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三十五章:药

作者:媛小骨  |  更新时间:2017/9/13 12:00:53  |  字数:3017字
    顾星爵冷冽的眼神在看到身旁女子的一瞬间柔和了三分。

    “没关系。”

    苏曼文垂下头。

    “……这种事,是我自己的事,我不想给你添麻烦,所以以后可以不要再插手了吗?”

    她手指捏的有些发白。

    顾星爵闻言脸色微微一沉,许久,才恢复了淡然的那副模样。

    “我插手不是为了你。”

    苏曼文抬眸,却正好对上了男人礼貌又没有温度的眸子,那种陌生的神情让苏曼文心里猛地一颤。

    他大手摸了摸儿子柔软的头发。

    “有些事,你不要想多了。”

    看着一大一小离去的背影,苏曼文嘴角有些发白,竟比秦家老太发飙时还难受上三分。

    “爸爸,不和老师打招呼是不是不礼貌?”西蒙用小手捏着被扯的有些痛的手腕:“老师脸色好差哦。”

    顾星爵却并未言语,只是眯起眼睛,有些烦躁的扭开了钥匙。

    不知为什么,自己最近愈发愈容易让那个女人牵扯到情绪了,只是一句见外的话而已,为什么自己听在心里却那么闷。

    看着后视镜里的儿子……顾星爵只觉得脑子有些混乱,干脆猛地踩了一觉油门。

    就在转过路口的时候,顾星爵突然愣了一下。

    街边站着一个十分妖娆的女人,与许多男人站在那里,显得十分扎眼。

    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是他却总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哪个女人,多心了么……他回过神来,不再多想。

    “小姐?”

    凌菲亚从车上挪开视线,然后冷冷的开口。

    “就这个吧,我要了,还有让你打听的消息,你打听的对吗?”

    “对没错,就是南街头上那个酒馆儿,您打听的那个小哥儿这几天天天去,您就放心的交钱吧。”

    “嗯。”

    她指着那个男人手里的瓶子:“不过就是不知道这个效果值不值这个价格。”

    “哎哟,凌小姐,道上的兄弟将就的就是诚信。”那男人猥琐的笑了一声,目光一直在凌亚非的腿上徘徊。

    “不知道那个小哥儿是什么人啊?买这种药,您也太狠心了吧!”

    “闭嘴。”

    凌菲亚娇媚的冷笑一声,拍掉了肩膀上的咸猪手。

    “拿着钱赶紧滚。”

    “得嘞。”那男人也不生气,接过一打红色的票子,抽着烟快速的离开了。

    凌菲亚直接把药塞进兜里。

    秦思哲愈发愈不待见她她都看在眼里,想着前几天怎么打电话都不接,她就气肚子疼……摸着兜里的玻璃瓶,她眼底闪过一声怨毒。

    另一边。

    “秦总,别再找了。”

    年凉显得有些手足无措:“这么大的海,这么久了就算是个人都被冲没了,别说是个环儿了。”

    秦思哲冷下眸子,看着面前与天连在一起的海。

    已经整整两天了,虽然心里也明白年凉的话,但是越找就越不甘心,越不甘心就越焦躁,苏曼文这个女人……他都已经为了她做到这一步了,她还有什么资格在给自己耍性子。

    烦躁的点了一根烟,撂下了一句“继续找”就直接转身离开。

    这几天以来,几乎每天都像个无止境的循环,愈是如此,就愈是让他心内说不清的烦躁。

    “秦总,又来了?”

    那酒吧老板一瞧金砖来了赶紧打招呼。

    “还是昨天的?”

    秦思哲淡漠的点了下头,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他眯起眼睛。

    “您的酒和烟。”

    摸了一根叼在嘴里猛地一吸,不耐烦的的看着柜台上的琴酒,像喝水一样一饮而尽。

    他秦思哲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妈的……

    他又喝了几杯,越想她让自己厌恶的地方,他模糊的大脑那个女人的身影就越是清晰。

    几杯下去,本来就没有东西的胃里似乎灼烧一样的疼了起来,浑身也开始燥热了起来。

    “思哲?”突然一个娇滴滴的女声在一旁响起。

    秦思哲眯起眼睛,却看不清谁在叫他。

    凌亚菲给酒店的老板使了一个眼色,老板会意的笑了笑,在酒里倒了些东西,从新推给秦思哲。

    “思哲,你怎么在这里,看你醉的这副样子。”

    “别碰我。”

    秦思哲冰冷的开口,拿着酒直接一饮而尽,液体滑过喉咙火辣辣的。

    “思哲……是我呀,你别喝了。”凌亚菲连忙接过男人的杯子,一把扶住摇摇晃晃的他。

    “嗯……你谁。”秦思哲彻底迷糊,只觉得有些翻天覆地。

    “老板看样子是喝多了,来,给老板扶到外面车里。”酒馆老板拍了拍手,几个下面的伙计立刻帮秦亚菲把秦思哲架了起来。

    酒的度数高的吓人,失去意识的秦思哲朦朦胧胧仿佛睡了过去,稍微清醒后已经躺在了一张洁白的床上。

    “感觉好点了么,思哲?”

    苏曼文?

    他迷迷糊糊的起身,想要看清面前女人的面容,还未走两步就有些摇摆的倒了下去,一股刺鼻的香水味儿一下子顶了上来。

    不是……曼文不会用这种东西,他迷糊的想到,但是这个轮廓,为什么那么像她……,只是这样想身体就怪异的燥热了起来。

    “思哲……”

    温润的嘴唇紧紧的贴了上来。

    几乎是一瞬间,秦思哲就直接撕扯掉了领带,直接把身下的女人压住,直接扯开她的领子……

    第二日清晨。

    秦思哲困乏的睁开眼睛,头不争气的有些涨疼。

    昨晚……好像喝醉了……几个零零散散的记忆困难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思哲……”

    他微微一愣,这才发现身旁竟然躺着一丝不挂的凌菲亚,脑子轰的一下子有些炸裂,几乎是想都没想,直接甩开了她缠在自己身上的手指。

    “怎么是你。”他心中瞬间升起一股异样难耐的暴怒。

    凌菲亚连忙坐了起来,脸上娇美的笑容也僵硬了许多,显得有些意外:“思,思哲,你在说什么呀……”

    “我问你!怎么是你!”

    秦思哲只觉得气血有些上涌,想着昨夜梦中的女人,竟然是别人,一瞬间几天来所有的挫败感不知为何一瞬间全部爆发了出来,他一把扯开被子,直接把手边的瓶子摔了个粉碎。

    凌从未见过秦思哲这副模样,困意瞬间一扫而光,身体控制不住的抖了起来。

    “思哲,对不起,对不起,你不要生气。”

    她小心翼翼的开口,眼眶有些湿润,秦思哲却没了心情看她这幅美人样,把屋子里几乎能砸的都砸了个遍。

    原本以为会舒服些,但是却越发越难受。

    “你给我出去。”

    他转过身子,指着门冷冷的说道。

    凌菲亚虽然心有不甘,但是看大男人可怕的眼神,连忙胡乱的穿好了衣服匆匆的离去,看着她身上红紫色的痕迹,秦思哲眼底的冷峻更多了三分。

    他一根又一根的点着烟,然后拿起手机。

    “找到了没有。”

    “没……没有,秦总,我们已经尽力了。”

    “废物。”秦思哲把手机捏的嘎吱作响:“找不到你们都去给我陪葬!”

    “总……总裁,可是这真的没有可能啊。”年凉有些欲哭无泪:“总裁,不行您就在做一个一摸一样的吧,这样太太说不定也会高兴。”

    “她高兴?”秦思哲瞬间被戳到了痛楚,冷笑着开口:“我凭什么让她高兴。”

    话音落下,他直接顺手把手机扔了出去,力道过大,手机直接摔了个粉碎,许久,屋子才安静了下来,秦思哲揉着有些发痛的太阳穴。

    不过话说回来……

    从新做一个?

    秦思哲微微眯起了眼睛,吐了一口浊气。

    嗯,也未尝不是一个办法……从那种大海里找到的机会几乎是0,想着那个女人对他不屑一顾的神情……他手掌用力的垂在桌子上,妈的……拿起酒店的座机,从新拨通了年凉的电话。

    “把设计这个戒指的设计师联系上,多少钱都没关系,让他三天之内给我做一个一摸一样的。”

    年凉欲哭无泪,赶紧点着头答应,怕总裁一会儿又发了飙。

    “是。”

    “还有,在准备点儿女人会喜欢的玩意,直接去财务部拿钱,多少都无所谓。”

    “……是。”

    挂断了电话,瞧着天上不知何时乌云密布,看样子又是场不小的风波呢。

    ……

    苏曼文看着外面的雷雨,已经连续下了好多天了。

    脸色微微有些苍白。

    “我不是为了你。”

    男人的这句话一直在耳边徘徊,她有些尴尬,却怎么也扯不出笑容来。

    原来自己一直都是在自作多情而已么?从那天过去,一直如约而来的顾星爵仿佛突然消失了。

    “你男人今天也没来啊。”

    护士一边给她打营养针一边儿随口道,苏曼文现在连反驳的力气都没了,只觉得心里难受的要命。

    瞧她脸色铁青,护士立刻换上一副知心姐姐的面容。

    “是不是吵架了?哎呀,那么帅又那么有钱,你有的时候也要多忍忍。”

    好嘛,又是这个忍子,苏曼文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上面吃了多少亏了,干脆直接转过头不去理她,护士自讨没趣也不再碎嘴,连忙推着车子出了病房。
媛小骨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