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三十三章:天阴山脉

作者:something for nothing  |  更新时间:2018/1/13 20:39:07  |  字数:3045字
    阳光很自然地冲破了层层云雾撒在大地上,风雪与之相随,形影不离。这一天,他要出发了。

    秦渊寒站在晨曦下,阳光拉长了他的身影,秦枫牵着白韵涵注视着他。今天的他,精神抖擞,英姿勃发。

    “父亲大人,待寒儿突破至武者,一定会回来看您的。”

    秦渊寒拿着手中黑色的弯弓,背后的箭筒与秦枫的一般无二,箭矢也是同一种颜色。

    这是秦枫给他的礼物,玄黑弓,乃天阴山脉中部的玄黑树心打造。而背后的箭矢则是火晶石掺合铁水铸成,锋利无比,足以开金碎石。

    风雪飘零,秦枫无声地笑了,这是一个朝阳初升的早晨,一切都显示着无限的活力。

    “渊寒哥哥,带我一起去嘛,我也想去看看!”

    白韵涵撒娇地说道,小嘴嘟嘟地,可爱至极。只是,还没等秦渊寒开口,便有人回应了。

    “小姑娘家家的,哥哥是去学习的,你好好待在家里,不能胡闹。”

    对于秦枫的训斥,秦渊寒笑了,父亲大人对于这个妹妹还是很关爱的。主家是危险的,不是随随便便都能去的。

    他自己也是抱着流血的念头前往,变强之路,从来都是鲜血浇筑而成的。白韵涵一脸不悦,小嘴翘得更高了。

    对于这个妹妹,自己也是喜爱得不得了,只是此行,真的不适合。

    “等你长大了,像我一样厉害,就可以来找我了,所以你要好好修炼。”

    秦渊寒微笑地说着,风雪吹乱了他的发丝,厚厚的棉衣裹在身上,像个普通人家的娃。若不是背后的箭筒和腰间的黑剑,恐怕都不会有人知道他是个修武之人。

    三人接着又聊了好一会儿,秦枫表现出来的更多是鼓励和告诫,而白韵涵则是不舍。毕竟他一离开,自己就只能自己一个人玩了。

    “父亲大人,韵涵妹妹,今日一别,他日再见时,望安好,我们很快就可以重聚的。”

    最后,秦渊寒告别二人,转身离去。阳光依旧明媚,风雪飘洒,也算美景。

    少年怀志出边灵,磨剑指天黑弓满。

    秦枫和白韵涵看着秦渊寒的背影越来越小,风雪和树影渐渐替代了他的位置,直到最后。

    “料想那家主之子也该走了吧。”

    一座院落中,一位青年把玩着手中的茶杯,看着外面的雪花飘落。阳光渐渐洒在了院子里,安甜静谧。

    他的身旁是一位中年和一位少年,坐在副坐上,神色凝重。不过,少年脸上的更多是兴奋,今天他要做一件大事。

    “宁儿,今天可是你的人生转折点,务必要成功!”

    中年神色凝重地看着少年,这是一件大事,背着众人的大事。只要成功了,便是光明的前途,若是失败了,则将是灭顶之灾。

    青年看了看天色,眉头微皱,轻语道:“不想死的,就一定要干净利落,舞台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此人虽然只是青年模样,却已经三十余岁了,当年他前往主家不成,机缘巧合之下得了造化。

    此后,实力暴增到了武者七层,而容颜也停留在了二十岁左右的模样。而且他觉醒的武脉为烈阳,而属性则是攻击力极强的雷属性,故此才有了今时今日的地位。

    “我秦宁定然不负脉主和父亲大人的期望!”

    少年起身,半跪在地,抱拳沉声道。原本他正在进行突破的沉淀,却被突然打断。后来才知道,自己有一个机会,更好的发展机会。

    对于这种事情,料想应该没有人会拒绝,所以才有了现在的事情。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两位长辈一直让自己不要轻敌,一定要下狠手,下死手。

    在他看来,一个武徒七层的家伙,能有多厉害,顶了天不成。不过既然两位长辈都如此重视,那么自己一定会好好招待的。

    “出发吧,天阴山脉,务必小心谨慎,不要闹出太大的动静。”

    青年摆了摆手,站起来,手中的茶杯已然碎成了粉末。一点一点落在地上,仿佛外面的雪花,随意飘洒。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先吃个饱再上路,反正还有大把时间。”

    一处坡地,少年模样的人拖拽着一头鲜血淋漓的野兽,手中提着一把滴血的黑剑。

    这些事情对于他来说,再熟悉不过。隔三差五地就偷偷溜过来打点野味,这一带早已经摸熟了。

    只见他很麻溜地从雪地里刨出些树枝堆成了一起,而后用黑剑肢解了野兽。待皮毛什么的都除去干净后,他打开了系在腰间的小袋子,竟拿出了一根又一根小铁柱。

    而后的事情就不言而喻了,火焰熊熊燃烧,他转动着铁柱,让其受热均匀。两柱香过后,野兽肉被烤得黄灿灿的,飘香四满。

    只是,还没能让它多闪亮一下,便全部入了秦渊寒的肚子里,片刻后已经肚皮鼓鼓了。

    “主家,到底是个什么概念,难道是大一些么,边灵城已经很大了,再大是什么程度?”

    秦渊寒翘着二郎腿躺在雪地上,他看着天空,思索着将要面对的庞然大物。那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为什么那么多人想去,修炼就有那么好么。

    回应他的,只有一片风雪和不时落下的黄叶。他也知道,想要得到答案,就必须走一遭。

    而走一遭,便要走出个龙行虎步来,走出个虎虎生威来,走出个霸气十足来。

    太阳已经挂上了梢头,秦渊寒知道,自己该上路了。趁着日落之前,找到一个栖身之所,夜晚的天阴山脉,鬼知道会发生什么。

    一路上倒也算平整顺利,没有什么异动,直到风雪忽然大作,天色骤变之后,出现了异常。

    由于这突变的天气,让秦渊寒不得不找了个地方躲起来,这种情况还是头一遭,能避则避。

    而后天边响起一声巨响,雷霆大作,妖兽嘶鸣声不绝于耳。秦渊寒知道这是为什么了,有妖兽正在渡劫,渡一个大劫。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乌云散开,妖兽的嘶吼也不再。虽然危险已经解除,但秦渊寒心里总感觉有点不安。

    “这天阴山脉果然是不同凡响,小心点是没错的。”

    一处雪原中,一个少年背着一把利刃在风雪中前行。方才那场天劫着实恐怖,连天地都为之变色。

    尽管如此,也并不能阻止他赶过去,只要动静不大,应该不会惊扰到里面的大家伙。

    雪地被踩得飞溅,两边都有各自的情况。

    “吼…吼…!”

    此时,一头一丈多高的披甲妖兽正低沉地怒吼着,冰刺自它的身体里凸出,略显狰狞。

    “好一个家伙儿,难怪我说怎么感觉怪怪的,原来是你这东西。”

    对面,秦渊寒正搭着弯弓,丝毫没有在意手臂上的血迹。方才这妖兽偷袭之时,他正在赶路,不料想被其洞穿了手臂。

    此兽就连秦渊寒也没有见过,这让他不得不小心谨慎。外围的妖兽几乎都见过,那么它很可能是中部的了。

    “吼!”

    突然间,披甲妖兽大吼,冰刺暴涨,而后冲了过来。地面的雪层塌陷,山体轻微振动。

    秦渊寒嘴角微微上扬,背后的箭筒少了九支箭矢。弯弓搭满,三巡过后,二十七支火晶箭轰落,漫天箭矢。

    嘭嘭嘭…

    地面的雪花不断爆炸开来,泥土被翻出来,火焰腾空而起。披甲妖兽见势,张开大嘴,喷云吐雾,火焰竟然有熄灭的迹象!

    “有两把刷子,看来这黑弓是奈何不了你了!”

    秦渊寒低喝,把黑弓插在雪地里,双手握剑冲了过去,火焰在他身上燃起。此妖兽的实力已然达到了武徒九层的境界,再加上它那破披甲,恐怕没有接近武者的攻击难以击杀。

    “吼…!”

    嘭嘭嘭…!

    只听那披甲妖兽低声怒吼,地面炸起了一道又一道涟漪,插在地面的火晶箭一一爆碎,火焰彻底熄灭。

    此时,秦渊寒心里有点没底了,这家伙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那么特别。不过就算它再强,今天也要死!

    “给我开!”

    秦渊寒腾空而起,双手持剑劈落,火焰大作,发丝飞舞。这一刻,他的气息达到了巅峰状态,接近武徒九层!

    这便是神秘火焰的威力,再加上烈阳武脉的觉醒,现在的他已经可以发挥到这个水平了。

    “吼…!”

    披甲妖兽大吼,身上的冰刺大涨,大有化作冰柱之势。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在剑气纵横之下,一切的冰柱都将被斩灭!

    “嘭嘭嘭…!”

    冰柱和预想的一般,纷纷爆碎,在火焰中融化,这一刻,秦渊寒仿佛是火神之子,焚炎万物。

    “锵…!”

    一声清脆的剑鸣声,秦渊寒看着眼前的披甲妖兽,不大的嘴边流淌着黑色的血液。尖锐的牙齿还悬挂着丝丝血肉,面目狰狞,眼睛被凸出的骨头挤在了一个很小的地方。

    “嘶吼…!”

    披甲妖兽看着秦渊寒,小小的眼睛打转了几圈,而后大吼,腥臭味弥漫开来。秦渊寒爆退,嘴里大骂着什么。

    而后,他再次冲锋,电光火石之间,鲜血在一人一兽之间流淌……

暂无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