房有米去服徭役,但是牛氏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说什么大儿还小身子骨不好,又说老二懒得要命,去了就是送死,牛氏直接以死相逼,哭着让老三房有银去服徭役,要知道,大婚翌日房有银就去服徭役了。

房有银也知晓战场无情,指不定什么就没了,也不想洞房祸害原身了,便在外面的草垛子歇息一晚。

“屁,老娘没老三那短命鬼的儿子,你也麻利地给我滚出去,过两日一你就是李家人了,别来我房家抢吃的!”牛氏和房月季走到许清雨面前,将许清雨往外推。

许清雨原本是不想来房家的,只是牛氏把她许给李家这事儿,她若是不闹大,回头就会被李家人强逼着上花轿,她就真的无法挽回了。

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将事情闹大,跟房家签了断亲书,日后牛氏再也不会拿她的亲事说事了。

“我今个不走,哪也不去,婆婆要不是将李家那门亲事回绝了,我就扯根绳子穿上红衣吊死在你家门口!”许清雨心里很是惆怅,碍于孝道,她还不能对牛氏动手,只能用这种不痛不痒地话来威胁牛氏。

“你想死哪死哪去,你敢死在我门口,回头把你扒光了让十里八村的人都瞧瞧你这小娼妇的身子,一个丧门星,我呸,你走不走,不走我就打死你!”牛氏目光森然的瞪着许清雨,重重推了一把许清雨,嘴里骂得十分痛快,还利落地抓起一旁的扁担。

许清雨当即愣在原地,行吧,既然威胁没用,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娘让你走你咋还不走,小娼妇麻利的滚!”房月季是个娘宝,牛氏说什么,她就做什么,这会儿上手去推许清雨。

“原来你们家就是这么对待儿媳妇的!”许清雨错开了房月季的咸猪手,一脸委屈地看向牛氏,“既然这般,那我只能请求签断亲书!”

断亲书!

周围一片安静,看热闹的人都懵住了,暗道许二妞可真是个不知死活的人,不过许二妞这次还真的能载入大杨村的史册。

那就是许二妞已经成为大杨村历史上第一个要求签断亲书的儿媳妇。

想要签断亲书,那就要接受大杨村历代传承的惩罚,据说那惩罚极其严酷,就算成年壮劳力也不一定能受住。

外面看热闹的人一个个同情地望着许清雨,俨然已经将许清雨当做死人了。

爱吃年糕(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