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五十五章还是选他

作者:盈盈一梦  |  更新时间:2018/3/13 23:56:15  |  字数:2517字
    宇文轩放下奏折,走到她身边,看着外面的月色,淡淡道:“上次因为一些事坏了赏月的雅兴,今日朕还你一个月色!”

    王公公识趣的将酒备好之后,朝身边的宫人使了个眼色,宫人悄无声息的退下,蝉鸣让这里有一种鸟鸣山更幽之感。

    宇文轩将酒杯递给她,“来,陪我喝几杯!”

    纳兰溪抬头,依稀能够从他身上找到小时候的影子,都说他们二人自小两小无猜,可是只有她心里 明白,哪里有什么两小无猜,不过是她暗中命人打听了宇文轩的爱好之后,自己偷偷的研习,然后再制造邂逅,仿佛一切都是缘分。

    而现在她心里明白了,真正的缘分根本不需要制造,上天自然会安排好,而自己的刻意,迟早会有拆穿的一天。

    如今她与宇文轩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虽然她心里选择了苏清让,可是面对宇文轩的时候,她多少还是有些放不下。

    她举起酒杯,缓缓道:“轩哥哥,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你身边了,你也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你怎么会不在我身边呢?”宇文轩面色顿了一下,“难道这些天你还看不出我的心意,还想着苏清让不成?别忘了你之前答应过我什么!”

    “我……”纳兰溪摇摇头,“我不是那个意思,而是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她将手伸出去,胳膊上有一条红色的线,“我中了剧毒,御医说我只有半个月的寿命!”

    宇文轩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中了剧毒,此毒无药可解,除非……”

    “除非什么?”

    “算了,还是喝酒吧!”纳兰溪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几杯下去,宇文轩已经有些体力不支,于是纳兰溪命王公公将她送回去。

    看着宇文轩落寞的身影,她忽然觉得有些难过。

    翌日!

    宇文轩一早将太医召唤过来,询问纳兰溪的病情,这件事传到纳兰溪的耳中,她没有半点意外。

    宇文轩一向多疑,如果不做成真,他根本就不会相信。

    苏清让走到她身边,“早晚都会有这一天,时间的拖的越长,就越麻烦,倒不如快刀斩乱麻,早些抽身,对谁都有好处!”

    “我知道,只是……”纳兰溪迟疑了一下,“就是不知柔妃那边能不能配合好,这些阶段,只要出现任何一点纰漏,不仅是你我,苏家和纳兰家都无从幸免!”

    “放心,皇宫还是太后坐镇,不会让他残害忠良,你尽管放心!”

    真能放心吗?

    纳兰溪在心里思索着,她跟宇文轩认识这么多年,对于他的为人心中清楚的不能再清楚,虽然平日不管谁犯了错,宇文轩都会放他一马,可是她心里明白,那是因为那些还没有触碰到宇文轩的逆鳞,一旦触碰到她的逆鳞,宇文轩都不会留下一个活口。

    尤其是现在,宇文轩性格阴晴不定,让人难以猜测到他下一步到底想干什么。

    宇文轩来的时候,她正在与苏清让商议后续事件,而小葵也通知的晚了一些,差一点被发现。

    宇文轩拉着她的手,掀开她的袖子,看着她手臂上的红线,好半天才道:“这个毒并非无药可解,只是需要送你去天下第一神医那里才行!”

    “真的吗?”

    “你等一会,我话还没说完!”宇文轩看着她略带喜悦的脸,继续道,“朕可以放你出宫,但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做朕的皇后!”

    纳兰溪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千算万算,怎么都没算到宇文轩会在这个时候,旧事重提。

    她的心一时间有些乱,腿有些发软,看着宇文轩好半天才缓缓道:“皇上可否让臣女想想?”

    “纳兰溪,朕自认给你的时间已经不少了,你拖了这么久,该不会在刷朕吧?”

    “臣妾不敢!”纳兰溪紧张的跪在他面前,“臣妾现在的身体根本无法侍寝,还请皇上原谅!”

    “是无法侍寝, 还是不愿意侍寝?”宇文轩手转动了一下大拇指上的扳指,“前几天朕听闻寒川那边传来消息,苏清让不见了,他该不会回来找你了吧?”

    “没有,绝对没有!”

    “最好没有,苏家已经是瓮中之鳖,如果让朕发现你跟他还有联系,朕第一个拿苏家开刀!”提到苏家,宇文轩身上多了一抹杀意。

    纳兰溪的身体瘫软在地上,好半天没有办法站起来。

    她怎么都没想到苏清让得到的消息竟然如此之快,快到了让他们猝不及防的地步。

    她好不容易将宇文轩说服走,嘴里不停的喝水,想要用此来缓解自己内心的紧张与压抑。

    宇文轩的可怕已经超出了她的想象,这种情况下,她又怎么能跟苏清让离开。

    毕竟就算计划再完美,也不可能一点破绽都没有,尤其是现在宇文轩已经知道了苏清让离开了寒川,就必然会对苏家进行戒严,只要她离开,苏家上下百口的性命肯定保不住。

    不行,她不能那么自私,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害了苏家。

    她坐在那,身体不停的打颤,大脑一片空白,拉着苏清让的手,颤颤巍巍道:“请让,要不你先回去,这边我再来想办法!”

    苏清让一改往日嬉笑的面容,神色严肃下来,“溪儿,如果有一天我跟宇文轩之间进行生死决战,你会选择谁?”

    “啊?”纳兰溪从来都没想过这个问题,被他猛然问起,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只听苏清让继续道:“太后准备废帝!”

    “这……”不管是什么,信息量都大到了纳兰溪难以接受的地步,她握着苏清让的手紧了紧,“你们会杀了他吗?”

    “朝代废立,他自然活不了!”

    “不行!”纳兰溪摇摇头,“我不能让你们这么做,那样对轩哥哥太不公平了!”

    “如果你向着他,那死的就是我!”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她慢慢跪在苏清让跟前,“我欠他一条命,就算我不能跟他在一起,我也不能让你们伤害他,所以苏清让对不起,我现在还不能跟你离开,我要确保他的安全!”

    苏清让眼中多了一抹失望之色,苦笑一声,“原来在你心里,不管我怎么努力,到最后你选的还会是他对吗?既然如此,你又何必答应跟我离开?”

    苏清让放开她的手,“你留在这,我告辞了!”

    “请让……”纳兰溪想喊住他,话语到了嘴边,她又咽了回去。

    她与苏清让只见到底隔了千山万水,不是她不想走,而是不能走,她若是在这个时候走了,必然血流成河,这不是她想看到了。

    如今她已经知道太后的意图,就算估计着她,太后也不会贸然动手。

    她沉下心来,决定去见见太后,看是否能够改变太后的态度,毕竟宇文轩称帝之后,虽然有些任性妄为,却也是亲政爱民,从来不曾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来,就算苏清让对付了苏家,也远远没有到跟太后撕破脸皮的地步。

    小葵从外面匆匆忙忙进来,急声道:“小姐,不好了!”

    “发生了什么事?”

    “皇上不知从哪得到的消息,说宫里来了刺客,正朝这边而来!”小葵满脸焦急之色,压低声音,“听闻这次御林军搜查的很仔细,万一搜到了姑爷该怎么办?”

    纳兰溪朝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低声交代了几句,小葵点点头,转身走出去。

    能不能逃过这一劫,就看运气了。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