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25章 夜公子,咱们老熟人

作者:琉璃火  |  更新时间:2017/9/14 8:00:56  |  字数:3052字
    “还请楼公子配合,雪花姑娘也需要。”

    这位叫明影的黑衣男子长相四个字形容,眉清目秀。

    如此秀气的男人,穿成女装估计没有人会怀疑。

    楼萧回头看了一眼雪花,点点头。

    雪花很是小心翼翼的跟着走出,视线四处观望了一番,这才将目光落在了楼萧的脸上。

    “雪花姐,把眼睛蒙上,咱们离开。”

    ……

    明影将二人送走后,便折回了夜凰门。

    “主子,这蛇胆如何?”明影小心翼翼的问。

    北冥擎夜眸光微敛,将木盒缓缓阖上,声音冷然。

    “蛇胆没错,但……”

    但?

    明影好奇的看着他们家主子。总觉得主子这是话中有话呢?

    北冥擎夜没说话。

    蛇胆是取出来了,但是并没有血迹,说明楼萧根本不需要滴血才能将蛇胆割下。

    听闻妖蛊蛇的蛇胆要割下,必须要滴上一滴南疆人的血迹才可割下,否则强行割下后蛇胆就会划掉。可显然,这只并不是。

    楼萧,是故意掩盖身份呢,还是真的不需要这南疆人的血?

    ……

    楼萧命福一偷偷将雪花给送走后,便悄悄回到了楼府。

    福二低低的说:“三少,今日您都未去三王府,这……”

    “嘘,反正他们也没来催我不是,就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福二抽了抽嘴角。

    三少,您这样也太随意了吧?

    虽然三王爷是个傻子,可是这么欺骗一个傻子的感情真的好吗?

    “林太傅的葬礼在哪一日?明日还是后日?”

    “明日。”福二下意识的就回答了。

    楼萧轻轻哦了一声,“那明日去替我跟暗夜请个假。”

    林太傅的葬礼,楼宇必然会将他们几个儿女一同带去参加。

    这是个好机会……

    想到这里,她的双眸大亮。

    福二凝视着楼萧这般神情,暗自咽了一口口水。

    怎么隐约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

    第二日,楼萧与两位哥哥一同跟随去了林府。

    楼思思作为女子,不能随便抛头露面,更何况这种葬礼的场合不需要楼思思这样一位大家闺秀,因此并未带上她。

    林府的门口挂着白绫,分明是大白日的,却依然感觉有一股森然的感觉袭来。

    入了灵堂,林府人身披孝服跪坐在灵堂里。

    整个场面严肃万分。

    楼萧跟着几个哥哥上前去拜了几拜,并且上了香。

    她咂舌,林太傅这一生过得不知是否会后悔,如果是她,她一定会后悔。

    而剩下的事情,就变得格外无聊了。

    楼萧站在一侧,听着请来的大师念着超度灵魂的诵文,眼皮也快要上下打架了。

    差点,她就睡倒在地上,幸好二哥楼浩扶住了她,低声说:“你要是困,就出去走走。”

    楼萧点点头,给他投去了一抹感谢的目光。

    二哥人好,而且经常帮着她,不想楼尘,没事就怼她。

    楼尘仿佛听见了他们的对话,冷讽着说:“果然一点一点大家公子之范都没有,这点事情就撑不住了。”

    他的嘲讽,楼萧也没往心里去,转身走了出去。

    楼尘瞪着她那拽拽的背影,冷冷一笑。

    楼浩轻瞥了他一眼。

    ……

    出门后,楼萧便准备往后院拐去。

    后院便是林府几位夫人居住之地,她绕到后院,是想先观察一番此处情况,晚上等用膳之时好偷偷潜入。

    刚走了两步,就被楼尘的声音给呵斥住。

    “楼萧,你好大的胆子,你擅自来这儿做什么?”

    那语气,真还以为自己是这儿林府的主人似的。

    楼萧心底不爽,转头看向缓缓走来,一脸得意洋洋的大哥。

    “大哥,你在说什么?我不过随处走走,刚好逛到这儿来了。”

    “呵,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你是不是看上了这林府的那个小丫鬟或者什么女人?楼萧啊楼萧,你简直是丢我们楼家的脸。”

    这证据都没有,楼尘就不分青红皂白说她。

    楼萧冷冷勾唇,“大哥,我不得不告诉你一句事实,你眼花了。”

    楼尘气恼的瞪她,还待再说话,楼萧却快他一步说道。

    “我先走了,大哥你继续站在这儿瞎着眼吧。”她边说边转身往灵堂的方向走去。

    楼尘在这儿有些碍眼,看来晚上下葬后才有机会了。

    下葬时所有人都会跟去,府中的人就会少许多。

    楼萧抿了抿唇,握住了拳头。

    ……

    夜色笼罩,林府的人纷纷跟去下葬了,只留了一些下人看守府邸。

    楼将军作为林太傅的挚友,自然也跟着一同去参加下葬了,而他们三人则是回了楼府。

    楼萧换了夜行衣就走。

    翻墙,落地,一气呵成。

    她朝着书房的方向走去,推开了门又迅速阖上。

    环顾了一圈四周,因为太黑,她从怀中摸出了一颗夜明珠,就着夜明珠的光开始四处翻找。

    没有,没有,都没有。

    书房的每一个角落都被她给横扫过,却都没有瞧见任何可疑之处。

    她扶了扶额。

    这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说话声。

    “楼少爷,你怎么才来。”是一位丫鬟的声音,她的声音娇媚动人,似是撒娇。

    “瞧你心急的,你这小东西,是不是很想本少爷,嗯?”

    楼萧靠在门上听见了他们这么不要脸的对话,嘴角抽了一下。

    楼尘!

    难怪白天跟着她过来,会说出那么一番话,其实真正看上这后院丫鬟或者女人的其实是他自己,他自己心虚罢了。

    楼萧暗暗唏嘘。

    “那我们找个地方吧,后院都是丫鬟小厮的,就去老爷的书房吧,反正没人敢去翻书房。”

    “这……不太好吧?”楼尘一听要去那林太傅的书房,脸色顿时一沉。

    再怎么说,那书房里死过人,他有些害怕。

    楼萧靠在门上,暗骂了一声糟糕。

    楼尘这是打算来书房做苟且之事,那她难不成要躲在这儿看活春宫?她转头看向书房的窗户,正准备往外跃去,忽然外面传来了楼尘与那丫鬟的一声尖叫声。

    “啊,有鬼啊,有鬼!”

    不知二人是看见了什么,声音叫的尖锐。

    靠在门边的楼萧,都能清晰的听见他们逃命般的脚步声。

    有人来了?

    ……

    书房的门被人给推开。

    四周死一般的寂静。

    楼萧躲在门后,抓起了一只花瓶,等着来人进屋,好一个花瓶砸落下去将人击晕。

    “嘎吱”的声响,门缓缓打开,男人跨过门槛走入。

    楼萧举起手中的花瓶,原本要砸下去的时候,忽然看清楚了来人的脸,惊愕了一下。

    来人戴着一张鬼面面具,只有鬼面面具后的那双眼眸眸光凛冽万分。

    难怪刚刚楼尘和丫鬟被吓跑了,这大晚上的这个男人戴着一张鬼面的面具,怪吓人的。

    可感觉这人的气场有些熟悉,就连这人的衣着,也格外眼熟。

    一看,这不是夜公子最爱穿的那款吗?

    “夜公子?”楼萧试探性的问。

    幸好她这一个花瓶没有砸下去,否则……想想也是汗颜。

    北冥擎夜目光扫向楼萧,她正举着花瓶,作势要砸下的样子。

    此刻他的眼神扫来,楼萧尴尬的笑了笑,把手上的花瓶放下。就他那一个冷漠的眸光扫视而来,她便确定了这是夜公子。

    北冥擎夜不动声色的将门阖上,取下了面具。

    夜明珠幽蓝的目光,微弱而清冷,映照在男人俊美的脸上。

    楼萧奇怪的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为什么每次在她想要做坏事的时候,这个男人总是出现,就算是跟踪她吧,可是这出现的未免太频繁了些吧?

    “来寻一件东西。”北冥擎夜没有理会她,举步走到了桌案前,取出了一只木盒。

    楼萧好奇的跟上,探出个脖子来看。

    看来是她自己小心眼,以为这男人是跟踪她,好歹也是夜凰门门主,应该不会这么闲吧?

    木盒是被一把锁锁住,男人一掌劈碎,从中取出了一块金牌。

    “这是……”楼萧瞧见此物,轻轻一怔。

    林太傅与皇上的关系极好,她是知道的。

    而这块金牌,便是皇上赐的免死金牌,这免死金牌总共有三块,一块在楼家,一块在林太傅家中,另一块不知在谁人手中。

    可这男人要这个做什么?

    北冥擎夜将金牌握在手上,轻瞥了她一眼,准备转身走人,可衣袖却被人给拽住了。

    “夜公子,慢着呀!”

    楼萧好不容易有抓住这男人的把柄机会,如何会放过,拽住了他的衣袖,咧开嘴笑。

    北冥擎夜不耐烦的瞥她。

    “夜公子,咱们怎么也是老熟人了,你不会这么无情无义吧?好歹我们也是一起救过人的呀,是不是?”

    某种程度上,她觉得他们算是同一战线的人。

    如果她能够得到夜凰门门主的支持,有夜凰门的势力,那要查案找钥匙,这可就方便多了。

    北冥擎夜转头看她,她那双杏眸中闪烁着明媚的光,狡黠如兔,显然,不怀好意。

    他蹙了蹙眉说:“有话就说。”

    楼萧今日出现在这儿,看模样也是在寻找什么。

    楼萧的秘密也很多。

    楼萧听他这么说,嘴角边的笑意咧开的越来越大,拽住他衣袖的手微微用力了几分。

    “既然不急着走,咱们就坐下来好好谈谈嘛,是不是?”
琉璃火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