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二十八章 那个硕人是白卿卿

作者:式微  |  更新时间:2018/7/12 23:34:51  |  字数:3607字
    犯病了……

    叶零落狐疑的看着夏棠,也不知道在马车上都发生了什么。

    夏棠那边自然是看不出什么的,所以她就把视线转到了一直都很安静的华韶墨。

    想到华韶墨正在因为易疏遥的事情而烦心,便说:“韶墨,你是现在就去西容国吗?”

    华韶墨本想点头,但环顾四周都没有看到叶凌影的影子,就猜到他可能又有事离开了,便说:

    “这几天是落落的特殊期,凌影师兄不在,我就等他来了再走吧。”

    叶零落刚想说不用麻烦了,夏棠就抢先一步开始道谢了:“如此多谢华世子了。”

    “额~”

    华韶墨被夏棠毫无诚意的感谢给噎住了,为易疏遥而郁结的心情也好了许多:“应该的。”

    夙暮痕一直都没有说话,因为他脑子里一直重复着华韶墨刚才那句:这几天是叶零落的特殊期~

    这时,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如今的小裳儿,和他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一行人共同进入缘来香,一个小二小跑过来,笑容大的整张脸的肌肉都动了起来,看起来喜气洋洋的,只是这种喜庆在看见叶零落一行人时,慢慢僵了下来。

    更准确的说,是看到一左一右在叶零落身边的夏棠,以及夙暮痕。

    天,怎么又是这两个祖宗!

    没错,那天叶零落被夙暮痕带走,夏棠过来闹事,来这里无力维持秩序的,就是眼前这个小二。

    叶零落看到他僵硬的笑容,不由打趣儿了一句:“这位小哥,我们缘分真是不浅啊!走的时候是你,这次又是你。”

    小二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可不是吗?”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小二的心理活动是这样的:这段日子怎么这么倒霉啊!两个祖宗两次来这里,还都是他接的!

    本着职业需要,小二心里再怎么仰天长啸,面上还努力维持着笑容,问:

    “诸位客官,你们这次是要打尖儿还是住店?”

    叶零落觉得这个小二单纯敬业的少见,便对着他眨了眨眼,煞是可爱:“都要哦~”

    叶零落本就有姣好的面容,加上她出尘脱俗的气质,这么一眨眼,满满的潋滟明波,瞬间就把刚才还担惊受怕的小二给迷住了。

    莫不是~他见了画本里的仙娥了……

    小二就迷失在叶零落那微微一笑中,就感觉一阵要把他刺穿恩冷意直面扑来,幸福的泡泡瞬间就被冰碴子给扎破了。

    还没有从这巨大的反差中回过神的小二,又听见夙暮痕充满威胁的声音:“看的这么入神,小心眼睛坏掉哦!”

    小二看着夙暮痕深不见底的眸子,好像再看一眼,就能把他给吸进黑暗深渊,反应过来时,忙把视线从叶零落身上转移开,退到一边为他们指路:

    “客官,这边请!”

    叶零落率先迈出了一步,嘴里抱怨夙暮痕:“阿痕,你吓他干什么!”

    经过不敢抬头的小二时,温和的说了一句:“小二哥,他逗你玩的。”

    夙暮痕这次没有附和她,但也没有否认她,只是一直温柔的看着她,但这种温柔的神色出现他脸上,却让人莫名的感觉到心惊。

    不知什么时候,夏棠已经从叶零落的左边退到了后边,眼睛紧紧的盯着夙暮痕,心里慢慢升起了一阵恐慌——

    这样的夙暮痕,和阁主好像……

    不敢想象,如果有一天,夙暮痕和叶凌影有了明面上的冲突,那么……

    想着想着,心性强大如夏棠,也不免一阵心惊。

    同时,心里也暗暗比较了一下,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这个夙王对上了阁主,到底谁才是最后的赢家。

    大约又过了一盏茶时间,他们每个人才都各个入住下来。

    叶零落仍然住在叶凌影名下的雅间,当她看见夙暮痕也跟着一起上来时,不仅问了一句:“阿痕,你想住这里吗?”

    缘来香占地面积大,但顶层却只有两个雅间客房。然而,每个国家的缘来香雅间,主人都是固定的两个人。

    叶凌影是一个,另一个……

    夙暮痕对她笑了笑,没有回答她刚才那个想不想的问题,而是说:“小裳儿,我们好像是邻居,所以比起这个小二……”

    突然被点名的小二身体忽的一僵,他都这么没有存在感了,怎么还是有麻烦主动来找他啊!

    夙暮痕继续说:“我们好像更有缘啊!”

    事实证明,夙暮痕还在为刚才叶零落随口一句和小二有缘而不爽,他认为,缘分这种可遇不可求的东西,叶零落只能与他有……

    叶零落并没有在意他说的这一句话,更没有看见夙暮痕眼中散发出令人心惊的占有欲,反而在深思着夙暮痕刚才那句话。

    “邻居?”叶零落细细咀嚼了这两个字,顿时领悟了:“所以,缘来香另一个神秘雅间主人,是你?”

    夙暮痕点头,依旧笑的矜贵而***,“恩。”

    神秘吗?

    他并不这么认为,因为他就知道,与他同名的那个神秘人,就是叶凌影。他还知道,叶凌影不仅是缘来香神秘的雅间主人,更是缘来香的幕后主人!

    由此,他这个神秘,在叶凌影眼中,一点也不神秘吧!毕竟,这本来就是有预谋的……

    听夙暮痕是另外一个神秘人,小二更加小心翼翼了,他虽然是一个新人,但却因为底子干净被允许出入缘来香,所以他自然知道,缘来香主人到底意味着什么!

    或许在世人眼中,缘来香顶多是一个发展极好的酒馆兼客栈,但缘来香上层员工,包括像他这种靠背景干净取胜的普通员工都知道,各国的缘来香顶层,能把整个国家的要地都一览无余……

    吃过饭,叶零落提出要去街上消消食,华韶墨现在一心扑在易疏遥上,无时无刻不在纠结,是要跟从他的感情,还是要尊重易疏遥的选择,所以他就留在了缘来香。

    但沉渊根本就不是一个耐得住寂寞的主儿,这一点,他倒是和叶零落很像,受不了一点拘束。所以即使他嘴角还敷着药,不能轻松的说话,但还是跟着他们一起出来了。只是一路上都离夏棠远远的,不知是对越来越暴力的行为给震慑住了,还是真的生气了……

    说到夏棠,她倒是出乎意料的一口就答应了。其实她是这么想的,阁主不在,她是斗不过夙王的,如果夙暮痕真的一心和姑娘独处,她是没有能力阻拦的。这种情况下,集体活动就是最好的选择的,如此一来,不只是她,包括沉渊都能在姑娘面前——

    西容国夜晚的街道安静的有些奇怪,走在大街上,几乎没有一个人影,比起繁华的北楚国,简直差的不止一点两点。

    沉渊一手一边轻轻按住嘴角,以减少一些扯到伤口的疼痛,说话的弧度很小:“这里怎么都没有人啊!”

    说没有人一点都不夸张,因为这大街上,除了他们之外,真的没有一个人影,各家各户的们都紧紧的关着,徒留空荡荡的街道。

    叶零落心突然猛地跳了一下,随即脸色就沉了下来,隐隐之中,她感受到一种不好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小裳儿……”

    夙暮痕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警惕的看向空无一人的四周,鹰眸在黑夜中散发着慎人的光芒。

    夏棠也感觉到了危险,第一反应就是护在叶零落旁边,全身武装。

    “姑娘,勿动内力。”

    到了这个时候,夏棠还不忘提醒叶零落不要妄动内力,其实这次夏棠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因为正逢月中,是药浴的关键期,危险程度丝毫不亚于月底的毒发期。

    两者都是一直被用药物控制的花泠水活动的时期,不同的是,前者是需要用药浴稀释些花泠水浓度,相当于以毒攻毒,稍有差池,就会有适得其反,加重危险。

    后者就是药物已经起不了作用了,便也控制不住花泠水了,能否熬过去,全靠叶零落本人的意志!

    这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在如此安静的情况下,发生的声音竟然是求救声。

    “救命啊!”

    一声惊恐的女声从他们后面传过来,打破了街道的寂静。

    叶零落本不想管的,可身体好像不听使似的,朝着求救声的发源处准备奔过去。

    后面的夏棠见叶零落突然转了方向,什么也没想就跟过去。

    只见那边一个身形强壮的大汉,正色眯眯的看着两个与叶零落年龄大小差不多的女孩。

    前面的的女孩一身丫鬟的打扮,像母狼护狼崽一样,紧紧护着后面的柔弱女孩。

    “走开,走开!”

    小丫鬟一遍挥舞着双臂,试着阻挡大汉的靠近,一遍扭头对后面的柔弱女孩说:“小姐,你先走,我在这挡着。”

    说着,小丫鬟咬咬牙,气愤的等着前面不怀好意的大汉,可气势汹汹的眼底,却是满满的害怕。

    后面柔弱女孩气质就比较出众了……

    《诗经》有言,有一女硕人其颀,衣锦褧衣。齐侯之子,卫侯之妻。东宫之妹,邢侯之姨,谭公维私。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硕人敖敖,说于农郊。四牡有骄,朱幩镳镳。翟茀以朝。大夫夙退,无使君劳。河水洋洋,北流活活。施罛濊濊,鳣鲔发发。葭菼揭揭,庶姜孽孽,庶士有朅。

    叶零落想,这就是硕人原形吧!不过,这个‘硕人’好像有些面熟啊……

    白—卿—卿……

    认出来之后,叶零落突然没有了想去救她的冲动,虽然只在百花宴上见过她一次,但她记忆中的白卿卿,不是柔弱美人儿这一种类型……

    但奇怪的是,身体仍然不自觉的向上前。

    只见白卿卿感动的看着小丫鬟,含着泪摇摇头:“小菱,我怎么会丢下你呢?”

    那副我见犹伶的样子,恐怕谁看了都会心疼吧!

    想到这个的时候,叶零落不自觉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夙暮痕,意外的发现他面上没有一丝的拨动,好像他从来没有见过白卿卿。

    就像他之前说的那样,白卿卿?不认识。

    “小姐!”

    那个叫小菱的小丫鬟急得眼圈发红,眼底是对主子不抛弃她的感动。

    “呦!主仆情深啊!放心,你们谁都走不了,来!让大爷我玩玩。”大汉色眯眯戳着手的说。

    叶零落看到这里,心里腹徘道:果然,天下乌鸦一般黑,所有***一般贼!就连台词都一样!

    想着想着,身体又不听使唤了,欲上前救美……

    该死,到底怎么回事!

    夏棠眼疾手快的拉住她:“姑娘,我来!”

    说完,夏棠就飞身上去了,走前还给沉渊一个眼神,沉渊这次没有和夏棠计较,会意的拉住仍然控制不住自己,想追上去的叶零落。
式微 说:

暂无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