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沈微生
沈微生 加关注
粉丝2
关注1
作者简介
    人间不值得

作者作品一览

  • 婚不由己:总裁撩妻成瘾
    《婚不由己:总裁撩妻成瘾》

        爱着段尚燃的这五年里,喻颜卑微的如同蝼蚁,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他的妹妹抄袭被曝光,她被要求桃代李僵。
        他的妹妹生病需要换肾,她被要求献出一颗肾。
        他的绝情终究耗费了她所有的爱。她遍体鳞伤的离开,一颗心支离破碎。
        多年后的涅槃重生,她高傲冷情的归来。
        笑看白莲花沦为万人骑,
        将负了她的人折磨的生不如死,那个男人却赖上了她。
        她说,段尚燃,我恨不得你去死。
        他却笑着说,只要你愿意,都可以。

  • 点香入舍
    《点香入舍》

        吕生曾说:我比谁都清楚穷苦,所以我更不希望她也跟着我一起受这份苦。
        因此他在她出嫁那天挤在人群中,看着心爱姑娘出嫁,哭的像死了爹。
        ——采录短篇《姑娘我穷,所以你千万不能嫁给我》
        这是一个由爱情砌成的堡垒,或温情,或曲折,
        以童馥为中心,探索其身边人的内心情感世界。
        力求还原生活在古代大街小巷的百姓间的小吵小闹。
        不华丽,不闹心,清淡却真实。
        客官。
        烫上一壶酒,故事我们慢慢说。

  • 拒做总裁枕上妻
    《拒做总裁枕上妻》

        “这是你五年前签的产前协议,这是你儿子,我是你男人。”
        陌生男子噼里啪啦甩她一脸证据。
        一夜间,甄瑟从一个黄花大闺女变成拖家带口的未婚先育。
        她宁死不做他人替身,鬼门关走了一圈后,他却主动要她做他女人。
        威武不能屈,拒绝!
        什么,做他女人可以重获自由?
        好吧,她同意。
        什么,和他结婚半年后就可以走了?
        好吧,她同意。
        半年后,她拍拍屁股要走人,男人却拿出结婚证往她面前一摆。
        “寇夫人,想离婚吗?接着讨好我啊。”

  • 跨过千年来爱你
    《跨过千年来爱你》

        遇到容湛,江采觉得用尽了八辈子的霉运!
        刚穿越就被虐的体无完肤,横着虐,竖着虐,站着虐,躺着虐。
        生性寡淡如江采终于爆发,腹黑帝王却笑的一脸狐狸样,提出奇葩要求。
        “帮朕把江山败光了,朕便放你走。”
        从此江采踏上了再生妲己褒姒之路,终于熬到国之将亡时。
        她与皇帝一同被讨伐至边境,荒芜战乱之地,蹦出千军万马伏地高呼‘恭迎皇上皇后’。
        嘛个叽,她一脸懵比,到底发生了什么!

  • 以我情深,予你白头
    《以我情深,予你白头》

        整个局里,卫琳琅始终被蒙在鼓里,她有委屈,有恨,却从未怀疑过谢长涟,可在王馨儿重新站在她面前,并且毫不客气的夺走她的一双眼睛时,才幡然醒悟,自己从一开始时,就是个失败者。

  • 你是我的纸短情长
    《你是我的纸短情长》

        钟欢喜爱慕钟西楼,这在平望城并非一个秘密。
        可钟西楼用行动告诉她。
        爱一个人没错,可爱错了人就是她的错!

  • 陪你到世界尽头
    《陪你到世界尽头》

        一晃三年过去,厉之沛以为司慕这个害人精该知道错了。
        谁知半个小时前,她将那该死的结婚证堵在门铃摄像头上,轻声细语的说:“厉先生,打扰了...”

  • 宠婚游戏:腹黑老公轻点宠
    《宠婚游戏:腹黑老公轻点宠》

        一场鲜血喜宴,结束了陆家大小姐陆晚辞悲哀屈辱的一生,也带走了一个爱她至深的男人。
        重生回到十九岁,她誓要让害了她和陆家的渣男贱女血债血偿,也决定要好好弥补错过的人。
        然而,她重生了,爱她至深的男人却在这个世界消失了。
        然后,另一个清冷矜贵的男人强势闯入了她的生活,用极致的宠溺和温柔占据了她的心。
        再然后,在虐渣途中的某一天,她猛然发现这俩货居然是同一个人……
        “你走!我没有你这种重生的老公!”
        “可我不想走耶~媳妇儿,不要在意这种细节,我们还是把前世欠下的几千次抓紧时间补上吧!”
        “禽……唔……禽兽!”

  • 倾城时光恋慕你
    《倾城时光恋慕你》

        他用一把火烧了所有装出来的虚假情意,步步紧逼,口口声声问她讨债。
        不顾她鲜血淋漓,不顾她满身伤痕。
        他将她逼至绝路,狠戾绝情:“傅幼桑,这一切都是你欠我的!”

  • 你是无意穿堂风
    《你是无意穿堂风》

        魏紫生为庶出,自幼便知晓一个道理。
        她若不争,无人护她。
        是以,旁人眼里又毒又作的贱丫头,做出伤天害理之事,不足为奇。
        偏只有她,还倔强的为自己力争:“许她魏琉璃杀人,还不准我自保了?”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验证码: 不清楚,再来一张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