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林林小暖男

作者:苏看看更新时间:2020-06-01 09:11:10字数:3595字

晚9点多,吴清歌开车回吴家公馆。

吴家康和吴老太太,客厅等着她。

“今天晚上相亲,进行的怎样?”

吴老太太很难得言笑晏晏跟她讲话。

她是吴家康很多年前,从玛丽亚福利院中抱回来的养女,来吴家时才6岁,吴老太太首次见她,厌憎之色便分毫不掩。

吴清歌微垂睫毛,片刻,轻轻笑说:“老太太,6年前我嫁给穆意沉时,吴家已经叫人笑话过一回卖女求荣了,不须要再来第二回吧?”

吴家根基不深,吴家诚跟吴家康,都没吴太爷在生意场上独具的智慧,6年前的一回金融危机,如果不是跟穆家通婚缓解,只怕吴氏早即破产了。

现在出了问题,又要故技重演,也不怪当时她嫁给穆意沉之后,外界一大堆恶言恶语,吴家的手腕,着实是见不的人啊。

又望向吴家康:“爸,我明天就搬酒店住,工作间的事儿,还没有最终落实,我少不了要在市中多观察几个地点。老太太前些日子中风,才刚好了一些,我怕进进出出打搅到她。”

……

“妈妈!”

吴清歌才回去房间,就接到了儿子发来的微信视频。

视频中的小男生肌肤白皙,波波头的齐刘海剪的短,露出平整光洁的脑门儿。

“林林,妈妈不在,你有没听唐姨的话啊?”

“听了。”林林鼓着小嘴儿,黑曜石一样大眼透着顽皮,“刚才还吃了阿姨做得蟹粉鸡蛋呢,一点都没妈妈做得好吃!妈妈,你啥时候回来啊?下下周,你会回来给我过生日么?”

“自然了。妈妈答应过林林的,怎会言而无信?还有,你上次提到的宇宙飞船模型,妈妈都记着呢。”

林林唻开嘴,白皙的大拇指跟食指,捏在一块,冲她比了个心:“妈妈,爱你哟。”

可真是个小暖男!

“宝贝儿,妈妈也爱你。”

才讲完,林林背后一个年青女人走来,吴清歌轻笑:“一菲,这些日子你一人照料林林,辛苦了。”

唐一菲笑意恬静,轻轻一摇头,接着用手语跟她比划起,垂落到林林身上的目光,带着浅浅宠溺。

……

楼底客厅。

吴清歌扔下一句要搬走的话上楼后,吴老太太气的嘴皮子都抖起。

“你瞧瞧,你养了个什么玩意儿!跟她母亲一个样,全都是忘恩负义的骚狐狸,只能勾搭男人!”

“妈……”吴家康面色难看,冲楼上瞅几眼,微微抿嘴,“当时的事儿,都过去这样长时间了,清歌是无辜的。”

“她……无辜?”吴老太太嘲笑,“我当时就不应该听你父亲的话,收留甄如兰那贱人还有她弟,要他们在家中白吃白住,供他们读书,更不应该一时糊涂,就那样答应了你父亲,同意你娶她!结果你瞧,她是如何报答咱的?幸亏最终你是没有娶她,否则我都要少活10年!”

老太太越想越气,声量不自觉拨高。

“吴清歌比她亲生母亲好不到哪去……当时有穆意沉,如今都离了婚生过小孩的人,竟然还有人记挂着。不愿嫁张家公子,她是心比天高还当自己是穆夫人呢!这心比天高的人,只会命比纸薄!”

“当时,如果不是清歌嫁过去,孟古也不会给吴氏融资。”

老太太却不以为然:“她母亲对不住你,你不计前嫌将她从玛丽亚福利院抱回,当亲闺女一样养大,这样一点回报,算什么?况且,她将甄如兰不要脸的性格,遗传了个十足十,你觉得,她当时就不愿意嫁进穆家?谁占便宜还没准呢!”

吴家康面色沉如黑墨,吴老太太知他心中护着甄如兰,不再继续跟他争论。

“她如今二婚,还可以有张家公子这样好的对象,是打着灯笼都难找,我们做长辈儿的,难道对她还不够用心?并且吴氏如今缺钱,你大哥之前将南宫家得罪了,寻常人不敢出手,很难得,张公子抛来橄榄枝,她还有什么可挑剔的?还有,我听闻,你身旁那个姓韩的助理,怀孕了?赶快将人接家中来吧,你也老大不小了,连个小孩都没有,像什么话!”

吴家康默然,他放任韩茵有孕,确实也是年龄大了想要个小孩。须臾,点头应下。

……

隔天早晨,吴家康结束一通工作电话,正好看见吴清歌拎着拉杆箱下楼,他转头吩咐正在收拾餐桌的仆人,再端一份早饭上来。

吴清歌瞅一眼一直沉脸的老太太,微笑拒绝:“爸,不必了。上午还有一些事儿,先将行囊送酒店去。”

吴家康拿了外衣,说:“我刚好要出门,顺带叫司机送你。”

车中,吴家康想起集团当下的状况,不禁抬臂一捏眉角,面色有些疲惫。

吴清歌面色担心的看向他:“爸,集团又出问题了么?”

吴家康面色稍顿,片刻,眉间染上歉意:“清歌,我知道,你还在介意当时穆家的事。你总是要再婚,我不想你往后嫁给普通人,过着鸡毛蒜皮抠抠搜搜的日子。张家家境优异,张毅也是个不错的孩子,他又一直对你非常上心,跟穆意沉不一样。”

“爸,我不喜欢他。”

吴家康面色一愣。

“我不喜欢你!”透过吴清歌,他好像忽然看见了,当时那个眉目倔犟的漂亮女生。

吴家康有些失神,好久才敛了面色,继续道:“既然不喜欢……那咱就不嫁,犯不着这么委屈。集团状况不严重,也不是非要张家出手不可。对了,你既然计划长时间留国内,那穆意沉还有宛宛那边,你是怎么想的?这几年穆家跟咱是完全断了关系,宛宛也没有来过……”

吴清歌面色失落,说:“我找他出来聊聊。”

吴家康把她送到晋阳酒店门边。

她拖拉着拉杆箱,才进大堂,坐在椅上等了好久的秘书肖倩,忙起身迎来,想着接过拉杆箱。

吴清歌说:“没有多少东西,我自己拿就可以了。”

二人并肩膀上电梯间,她交待肖倩,尽快跟先前挑拣的几家房主定好时间,洽谈租用事宜,好将工作地址先落实下来。

“等一下,我要去一趟协和医院,你如果有事儿的话,就拨电话给我。”

肖倩慌忙端详起她的面色:“去医院?清歌姐,你生病了?”

“不是我,是去看好友家的小孩。”

30分钟后,吴清歌从酒店出来,打出租前往协和医院。

一别5年,江城的景致一如往昔。

吴清歌单手托下颌,看着窗外不停倒退的景色,突然想起,昨天晚上那一场堪称狗血的偶遇。

取出手机划,开通讯录,在“穆意沉”上停歇好久,最终却向上翻拔通了曾凯的电话。

今天,穆家小公主穆宛心,要去协和医院打防疫针,小公主最怕痛,每一次打针一定要穆意沉陪同,否则哭音都能把医院房顶掀翻。

穆意沉早早来集团,解决好一些要事,便要回穆家大宅接人,人已走到电梯间,曾凯忽然匆匆赶来。

“穆总,夫人……”意识到自己说差话,赶紧改口,“吴小姐,刚才拨电话过来,问你何时方便,想约你吃顿饭。”

……

穆意沉开车回穆家大宅时,穆宛心正两手托着脸庞看“熊出没”,那专心致志的样子,恨不能眼眨都不眨。

一进客厅,就见她的小脸蛋儿都快贴平板上去了,穆意沉原先就不怎么好看的面色,又沉了几分。

宛宛是目前穆家唯一的重孙辈,家中长辈都恨不能捧在手心头,有时不免娇惯。

“宛宛,爹地有没跟你讲过,看卡通,不能离的这样近?”

小女孩听见爹地的声响,原先脸面上一喜,结果还没有来得及开心,便听见了斥责,转回身,更加看见了一张紧绷紧起的脸颊,扬起的唇角,瞬时便耷拉下。

只是啊,她并不怕穆意沉。

“爹地一回来就骂人,你果真不爱我了,哼!”

梳着丸子头,身穿蓬蓬裙,小女孩站在沙发上,仰头看着穆意沉,小嘴儿微撅,独独又学着爹地讲话时正儿八经的口吻,再加之一张粉雕玉琢的小脸,别提多可爱。

宛宛控诉完后,没有得到回复,还有模有样地拿手在眼上一擦。

虽知道她是在装哭,可穆意沉心中还是不可避免,轻软下来。

对这个像极了吴清歌的小棉袄,他是打心眼里的宠爱。

抱着闺女坐到沙发椅上,放柔口吻:“爹地是怕你将眼看坏了。”

“那也不可以骂宛宛,你要好好跟我讲道理才可以。”

穆意沉失笑,脸面上很难得有了一丝柔意:“好,是爹地不对,下回不骂宛宛了。”

宛宛透着灵动的眼珠子一转,得寸进尺:“那我就谅解爹地一回,不过……我想吃麦当劳。”

穆意沉本能地,再一次沉脸:“那是垃圾食品……”

声音才落,看见女儿一对又圆又大的桃花眼,正可怜楚楚的看自个儿,后边的话怎么都讲不出口。

跟吴清歌离婚后不长时间,他便带闺女从穆家大宅搬到市中的私人公馆,唯有偶然工作忙或是须要出差时,才会把小孩送回大宅这中。

穆宛心是他亲手带大,虽宠溺,可是在饮食跟生活习惯上,也比较严厉。

然而,小孩儿都这样,越得不到的心中越记挂着。

左右一年也吃不了几回,穆意沉最终还是妥协:“那等会打防疫针时,不许哭。”

穆宛心笑弯眼,抱着穆意沉的颈子,撒娇:“爹地陪我,我就不哭。”

穆意沉带闺女开车前往协和医院,同一时间,吴清歌接到曾凯的回复电话。

“吴小姐,抱歉,穆总说他近来没空。”

“那……他有没说什么时候会有空?”

“这个……”

听见曾凯磕磕巴巴的回复,吴清歌心中便明白,穆意沉哪是没空?

他是压根不想见她!

当时离婚分明是他的错,他反而计较上了。

平时,以她的性子,被人回绝了,决不会再主动第二回。

可现在想见女儿的心,究竟还是战胜了本性的倨傲。

吴清歌一扯唇,好声好气跟曾凯商议:“曾助理,既然他没有说,那劳烦你帮我问一下?我明天再拨电话过来。”

曾凯大惊失色,明天还要打电话给他?

联想到刚才老大看他的不满目光,曾凯不由打寒战。吴小姐如果再多打几回电话,估摸下个月他就要被老大派非洲采金矿了。

曾凯说:“吴小姐,你看,要不你自己问穆总?”一想,又补充,“他还是以前那个号码,一直都没有换过。”

吴清歌有些恍然,才想回复,计程车已到了医院门边。

急着付账,仓促回了句便叩掉电话,进医院大堂后,她提水果跟玩具直奔儿童科住院部。

苏看看(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