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23章 老头终于出现了

作者:初琴  |  更新时间:2017/9/13 12:00:59  |  字数:3036字
    叶蓁蓁才不管他在想些什么呢,叼着笔很艰难地在纸上画着,画了半天才终于写完了那几个字,整个都累趴了,把笔一甩就坐倒在边上了。

    见她总算写好了,沐君离拿起那如同鬼画符一般的纸张,望着上面歪歪扭扭的笔画,半天才好似认出来那是什么字。

    “叶...蓁蓁?”他将询问的目光投了过去,只见她用力的点了点头,然后他才似笑非笑地继续看着上面她的名字,问:“这个难道就是你的名字吗?”

    她再次地点下了头,然后翅膀挥舞着,指了指自己又吱呀吱呀的叫了几声,好似在表达什么,后者看到后,将纸张收起来放到一旁。

    “原来你是有名字的,而且还会写字,看来以后我们的交流问题就解决了。”说这话的时候,他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不过叶蓁蓁听到后却不乐意了。

    什么叫以后的交流问题解决了,用嘴写字跟用手写字的差别大了去了!她刚才可是费劲了力气,才写出这么三个勉强能认出是字的字,别指望她以后再拿笔!

    “呵...咳...咳咳咳...”

    他刚才那么说完全就是逗她的,看到她抗议不满的样子,他也立即笑了出来,不过还没笑一会,就有剧烈咳嗽了起来,然后脸色也开始变得很难看。

    从那天他醒来,每天都要服用凝心丸才能稳住内息,而这凝心丸每过两个时辰就得服用一次,现在算来从早上到现在,已经过两个时辰了。

    想到这里,叶蓁蓁顿时紧张起来,赶紧从桌上跳了下去,飞奔出了房间,不一会就将寻雨带进来了。

    “殿下!”

    一进来看到沐君离的情况,寻雨的表情也马上变得极度认真,随后赶紧到里面柜子里找到药瓶,倒了一颗药给他服了下去。

    服了药后,他的情况慢慢恢复了过来,最后自我调息了一番,总算是稳定了下来,不过这时候寻雨的表情却依然严重。

    “殿下,这药就只剩下一粒了,寻风他们还没有回来,需不需要属下派些人手去...”她本来是想说要不要再派些人去找找天虚道人他们,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摆手打断了。

    “算了,本宫已经无碍,你先下去吧。”

    “……”寻雨有些不甘心,不过他都这么说了,她也只好从命,应了声是便径直走出了房间,只留下了叶蓁蓁在房里陪着他。

    看着寻雨被遣退出去,叶蓁蓁心中也满是不解,便满是疑惑地看向他:“为什么不让她派人去找老头,药就剩下一粒了,老头要是忘记时间,回不来你怎么办?!”

    看着眼前的小东西手舞足蹈的哇哇乱叫,沐君离静默了一会,然后才说:“师父虽然看起来随性不正经,但是却是一个非常守时的人。”

    “此时他肯定料到,药不多了,可是他却还没有赶回来,那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能救我的解药还没有炼好。”

    做了这么久的师徒,师父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自然再清楚不过,若不是还没有解药,师父早就回来了,又怎么会拖到现在还不见踪影。

    “蓁蓁,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吧。”见她不再闹腾了,他又带着淡淡的笑容看向了她。

    等她望着自己等待回答的时候,他才继续道:“其实凝心丸,最多也就只能三天的命,三天一过,再吃下去也没用了。”

    他这话说的很是平静,就像是在说一件很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可是叶蓁蓁听到后,心却一下沉到了谷底。

    没事的,没事的,老头一定会回来的!沐君离可是他的徒弟啊,要是他连自己的徒弟都救不了,那他还有什么资格被称为高人!!

    心里这么想着,她也怕沐君离会失去信心,便一下从桌子上跳到了他的身上,然后爬到了他的肩膀上,用脑袋蹭了蹭他的脸。

    “你不要失去信心啊!老头肯定会赶回来的,你肯定会痊愈的,不然、不然我的血不就浪费了吗!一定要坚持下去!”

    哪怕听不懂她说的话,但是这一刻她用行动在安慰自己,他还是感觉的出来的!

    此时此刻,他的心头涌上来一股别样的情绪,就连他自己也说不清那究竟是什么,直到很久以后他才明白过来。

    接下来的时间里,叶蓁蓁就寸步不离的陪着他,内心焦急的等着还不见消息的天虚道人,直到他再一次发病,吃完了那最后一颗凝心丸。

    “老头到底怎么回事!什么时候了还不回来!不行,也得去找找!”拿定主意之后,她也不管沐君离如何,直接就冲出了房间。

    “蓁蓁!”看着她跑出了房间,沐君离唤了她一句,却并没有将她唤,便只好对寻雨吩咐道:“快去,将灵凰追回来。”

    寻雨有些犹豫,不过最后还是遵从他的命令,匆匆追了出去。

    翅膀上的伤还没有好,但是叶蓁蓁现在已经顾不上这些了,为了能尽快找到天虚道人,直接挥动着翅膀飞出了王府,可是一来到大街上,她就懵了。

    遭了,只顾着跑出来找老头,却根本忘了自己对这个地方半点不熟悉,现在出来是出来了,又应该要往哪儿去呢?

    就在她不知道该往哪儿去找天虚道人的时候,忽然间,她在远处转角的一个茶楼二层窗户里,看到了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那天在王府看到的太子——沐凌川!

    本来以为他在那只是喝茶而已,但随后当她看到另一个人的出现,顿时就引起了她的高度注意!

    花芸暖?她怎么会出现在那里?看她跟那个太子并桌而坐,像是早就认识一样,难道...她本来就是太子的人吗?

    虽然自己带着满满的疑惑,但是她还是马上想起了自己出来的目的,便没有多注意他们那边的事情,转而就跟着一行百姓往出城的方向去。

    虽然她对这里不熟悉,但是她也不笨啊!城里那么多行商的旅客,只要跟着他们走就能找到出城的方向,然后她再一路寻找过去就好了。

    就这样,她成功出了城门,沿着大道一路找了过去,最后人还没找着,翅膀上刚结痂的伤口就又崩开了,血慢慢地浸透了出来。

    最后实在是疼的她飞不动了,这才在一块大石头上落了下来,扭头看了看翅膀上的伤口,心里一股苦闷的感觉涌了上来。

    “这个死老头,到底死哪儿去了,再不回来就不止你徒弟,我也得死在这荒郊野外了!”

    正站在石头上怨骂着呢,谁知这时候头顶却传来了一个悠闲熟悉的声音说:“我徒弟福大命大,没那么容易死的!”

    “你就更不用说了,离儿可还指望着你呢,所以你就更不能死了!”

    听到这个声音,叶蓁蓁立即惊喜地回过头去,就看到天虚道人站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见她看了过去,便轻轻一跳落到了她的面前。

    “啧...你说你这弄的...也太浪费了吧!”他看着她翅膀上湿了一片的血,他啧啧地摇头,一脸心疼过去用手指沾了点血。

    要知道,灵凰的血那可是求之不得的宝贝!像她这么流法,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我流的是我的血,你心疼个什么鬼?你还是赶紧回去救你徒弟吧!药都吃完了,他坚持不了多久的!”她出来已经快一个时辰了,时间紧急,她可不得催他赶紧的嘛!

    “不急不急,我先给你止止血,虽然不是我的血,好歹也是入药的珍物,这么浪费简直是罪过,罪过啊!”天虚道人一边说一边将创药撒在了她的伤口上。

    不得不说,他的药就是好使,刚撒上去血就止住了,而且也感觉不到疼痛了,这时他才伸出手掌,对她说:“上来吧,回去看看离儿怎么样了。”

    现在救人要紧,她自然不会跟他客气,一下就跳上了他的掌心,然后被他放到了肩膀上,火速地往六皇府赶去。

    “对了,寻风呢?他不是跟你在一块的吗?”路上她忽然反应过来没有看见寻风的踪影,便好奇地问了一句,而后就听他答道:“他啊,我让他带着解药先回去了。”

    “你终于练出解药了!”

    “什么话!要不是现在才得到这灵凰血,我早就能把解药练出来了!”天虚道人自信的说着,叶蓁蓁听到之后也觉得高兴,随后又想到了一件事。

    “那么说的话,我也算是你徒弟的半个救命恩人了!老头,回头你可得告诉他,让他每天好吃好喝的招待着我,不能再饿我的肚子了!”

    听到这话,天虚道人别有深意地瞥了她一眼,最后笑着点头答应道:“好好好,我跟你保证,以后他绝对不敢饿着你,不然老头我就打断他的腿!”

    有了他这个当师父的亲口保证,叶蓁蓁心情顿时变得开心了不少。

    此刻的她并没有意识到,他答应她的条件,都是有别的目的的,而等她最后知晓的时候,自己却已经深陷在其中,不能自拔了……
初琴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