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奇怪的男人

作者:蘅一更新时间:2021-01-05 12:04:27字数:2109字

大秦二十年——秋。

叶芹瞧着今日天气不错,特意起了一个大早,准备上山采药。

原本作为二十一世纪大好青年,医学世家下一任传人的她,有着大好的前途,但因为一场医疗实验事故,将她送到了这里,来到了这个她活了二十多年都没有听说过的国家——大秦帝国!

本想着来这里做宣平侯府的嫡女也是好的,可奈何原主穆锦姝也是一个命不好的主,从小便被一个高人指出,说她命中带煞,生母黄氏为生下她大伤了元气,还未出月子便逝去,因此越发不受宣平侯待见。

在她九岁那年,直接被送到了云岩村养着,本来还有一个老嬷嬷随着,但在两年前,老嬷嬷病逝,就只剩下了穆锦姝一个人。

无人照料下,年初的一场风寒就要去了穆锦姝的命,再醒过来时,已经变成了叶芹。

原本刚开始时宣平侯府那边还会拨银子过来,可是近两年,那边突然就没了消息,宣平侯更是对穆锦姝不闻不问,怕是早就忘了在这里还有他的一个女儿!

还好叶芹自立惯了,虽有一身医术却不敢过多表现,怕风声传到京城那边去,惹一些麻烦,平时采采药材换些钱什么的,也能维持生计。

一想到那个乌泱泱的封建大家庭,叶芹就有些头疼,反而觉得这样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日子乐得清闲。

叶芹简单收拾了,之前采的药材需要再晾晒几次,出门前得先拿出来摊开。

院子不大,侧面的竹屋透风防潮,姑且算作药房,刚推开竹篱小门,叶芹便敏锐的察觉到了不对,抬眼去看才发现,房间里居然有另一个人高马大的陌生男人!

“你是谁?”

对方一身风尘,周身满是戾气,一看就是个练家子,吓得她又惊又恐,生怕是什么杀人不眨眼的亡命之徒,脚下忍不住徐徐后退。

“喂,我告诉你啊,你别乱来,不然……”

叶芹话都还没有说完,她也没来得及挣扎,嘴就被那男人捂住。

那人力气特别大,直接把她推到了墙壁处,后背与墙面撞个正着,疼得她眼泪在眼里打转。

犹是此刻,男人还捂住她的嘴,另一只手则将她的双手扣在头顶上,她根本动弹不得。

叶芹疼得想骂人,眸光不经意间与男人的眸光对在了一起,那种阴冷不带有一丝温度的眼神,她从未见过,让她瞬间一个机灵,不但外面凉飕飕的,内心也凉透了。

嘴里“呜呜呜”了几声,叶芹表示自己有话要说。

男人眸光阴鸷的盯着她,许是三秒,许是更久,见叶芹脸色苍白,似乎觉得她真的要不行了,他的手这才松了一些。

叶芹瞬间大喘了一口气,回过神来,想着对方应该也不是真要她的命,那便有开口的机会,她强作镇定道:“这位兄台、壮士,咱们有话好好说,你先放开我行么?”

不等男人回话,叶芹忙又补了一句,“我保证不会逃跑!也不会叫人,所以手上能不能……”松一点。

“闭嘴。”男人低沉的嗓音似乎颇为不耐。

“好好好,我闭嘴。”怕惹恼他,叶芹连忙表态,态度非常诚恳,就差直接往自己嘴上钉钉子了。

四周一下就安静了下来,气氛压抑且凝重,叶芹偷瞄着面前的男人,他高自己一个头不止,面容冷峻,眉骨立体,撇开非常不善的眼神和极其恶劣的行为,这人当真是生了一副好骨相,可惜的是这样利落优美的轮廓,五官却有些一言难尽,好比本质是一块美玉,却只用来做了垫脚石一样。

颜狗的叹息。

“别耍花样!”男人很快注意到了叶芹奇奇怪怪的小表情,眸光陡然锐利了一分。

叶芹哪敢啊,她想说话,但是又怕刺激到他,所以只能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

只是她这样并没有让男人减少丝毫戒备,眸光移到了她的脖子上,似乎压抑着什么。

叶芹见状,不知怎么就想起了现代看过的很多因为长相不好,心理扭曲犯罪的例子,她好怕面前的男人突然想不通,把她给掐死!

但叶芹很快发现,面前的男人似乎有些不对,尤其是眉宇间,有些呈青黑色。

这种情况,她很快想到了什么,试探的问了一句,“你是不是……中毒了?”

男人闻言眉峰一凝,黑眸中一丝杀意一闪而过,叶芹连忙喊道:“我没有其它意思,我就想说,我是大夫,或许能试试解你身上的毒,你别激动,气血上涌容易毒入肺腑!”

或许是叶芹态度过于诚恳,让男人眸子中划过一丝情绪,他还没有开口,手却猛然抖了一下,

叶芹趁机推开了他,男人虽未倒下,也已经是强弩之末。

他眉头紧锁,昏迷前最后一刻只看到叶芹手中的银针。

一时心软放过了这女子性命,果真给自己招来了祸端……

叶芹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人给挪到了药房内的窄榻上。

出于医者本能,叶芹还是不能见死不救,何况为医救人,学无止境,越疑难的症状她越是好奇,总得试一试再说。

眼下的状况经不起耽搁,她下针飞快,几下封锁了关键穴位,以免毒素进一步流入心脏。

拿起之前从这人身上掉下的匕首,不足三寸,刀鞘简约却精致,虽然不能和外科手术刀相比,但也比她灶房里用的那把菜刀好用多了,她简单用火炙烤了下,在他左手腕处划下。

黑色的血液沿着手指滴入容器中,叶芹却微微松了口气,毒素还在血液中,尚未入骨。

等待血脉运行的时候,她扫了眼躺在那无知无觉的男人。

常言道“美人在骨不在皮”,以现代医学的目光来看,有这样骨相的人照说都不会是一张丢人堆里都找不出来的大众脸,她很相信自己的眼光和直觉,难道……易容了?

叶芹有些按捺不住地好奇,据说易容接合的地方免不了有痕迹。

难得遇到一个,她都不计前嫌的救了他的命,见识一下庐山真面目应该不过分吧。

她想着,手已经探了过去,本来毫无意识的人突然就睁眼了,他反手抓住叶芹的手腕,在发现自己手腕上那道流血不止的伤口时,眸中如同淬了一层冰渣!

蘅一(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