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三十三章 花酌公子

作者:燕笑语兮  |  更新时间:2018/1/14 2:45:08  |  字数:3102字
    墨白抢先一步,捧着那衣物上沾染的斑驳血迹,再望向背着身子的殷凤离不禁大恸。“离弟,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墨白不再迟疑,握紧殷凤离的手腕,试图探他的脉搏。

    殷凤离猛然起身,蜷缩到墙角,长发凌乱散在他的脸颊,更加衬托的他下巴尖尖,让人备觉怜爱之感。“我自是无恙,劳烦大公子烦心,只是我身上血气太重,今夜还的移到别处去的好,莫要沾染了血气。”

    “没事?你又吐血了?为何,你身子何时这般虚弱你究竟还要瞒着我到什么时候?你素不好熏香,今日这屋中却是浓郁异常,原你是为了压抑住这血腥味。”墨白拉起殷凤离冰凉的手心,为他诊脉,殷凤离看到墨白的动作,像是受惊的猫,弹了起来。

    “不劳烦墨大公子了,我自己身体,我心中数,铜钱送客!”殷凤离依旧是一副冷言冷语,他此刻内力全无,已然是油尽灯枯之状。若是让墨白发现也不知作何解,倒不如索性瞒着,再思他法。

    一旁的铜钱实在是看不行下去,嗫喏的嗓音。“殷公子你就不要瞒着大公子!“

    殷凤离厉声道:”铜钱,有些话当讲有些话不当讲!“

    铜钱跺脚,硬着头皮。“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送死吧,你当我忤逆也好,我今日必须告诉大公子实情。”铜钱快言快语,殷凤离的身子他亲自照看,自是清楚万分。“你这身子骨实在是经不起折腾了,大公子求求你劝劝殷公子吧,真是不可再耽搁下去。”

    殷凤离不知作何解释,便觉得自己是身子一轻,顿时落入一个宽广温暖的怀抱。”走,我们去求医,我是不会让你这般任性下去,此事也是怪我,整日同你怄气,也不知关心你。“墨白懊悔异常,若是自己能早点发现,离弟百年不会承受这般病痛的苦楚。殷凤离却是咬下唇,使劲的摇头。”我这病非是寻常大夫能看,墨白你便不要管我了,此事也怪不了你。“

    一切都是自己心甘情愿,何怪之有。”元宝备车,我们这便去医馆。离弟大夫尚为诊治,你何故说这般丧气的话,你放心我定不会让你出事的。“墨白不由分说拦腰抱起殷凤离便望屋外走。

    殷凤离见他为自己这般着急,也不知再解释什么,只得任由他安排。人算终究不如天算,只得听天由命。

    慕容夫人同一众婢女侍弄花草,眼见墨白也不同她施礼,径直穿了过去,怀中还抱着一红衫人,却看不清面容。身后跟着铜钱和元宝,火急火燎的样子。”这墨白怀中抱的是谁?为何如此匆忙。“慕容夫人放下剪刀,保养得当的双手,轻轻拂过花枝。

    身旁的贴身婢女道:”怀中抱着恐怕的殷公子,他素爱着红衫,必是错不了。我听闻,自殷公子从红楼中被救出来便身重剧毒,身子时好时坏。这下怕是又咳了血,命不久矣。“不住的摇头,那殷公子她曾有幸得见过一面,生的玉貌娇颜,即便是女子也莫若能及。

    慕容夫人的手顿了一下,她本想着除掉这个来历不明的殷凤离,看来便不用自己亲自出手了,这小子也是个薄命鬼,上次红楼劫持只不过是牛刀小试,那曾竟奖励殷凤离吓得半死。

    慕容夫人凤眸微扬,发觉自己手中尽是划痕,不由冷笑。”花朵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看来这殷公子不成气候。让玉芙也跟上,将他二人的所作所为尽数记下!“

    婢女领了命,退出亭内。”这墨白怀中抱的是谁?为何如此匆忙。“慕容夫人放下剪刀,保养得当的双手,轻轻拂过花枝。

    身旁的贴身婢女道:”怀中抱着恐怕的殷公子,他素爱着红衫,必是错不了。我听闻,自殷公子从红楼中被救出来便身重剧毒,身子时好时坏。这下怕是又咳了血,命不久矣。“不住的摇头,那殷公子她曾有幸得见过一面,生的玉貌娇颜,即便是女子也莫若能及。

    慕容夫人的手顿了一下,她本想着除掉这个来历不明的殷凤离,看来便不用自己亲自出手了,这小子也是个薄命鬼,上次红楼劫持只不过是牛刀小试,那曾竟奖励殷凤离吓得半死。

    慕容夫人凤眸微扬,发觉自己手中尽是划痕,不由冷笑。”花朵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看来这殷公子不成气候。让玉芙也跟上,将他二人的所作所为尽数记下!“

    婢女领了命,退出亭内。

    元宝和铜钱坐在外面赶车,街道上漆黑一片,唯有马车上的铜铃清脆作响,惊醒一片寂静。

    殷凤离虚弱的靠在墨白肩上,他意识到自己的姿势实在是与女儿家无异。试图艰难起身,墨白却伸手阻止了他的进一步动作,将他整个人搂入怀中,恨不得揉入骨子里。

    殷凤离苍白的脸颊飞过一阵红晕,仿若花色。“墨白,其实你原不必这样的,你我萍水相逢,我的生死与你何干。”突出的几句话,句句锥心,自己近一分,墨白退一分,既如此何必同他惺惺作态,不若说明的好,也好过自己泥足深陷,再也爬不出来。

    墨白闻言,心中猛烈抽出,殷凤离看似诀别的话,实责全然是自己引起。墨白将下巴搁在殷凤离头顶。“若我不同意与你……你便会这般疏远我吗?甚至是拿自己的身子置气,也罢我心意早已对你动摇……”

    墨白绵长叹息。感情原没有是非对错,自己自小鳏寡孤独,不曾有人真心对自己,如今有人将自己当作心头肉,品行才华皆出众,品貌自是不用说。“日后,你同我见到我娘,你我二人便相守。只是此刻你要答应我一件事,那就要好好爱惜自己的身子,莫要让我忧心……离弟你可愿答应我?”

    墨白说的诚恳至极,再看殷凤离,他已泪流满面,抽动鼻翼,微微颔首。

    “山无陵,江水为竭,恩情才却。”得到墨白的承诺实属不易,殷凤离欣喜若狂,其实从一看是自己便已心属与他,没有是非对错,更没有何等理由,便是那般不可救药。

    马车停了下来,铜钱隔着帘布,探出半个脑袋。“大公子,到了医庐。”

    元宝掀起帘子,墨白起身,依旧是抱着殷凤离出了马车。

    听到外面的响动,一个小童引他们入了医庐,老大夫也忙不失迭的上前问诊。

    “怎样大夫?离弟的病情如何?”墨白焦急问道,老大夫却捋着胡须,不时看着殷凤离唉声叹气,一脸为难。

    铜钱也按捺不住。“老大夫,我家公子到底病情几何?为何迟迟不说?”老大夫看了一眼墨白,对他打手势,示意他同自己到外说话。

    墨白身形一颤,知晓离弟这病肯定极为凶险。表面上却还维持着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生怕离弟发现什么端倪。“你好好躺着,我随着大夫去去就来。”不舍的放下殷凤离的手,随大夫出了里屋。

    老大夫也不含糊。”大公子啊,我方才为里面的公子脉,发觉公子脉像晦涩,时沉时浮,已经是油尽灯枯之状,老夫也是无能为力!您还是为公子尽早安排后事的好!“

    墨白闻言浑身一颤,双眸瞪圆。他本预料殷凤也就是病势凶猛,并未想到性命攸关。”大夫,是不是诊治有误?这人好端端的怎么会得这等不治之症?“他刚刚要接受殷凤离,谁料想就要失去他。”殷公子这病不是一两天患上的,怕是承受了极大痛楚,只是怕大公子担心,估计隐忍着不说。等到公子发现,却已是药石无医。“老大夫摇摇头,也是无能为力。

    “墨白,我自己的身子自己清楚,我们回去吧,我乏了。”殷凤离的声音细弱如蝇,从帘内传来。他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有预料到会这么快。墨白才同于与自己相守,自己身子便是这般不济,也罢人之命数天注定,有些事情明明是没有结果的,逆天而行,必然没有什么好结果。

    墨白掀开帘子,望着殷凤离惨白的脸色,心中猛烈抽搐。“不行,我绝不放弃。元宝我们继续找,我就不信没有一家大夫能看好离弟。一定会有转机的!”墨白几乎失去理智,他实不愿身旁的人再一次离自己而去,先是师父、青城、父亲、再是离弟……

    自己仿佛受到了诅咒!

    元宝撑着伞盖,为墨白遮住雨水。“少爷,这突然下了雨,我们还是先回到府上吧,不然这殷公子受了风寒,病情是要加重的。”半天墨白却没有搭话,十分反常,元宝狐疑异常,扬起头,却发现自家公子不知何时竟眼眶泛红,殷公子几乎已经昏死过去。

    铜钱哭丧着脸。”呸!庸医,这好端端的公子怎会说得不治之症,公子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渡过难关的。我铜钱向佛祖启誓,若是公子病好了,我就出家当和尚,整日青灯古佛,拜谢佛祖。公子一定不能出事……”到了最后几乎语不成调。

    墨白脸颊滑落一滴泪痕,知晓铜钱整日服侍离弟同他有着感情,自己何尝不心痛。

暂无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