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一百零二章:高利贷上门

作者:掉入钱眼子里的小虫虫  |  更新时间:2018/3/14 2:54:59  |  字数:3036字
    黎是悦左思右想,兴奋得像是身体全身被注射了某种亢奋的化学物质。千奇百怪的回复在她的脑海里闪烁又熄灭,犹如黑夜之中的流星划过,就是不留任何痕迹的瞬时之景。

    “哎呀,好烦恼呀!”黎是悦娇滴滴的对着聊天窗口的界面笑着,洁白的牙齿互相摩擦着,“我现在如果再发消息过去,是不是证明他也有可能看见呢?”一想到这里,黎是悦就开始抱着枕头一阵疯狂的热吻。激动的情绪已经完完全全的占据了她身体的所有角落,虽然这是她第一次给林相晟私信,虽然林相晟并没有回复她。但是。“已读”这个两个字骗不了人呀,林相晟至少是看过的,那属于她的故事,也能够融入林相晟的记忆之中。

    这时的黎是悦,竟然又开始担忧起来了。正如她之前所不期望的,将自己的负面情绪宣泄于林相晟的身上。她暗自祈祷着,晟晟一定不要为了这种事情觉得不开心!

    当然,黎是悦不知道的事,林相晟对于她的故事,感谢都还来不及。虽然对于她惨淡的遭遇报有一定的同情之心,但是生活之中处处不缺乏这些负面的繁闹,鲜花不可能永远盛开,林相晟也能够理解每个人的苦痛之处。只是,当他想要劝慰黎是悦的时候,已经失去了关于她的联系方式了。

    黎是悦已经对着手机思索了十分钟,依旧没有任何的进展。

    突然之间,有一个好点子在她脑子里亮了起来:“要不然,就告诉相晟,我已经学会了坚强,已经通过自己的努力赚了不少的钱,家里也不再那么频繁地做‘伸手党’……这样,他就不会担心了吧!”黎是悦细细地想着。

    事实确实如此,黎是悦已经有好几日没有收到洪合的“电话短信双双轰炸”了。看样子应该是债务问题解决得差不多了吧!黎是悦的这么想到。

    就在黎是悦打算开始拼字的时候,公寓外抢起了阵阵敲门声。

    那敲门声的力度越来越大,仿佛在下一秒,门就会倒下一般。黎是悦惊恐地看着震动的门,又感觉到了整个地面受到了影响,也开始震颤起来。

    黎是悦干燥的喉咙实在受不住,于是咽了一下口水。

    她睁大了眼睛,静听那强有力的敲门声。过了一会儿,才传来人声。

    那声音如猛兽一般嘶吼到:“开门!开门!……”

    那是几个陌生男子的声音,有些粗矿又有一些威严。

    黎是悦在这一刻是傻掉了的,她像是一个局外人一样,静静地怵在了原地,双脚也无法动弹。

    门口那几个人的嚣张气焰并没有因为黎是悦的静默而消散,反而更加带劲的大喊大叫起来,他们的举动也引来的邻居的注目。

    “黎是悦是吧?黎光宗的女儿?”那人的口腔似乎卡着浓浓的烟雾,让人听起来极其的不舒服,“知道你在家!快开门!你现在不开门,我们一会儿还会再来的,知道看见你了为止!”

    黎是悦不觉身体一颤,整个人更加的蒙圈了。

    到底是什么情况啊?他们认识我爸?

    她的猜测有些荒谬,但现在按照门口那人说出的话,应该和实际没有出入了。

    那就是,那些人是父亲的债主!

    果然,黎是悦刚刚想到了这些之后,他们又开始喊道:“冤有头债有主,你父亲欠的钱还不了,今天你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

    那敲门声依旧作响,没有一秒是空闲的。

    黎是悦蜷缩在角落瑟瑟发抖,她从未向现在这么害怕过。有一刻的清醒,想拿起手机打电话报警,但是现实告诉他,这种事情,警察也没有办法解决。

    她又想打电话给李晓昏。但是此刻的她已经回了老家,一时半会儿也没有办法作出什么办法,而且只会让她徒担心罢了。

    这时候,门外的敲门声渐渐地低沉。

    “小朋友,你不要怕,我们就是来跟你说理的,并不会对你怎么样!你把门打开,有些事情你早晚得知道!”突然之间,门外又传来了一个与之前不大想听的声音。

    之所以觉得与众不同,是因为他与其他的声音相比之下,十分的温和。

    黎是悦感觉两眼一昏,前一刻的开心,到现在已经全部都烟消云散了。黎是悦不明白,为什么又要出事!难道自己就不能够像普通人那样生活吗?她现在只求安定,这样有这么难吗?

    黎是悦知道自己这样躲着也不是办法,如果真的像他们所说的,他们只是来告知一下事情就走,那么,倒也不是什么很可怕的事情。

    而且如果黎是悦现在不去和他们会面,他们就会这么一直下去,如果激怒了他们,可能自己的下场会更惨。再说,现在是法治社会,即使是来讨债的,他们也不敢拿自己怎么样!

    黎是悦随着敲门声的节奏,踏步到了门边。

    这个时候,她没有任何的犹豫,一下子就把门开了。

    迎面而来的是三个壮汉,平均身高180以上,全身肌肉十分的发达,穿着黑色的紧身衣。

    他们面露无血色,推开黎是悦,就进了房间。

    其中的领头羊,观察了一下四周,眉部紧锁。

    “就住这破房子?”他发现,自己和兄弟们连能够坐下来的地方都没有。

    “有什么事情你们说吧。”黎是悦一直控制着自己的表情,让自己不要表现得那么害怕。没有人知道,此刻她的心脏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另外两个壮汉面无表情,大概一直在敲门呼喊的就是他们了。而领头倒是斯斯文文地走上前,瞧了黎是悦一眼。

    “早开门就好了,真的很浪费时间。”

    “对不起,您说吧。”黎是悦才觉得冤呢,你如果真的好好谈事,为什么一开始要像***一样敲门呢!黎是悦安慰着自己:他们应该是正经人,放心,不会有事的!

    就是在这样的安慰之中,黎是悦表面一直都显得很镇定。

    “这样,我就跟你说了吧。你爸爸用你的名义和我们借了高利贷,现在本金和利息已经十二万了,懂什么意思吗?”

    领头说的话和黎是悦的猜测八九不离十,但是,亲口听到他这么说,黎是悦还是很绝望。

    心就像是掉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窟窿,现在的她,已经完完全全的绝望了。

    “我的名义?”即使很绝望,但是黎是悦还是不太明白领头找自己的原因。

    “你父亲之前和我们借款,几乎已经没什么信用额度了,最后还是死逼才还了钱。这不,近期通过你的名义又借了一笔,所以我们自然是要找上借款人,你呀!”领头说的眉飞凤舞的,典型的看热闹不闲事大,仿佛欠的不是十二万,而是十二元一样。

    黎是悦真的很想上前争论:一,她的身份证一直在自己的身边,黎光宗根本没办法搞到,去借款;二,她本人没有参与到这件事情;三,就是你们想赚钱,找的借口罢了!

    没等黎是悦想好要说什么,领头羊又继续开口到:“不管你还不还得起,你都劝一下你爸吧。做什么不好,学人去赌博!这玩意儿我们都知道碰不得,他还……”

    “我知道了。”黎是悦的目光坚定,看向了领头羊,“一天的利息多少?”

    “五百。”

    “这个钱,我还!”黎是悦似乎想都没想。

    有谁知道,她的脑子已经经历了一场千年灾难。

    ……

    “悦悦啊,你听我们说……”洪合的话没有说完,就被黎是悦挂掉了电话。

    那一刻,她的心在滴血。她擦掉了挂在下巴的泪水,转过头去看向正在阳台抽烟的黎光宗,声音略带哭腔和责备的语气,说道:“都是你的错!”

    黎光宗听到了洪合的话,愤懑不平地闯了进来,瞪着眼珠子,说:“我怎么了我,我那么做还不是为了家吗?”

    “你赌博,你是为了你自己!”洪合红着眼睛说。

    “我不赌,我们就是死路一条!”黎是悦亮起自己的嗓子说,他的所有的动作,无一不在透露着自己的义正言辞。

    洪合苦笑一阵,无力地说:“那我宁愿死……”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洪合摇摇头,沉重地坐在床上:“可怜了悦悦!她从小那么的胆小,甚至都不敢一个人待在家,不敢一个人走夜路。现在呢?被我们逼得从来都是一个人!那还是个孩子,你让他面对黑社会那些人?你到底是不是亲生的啊?”

    “我有什么办法?”黎光宗也无奈地摇了摇头,“我和大头交情深,他们绝对不会对她怎么样的。”

    “是不会,但是她现在肯定对我们失望透顶了。”洪合继续留着血泪,“她甚至以为是我们告诉大头的地址!我怎么解释她都不听啊!明明是大头他们自己查到的……”

    洪合想着刚才黎是悦坚定的语气,宛如一针一针扎在她的心上。

    “那能怎么办?”

    洪合转过头,看向黎光宗:“是不是除了这一句,你就什么都不会说了?”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