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道喜?喜从何来?

作者:爱吃年糕更新时间:2020-09-05 11:59:37字数:2051字

许清雨礼貌冲着张掌柜子笑了笑,随后尴尬地收回视线。

许清雨觉得这掌柜子对她格外热情,难道是因为马猎户?

“张掌柜子瞧着你像他妹子。”马猎户不情不愿地帮张掌柜子解释,蠢货办事果然不靠谱,谁家打赏这么大方,万一吓到了少夫人可怎么办?

“哦。”许清雨跟着马猎户一道朝着外走,她偷瞄了眼马猎户,见马猎户神情坦荡,这才收回视线。

方才她在想,是不是马猎户跟张掌柜子说了什么,张掌柜子主动给了那么多银子,又或者是这些银子是马猎户的,是他借着张掌柜子的手把银子送给她?

但是这么说也不对,这是她今个来卖野味也是因为碰巧抓到了野猪,更何况马猎户私下里也并未跟张掌柜子说过 其他的。

这么看来,真的是因为张掌柜子人傻钱多好忽悠!

前面就是一家面馆,许清雨以团子饿了为借口,非要请马猎户进来一道吃饭。

马猎户、团子和许清雨面前都各摆着一碗冒着香气的肉丝面,这肉丝面可不便宜,十文钱一碗。

“马大哥,这次多谢你,要不是你从中周旋,我的也赚不到那么多银子。”许清雨见马猎户心存抵触,忙笑着解释,“以后我要是打了野物,还得麻烦马大哥呢,这顿还是我请,马大哥别跟我见外。”

许清雨还不忘将一两银子递到马猎户的面前。

“这银子我不要。”马猎户义正言辞地将银子推回去,一本正经的说道,“乡里乡亲本就该互相帮助,拿银子见外。”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许清雨无奈地笑着收下钱。

许清雨低头将团子的碗端了过来,把自个碗里的肉丝拨拉了一半到团子的碗里。

“娘,多了多了!”团子小小的眉头皱起来,圆溜溜的黑眼睛写满了困惑。

许清雨道:“娘吃不了这么多肉,你帮娘分担点。”

“娘吃、娘吃。”团子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小手指了指肚子,“团子吃不下!”

“吃不完娘帮你吃面条,你多吃点肉。”许清雨将碗还给团子,又往团子手中塞了一双筷子,“吃吧。”

团子看了看碗里那么多的肉丝,心里暖暖的,冲着许清雨咧嘴一笑,“娘真好。”

许清雨笑着摸了摸团子的头,团子真是懂事的让人心疼。

团子说后,埋下头专心吃起了面条。

这面条,可真好吃啊……

许清雨低头吃着面条,眼角的余光却在团子的身上。

团子筷子用的并不熟练,肉丝和面条从筷子上滑落,汤还溅在他的嘴角处,小舌头连忙一舔,舔干净了……

团子吃饭的模样萌的许清雨一脸血,这儿子实在是太可爱了了。

吃过饭,许清雨在粮铺买了米面各十斤,又在隔壁的杂货铺买了些调味品和生活用品,最后又去了布庄买了针线布料和棉花,还买了些菜籽和当下吃的青菜,拢共花了五百文。

许清雨将所有东西都规整好,担心被人惦记,将东西放在买的竹筐里面,又在竹筐上盖了一层稻草,这才跟马猎户一道往回走。

路过肉摊的时候,许清雨又买了两斤肥瘦相间的肉,琢磨着晚上再给马猎户送些饭菜过去,她要是再给马猎户银子,估计马猎户以后都不愿意搭把手了。

日落时分,许清雨和马猎户终于进了村子。

许是村里人都在家里头吃饭,许清雨回村并未见到其他人。

马猎户帮着许清雨将东西卸下来,便推着平板车离开了。

许清雨麻利的将银子藏在了院子里的杂草地里头,又将买的东西放在屋里,这才蹲在灶房旁洗菜,团子乖巧地蹲在许清雨身边,院内岁月静好。

许清雨做好饭后,盛出一大碗送到了马猎户家,她是个寡妇,若是留马猎户吃饭,怕影响不好。

晚上许清雨躺在床板的时候一直在想剩下的九两多银子的该怎么花在刀刃上,食物、衣服、棉被等花销是必不可少的。

别看这次一下子进账十两,主要是张掌柜子心宽体胖好说话人傻赏钱多,不然她还得再抓两头野猪才能赚那么多钱。

许清雨默默地又将弓箭匕首等赚钱的工具放在了整修房子前面,毕竟这些东西是用来赚钱糊口的。

冷风透过窗户缝隙钻了进来,冻得许清雨打了个寒颤,她忙帮团子掖被角,自己往被子里钻了钻,生怕感冒发烧。

这房子真得修了,风吹雨打的,万一扛不住塌了可就不美了。

这么一算,资金远远不够。

许清雨倒吸了口凉气,生怕房子半夜被吹倒了,这会儿倒是理解原身当初为什么那么绝望了。

许清雨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等她再醒来,外头天已大亮。

阳光明媚,是个好天气。

因为这会儿不缺粮食,许清雨倒也不着急进山做活,她想趁着这个好天气把家里好好收拾清洗干净,她可不想晚上再睡发霉的床铺。

许清雨是个实干派,吃过早饭,便将家里的木板床拖到院子里晾晒,又将发霉的被子抱出来拆洗。

被芯是发黑破旧的棉絮,许清雨瞧着那棉絮,嫌弃地眉头都蹙了起来,琢磨着直接丢掉好了的,就连被套也不要了,正收拾那些东西准备回头丢掉,院门被敲得咚咚直响。

家里头的院墙不高,从院子里面就能瞧见门外那人。

“你是?”许清雨放下手里的东西,疑惑看向那人。

门外站着的是个年约三十来岁的妇人,妇人青布罗衫,一直笑眯眯的,给人一种亲近的感觉。

“是许娘子吧,我是镇上的元媒婆,我今个是来给你道喜的。”元氏今年三十六了,是镇上鼎鼎有名的官媒,平日里都是给有钱有权的人家说媒,这次要不是男方给了她十两银子,她还不愿意过来。

道喜?

喜从何来?

许清雨将门打开,客客气气地将元氏请了进来,将灶房内唯二的小兀子搬了出来,递给元氏一个:“请坐。”

元氏心底是瞧不上这小兀子的,怕弄脏了衣服,不过看在十两银子的份上,她还是笑眯眯的坐下了。

爱吃年糕(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