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二十六章 洞房花烛夜

作者:陈小慕辰  |  更新时间:2017/9/14 9:01:03  |  字数:3006字
    继承权落到旁人的手里,程骁阳和程忆情绝对不能接受,她们甚至不愿意跟人平分程氏的股份。

    程老爷子重男轻女,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否则也不会留着亲孙女不用去领养一个男孩来。程骁阳看着程忆情隆起的肚子,说:“如果你能生下个男孩,继承权基本就到手了。”

    程忆情也很赞同他的话,“别说程念一一时半会儿未必生得出来,就算生出来,也是个姓齐的。老爷子总不会连这个道理都想不通。”

    “明天我陪你去做产检。看看是男是女。”

    程忆情一遍一遍的抚摸着肚子,孩子啊,求求你,一定是个男孩吧……

    大概是夜晚的月色太妩媚,大概是夜晚的清疯太袭人,程念一终于相信她从前在网上看过的一段话,那段话里说,月亮会刺激雌性荷尔蒙的分泌,所以女人们总是容易在夜晚做一些冲动的事情,然后天亮了后悔。

    她不知道这句话的真实性到底有多少,但是醒来的时候,她是实打实的后悔了。那种身体里难以控制的渴望散去了,她突然想不明白昨晚她怎么就那么顺从的被齐景明为所欲为。而且是,一次又一次。

    她看了看她旁边还沉睡着的齐景明。她向来有早起的习惯,一到这个时间她就会自动醒来。齐景明却没有,每天都是闹钟把他闹醒,然后他惺忪着睡眼一脸不满的醒来,骂一句:“靠,又得去上班。”

    她掀开被子,看到一丝不挂的自己,还有下面隐隐传来的疼痛,以及大腿根部已经凝固的某种不可描述的血迹,都在明晃晃的提醒她,昨晚的一切都不!是!梦!

    她重新倒回被子里,死命的捂住自己的脸。她没脸见人了啦!

    不对!她现在没时间在这里哀悼她失去的贞操,她要赶紧去洗澡,然后换好衣服,这样等他醒来的时候才不会看到不着片缕还狼狈不堪的她。

    她四处看了看,没什么合适的遮蔽物,于是光着身子跑向了浴室,反锁了浴室门。

    浴室门关上的一瞬间,齐景明睁开了眼睛,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洗好了澡,程念一突然想起一个苦恼的问题。刚刚她冲进来,却没带衣服进来。现在难道她又要光溜溜的出去吗?

    她取下浴巾,在胸前仔仔细细的围好。齐景明一定还没醒吧?她轻一点,不会惊动他的。

    她快步走出浴室,却在看到齐景明的一瞬间顿住了脚步。齐景明睁着一双眼睛定定的看着她,眼里半点睡意都没有。她有一种冲动想转身冲回浴室。可是刚刚洗澡的时候她已经在心里想好,等他醒了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她甚至还对着镜子“彩排”了几次说“嗨醒啦”时候的表情和语气,练了几遍觉得自己有点蠢,可是又忍不住在心里再练了两次。

    可是这样的睡后第一次会晤方式,就彻底打乱了她的计划。她怵在那,不知道该前进还是该后退了。

    “不穿衣服吗?”齐景明玩味的看着她。

    程念一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的意思是,她应该大大方方的在他面前解下浴巾穿衣服吗?她很想做那种很帅气很洒脱的女人,不把“第一次”当回事,不把别人的目光当回事,就自顾自的换衣服,反正昨晚才被他全部看了个遍。

    他看起来很自然,她也不想表现得紧张兮兮的,只有她一个人把这些当回事,人家未必放在心上呢,那岂不是很丢人?

    所以她强自镇定,却控制不住抓着浴巾的手轻轻的颤抖,勉强走到衣柜面前,怎么都没法解开浴巾。齐景明在她身后看着她呢吗?他是不是盯着她的背和腿?他是不是等着看她一丝不挂的样子?

    她猛的回头,果然!齐景明正眸光深邃的看着她!她脸红起来,像一只露出爪牙的小野兽,对他吼道:“你就不能不看吗!”好了好了,她认输了。她做不到在他的目光中穿衣服。

    齐景明畅然大笑。早起逗逗她,有益于身心健康。于是走进了浴室。

    程念一舒了一口气,跟他周旋下去她可受不了。

    吃了早餐,齐景明就和程念一离开了程家。齐景明说,公司突然有事情要忙,必须走了。程念一大概能明白他的想法。虽然他们还来不及说,可是她也为爷爷这样的行为感到可耻。这种连亲人都算计的家,有谁愿意多呆下去。

    回去的路上,面对齐景明她还是觉得不自在。她从前的想法是,初夜要留到跟自己心爱的人的新婚之夜。或许很多人会笑她老土,但从前在她心里,就是要嫁给程骁阳的,他们之间没有那么多激情四射的火花,就清淡如水的结婚,有一个真正的洞房花烛夜,不是很好吗。

    可是全乱了,什么都乱了。虽然从她决定和他结婚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打乱了她原本计划的人生,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么草率的初夜。没什么原因,没什么感情基础,就稀里糊涂的发生了。

    “念一,”开车的齐景明突然开口了,他似乎很喜欢在开车的时候跟她交流。不知道是不是考虑到她容易害羞,开车的时候不用两个人面对面,谈话的气氛也就显得轻松随意一些,不会让她太尴尬。

    “昨天晚上……”

    “昨天晚上没事!”程念一立刻打断了她。不行,她没法跟他谈这个话题。

    齐景明莞尔,继续说道:“别这样,我们还要一起生活下去的。心里的话不说开,大家也尴尬。”他转头看了看旁边低着头没说话的程念一,“昨天晚上,是我没把持住,我先跟你道个歉。”

    “别这样说嘛,”程念一嘀咕道:“那不是你的错,毕竟我也……”没有不愿意……“反而是……如果不是因为我和我爷爷,你也不会碰上这种事……你明明对女人没兴趣,心里肯定很难受吧?”

    她记得他说过,他看到女人就像女人看待女人差不多。她想象着如果自己是被一个女人给上了……那真是像吞了块屎一样恶心。他心里恐怕也是这种感觉吧?心里厌恶无比,身体却不受控制。于是看着他的眼神就带上了更多的同情和歉疚。

    “…………”齐景明一时无语。他真的有点后悔当初跟她说自己是同性恋的事情了。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傻,说什么就相信什么吗?还这么认死理。到现在都没怀疑过他其实是骗她的?

    “我是同性恋的话……你就当我没有说过吧。最近好像真的转变了,尤其是昨天晚上之后,觉得还是女人好,比男人好多了。”

    什么叫……什么叫还是女人好啊!那个“女人”指的不就是她吗?

    “你也知道,我们齐家就我一个。如果我不能像个正常男人一样结婚生子传宗接代,我爸妈第一个疯掉了。所以其实我也一直希望我能变成正常的样子。说不定以后我就真的变了,这也是好事啊?对吧?”

    程念一点了点头,还是赞成他说的话。她虽然不觉得同性恋是什么不好的事情,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选择嘛,可是毕竟这是被这个社会和这个时代所难以接受的,尤其是长辈们,他们固有的观念里的绝对容不下这些的,如果齐景明能够自然的转变,那也算是好事。

    齐景明却忍不住在心里想起自己那个不靠谱的老妈,不得已的时候把他们拿出来背锅,可他还真是所言非实了。他们在国外多年,思想前卫又开放,他读书的时候没有女朋友,他老妈还苦口婆心的安慰他说:“小明是不是不喜欢女孩子呀?如果喜欢男孩子也没关系啊,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做自己就好!什么时候把男朋友带回来,妈妈给他做菜吃!”

    齐景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虽然不靠谱,但是关键时候拿他们出来用用,也还是很好用的嘛。

    “所以,如果你愿意的话,以后就帮帮我,稳固我现在的转变方向吧。”他开玩笑的调侃道。

    没想到,程念一一脸义不容辞的神色,认真点了点头,说,“好的!怎么帮?”

    看到她这样的神情,齐景明反而不好意思调侃她了,忍了忍笑意,说道:“看情况吧……”

    程念一拍了拍齐景明的肩膀,说起了豪言壮语:“小明!你放心!你帮了我那么多,我又不是没良心的人!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尽管说!上刀山下火海,我义不容辞!”

    齐景明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那可就多谢你了。”上刀山倒是不用,上上床嘛就可以了。

    医院里,程骁阳和程忆情两人面色惨白。

    刚刚医生给程忆情检查,她肚子里的孩子已经能够看出性别了。宝宝发育的很好,可是,却是个女孩。

    医生笑眯眯的说,女孩很好啊,是贴心的小棉袄。程忆情和程骁阳却笑不出来。问医生:“确定是女孩吗?”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