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十章 卫敛中毒

作者:仙儿麻麻  |  更新时间:2018/8/5 17:42:54  |  字数:1431字
    那日之后,钟曦再没去找卫敛,卫敛也没主动来见钟曦。钟曦是因为这几日自己的小日子来了,不方便找他,而卫敛心中则一直荡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六月初四,皇帝下旨宣钟曦进宫觐见。

    卫敛薄唇轻抿,摸不准皇帝宣钟曦是为了什么。他父亲少年时随皇帝征战,二人情同手足,皇帝登基后对卫家也是多加提携,宠信有加。后来他父亲战死沙场,母亲悲伤自缢,卫家不仅没逐渐没落,卫敛反而一跃成为皇帝宠臣。

    只是……卫敛目光微寒。

    二人同坐马车,钟曦今儿戴了白纱帷帽,身穿大红绣牡丹的褙子,腰间垂下的宫绦随着马车前进微微摇晃。

    钟曦目光一直都落在卫敛腰间的玉佩之上,刚想出言调戏卫敛,就听他说道:“进宫之后必须谨言慎行,出了事我可不保你。”

    皇帝要见她,这让钟曦倍感意外。皇帝……钟曦见过。八岁那年,皇帝遍贴皇榜寻找能人异士为皇四子诊治梦魇之症,师父为了给她寻固本的药材揭了皇榜,带她进过那皇宫。

    “民女钟曦拜见皇上,皇上圣安。”钟曦摘下帷帽,面覆轻纱,一丝不苟的行了全礼,没有任何失礼之处。

    钟曦能清晰的感觉到皇帝锐利的目光。

    “平身。”皇帝给二人赐坐,目光一直在卫敛和钟曦身上徘徊。卫敛今年二十,后院一直空虚,他曾试探过卫敛,确认他的确不喜女色。而今……

    “朕记得你幼时冰雪可爱,怎么如今却轻纱遮面?”皇帝声音威严,目光隐晦的落在了钟曦额前红斑上。

    “染了怪病,治不好。”钟曦坦率承认,心里却在不断嘀咕皇帝管的太宽。

    卫敛目光微变,他记得那日朦胧间,钟曦似乎说过自己染了病。

    皇帝却只淡淡瞥她一眼,只嗯了一声,叫钟曦先出去。

    钟曦下意识的去看卫敛,只见卫敛目中满含警告,让她注意言行。

    正值盛夏,御书房外风景不错,直到卫敛出来,钟曦才收回目光,戴上帷帽跟在他身旁。

    “皇上叫我来做什么?”钟曦压制不住心中的好奇。

    卫敛压低声音:“也许只是好奇我娶了个什么样的夫人。”更好奇的是,他卫敛为什么放弃众多汴阳闺秀,反而娶一个江湖女子。皇帝到底是怕他与人勾结,哪怕他没娶谁联姻,也怀疑他勾结江湖中人。

    回去途中,钟曦依旧拉着卫敛同乘一车。钟曦看他侧脸,坚毅刚强。

    风吹进来,钟曦发丝飞扬绕在脸庞,一丝几乎察觉不到的莲香钻进钟曦鼻中。

    莲香?钟曦目光一凛,立刻抓过卫敛手腕,葱白手指搭在他麦色手腕,神情认真。

    卫敛目光落在那素手上:“怎么?”

    钟曦收回手,心中犹豫要不要将实情告诉他。

    旁人不知,钟曦却知道,师父不仅医术高明,就连制毒都是个中高手。而出现在卫敛身上的这股浅淡莲香,则是师父许多年前研制出来的慢性毒药的味道。

    这药单名一个怜字,药效缓慢,要连用十几年后才能见效,毒发之时会从五脏六腑开始溃烂,直到殒命。

    之所以钟曦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十岁那年她贪香,偷偷当香露抹过一次。

    忽然,钟曦整个人豁然开朗。八年前师父进宫,给了皇帝这药,皇帝则用在了年少的卫敛身上。因为从小就用,所以卫敛对这本来就浅淡的味道根本不曾察觉。

    钟曦曾经接近过他两次,也都没闻到,今日恰巧有风吹来,卫敛因为紧张又出了汗,所以这味道才会在这狭小车厢内被钟曦捕捉。

    而皇帝今天唤她,也只是怕她察觉到这事告诉卫敛,所以想先看看二人关系如何……更甚,皇帝怀疑卫敛已经发现了,所以才会掩人耳目娶她进府为他解毒。

    心思千回百转,钟曦震惊于这个事实。

    不确定般,钟曦又给卫敛把了脉,脉象正常,可钟曦却能察觉到脉象中一丝虚浮。

    涉及朝堂争斗,钟曦本来不想掺合,可是……钟曦仰头看卫敛,见他目露询问,钟曦不由低头浅笑。

    是她上辈子欠他的吧?偏偏就遇到了他。

    “十万两银子,我卖你一颗解毒丸,可好?”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