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四章 软刀子杀人

作者:末喜  |  更新时间:2017/10/4 18:46:20  |  字数:3184字
    “那可是大皇子。”卫凌的声音很冷,也很简单。

    --------------

    君御烟听的明白卫凌的意思,那个是皇上器重的大皇子,不是自己随随便便能得罪的起的人,即使自己是君将军的女儿,也不能这么任性。

    君奕跟着接了话,抬手拍了君御烟一下,没有避讳的开口:“就是啊,烟儿,你这丫头,大皇子脾气一向很好的,我还是头一次看他这么生气,你以前不是跟大皇子感情很好吗?总是离哥哥长离哥哥短的,你做了什么惹他生那么大的气?你现在怎么突然就变了,别说卫离接受不了,我都接受不了。”

    女儿家的心思真是猜不透,连他这个亲哥哥都弄不明白,为什么君御烟突然这么讨厌卫离,讨厌到不惜得罪他的地步。

    两人自幼青梅竹马,他还以为照着两人的感情,君御烟及笄之后,就会嫁给卫离,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卫离大约也是这么想的吧?

    “我没有得罪他,再说了,哥哥,我只是觉得我已经长大了,不能再孩子气了,我倒底是未出阁的女子,不应该太任性了。”君御烟对着君奕回着,除了这个理由,她总不能把前世的那些事儿说出来。

    就算说出来,大哥也不一定会相信的,而且一定会觉得她中了降头,让老夫人请个道士来府里作法,那才是笑话了。

    君奕一听,立马笑了起来,忍不住调侃:“哟,我的烟儿这么快就觉得自己长大了?”

    “讨厌,我不跟你说了,我先走了。”君御烟别了君奕一眼,转身领着丫鬟离开了。

    君奕看着君御烟的背影,大笑了起来,对着一旁的卫凌调侃,这丫头真是一点儿规矩都没有。

    卫凌看着那鹅黄色衣衫的背影,想起她刚才的那番话,君奕信不信,他不知道,但是他肯定是不信的,那番话说的显然很没有说服力,不知道这丫头在瞒着什么,但是他看的出,这丫头身上似乎藏有有很多秘密。

    君御烟没想到这一天,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儿,一时间也觉得郁闷,以前自己真是傻,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操心,只知道任由着别人摆布。

    活在这些人制造的笼子里,就像只金丝雀一样,现在才终于明白,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吃了她这只金丝雀,她却都不知道,一直还成天傻乎乎的乐着。

    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女子,前世那么活了一遭,她就是这世上最悲哀的女子了,真是可笑至极。

    绕过长长的回廊,路过凉亭,再往里走,君御烟再次回到西宛,一进屋,就见君瑶坐在自己闺房里,脸上带了些疲倦和忧心。

    几步走了过去,君御烟皱眉,忍不住埋怨:“二妹,你怎么来这儿了?身子不过才好一些,就到处乱跑,一点儿都不知道心疼自己吗?”

    她这个妹妹二房的长女,二叔得病死了,二妹孤苦伶仃的,一直在北方,天气太冷,祖母心疼她,就派人把她接过来养在身边。

    这些年,两人相处下来,也跟亲生的姐妹没有差异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二妹就开始生病,身子一直不好,待人虽然不会主动热情,但也算是很和善的。

    “大姐,你…”君瑶皱了皱眉,好像不认识君御烟一样,摇了摇头,“你好像变得不一样了。”

    从那会儿看见大姐在院子里摔琴,后来教训程姨娘,那些种种的目光和话语,让她觉得特别的震惊,震惊到不行,跟着祖母离开,安抚了祖母之后,她就赶来西宛,看看倒底发生了什么。

    会让大姐突然之间,好似变了个人一样,让她觉得有些熟悉陌生。

    君御烟看着君瑶,对着身边的人吩咐:“翠梅,你领着她们都下去,留着冬莲伺候就行了,我和二小姐,有些体己的话要说。”

    以前她太单纯,太傻了,觉得这些都是她的丫鬟,不知道凡事儿都要防着点儿,除了打小伺候她的冬莲,如今,她谁都不能信,否则,就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是,大小姐。”翠梅对着两人行了个礼,领着一屋子丫鬟恭恭敬敬的退了下去,这让君瑶更纳闷了,以前的大姐是没有秘密的,说话更不会避开这些常伴在她身边的丫鬟。

    现在果然是不同了。

    众人一退下,君御烟伸手拉着君瑶的手,想到前世君瑶大口大口吐血的样子,就觉得心疼的不行,对着君瑶说话的声音柔了很多:“瑶儿,大姐不是变了,大姐只是长大了,知道如何去保护你们了。”

    在这君府里,有太多的她看不到的心机,她不光要保护自己,也要保护好可怜的君瑶。

    君瑶怔怔的看着君御烟,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忍住了,脸上带了笑:“大姐,瞧你说的,你还未及笄,就跟我说什么长大呢,那会儿,我本来还担心你的,既然你没事儿的话,我也就先走了,你早些休息,明日就要开始管账了,以后任重而道远啊。”

    大姐确实长大了,眼神都能看到比往日稳重了许多,愿她以后的日子,过的不要太难。

    君御烟点了点头,却是很心疼君瑶,前世君瑶是病死的,自始至终郁郁寡欢,只是常常告诫她,知人知面不知心,有些人要谨慎些,她不以为然,觉得身边都是可信的人,现在想想那时候君瑶就看的很清楚了,只是自己不在意,君瑶却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小心提醒。

    晨昏定省,是大家族的规矩,即使君府是将门也少不了的规矩,以往君御烟让程姨娘教的娇纵,给老夫人请安,总是去得最晚的一个。

    今天却是去的最早的一个。

    “烟儿今日怎么来这么早?”老夫人也显得很意外,这丫头怕冷,她也是知道的,即使这么暖和的天儿,早起也是很冷的。

    君御烟恭恭敬敬的回:“祖母,以前是烟儿不懂事,以后烟儿不会再任性了。”

    她知道老夫人指的是什么,还好,这是自己的亲祖母,一直没有太计较什么,要不然,自己的日子一定不好过,程姨娘真是厉害的狠,软刀子杀人,不见血。

    “好,这样很好。”老夫人满意的点点头。

    君御烟看了一眼老夫人,低眉顺目的开口:“老夫人,昨天在院里的事儿,我对程姨娘…”

    “做的好,主是主,下人是下人,下人是不能骑到主子头上的,你是我君府的大小姐,以后是要嫁入高门的,最不济也是名门世家的公子,成了人家的主母,自然要有威信,我以前还担心你性子太弱了,现在做的很好。”老夫人放下手里的茶杯,缓缓开口。

    对于君御烟昨天的做派,她没觉得不妥,反而觉得很满意,照着她以前的性子,嫁到别家,只有受欺负的份儿,那时,她对这个孙女还是不报什么希望的,只希望她能不给君家丢脸就好。

    毕竟烟儿是君将军的嫡女,掌管兵部,别人不敢为难她什么,可她要是自己作,那就是娘家也护不了太多。

    “是,烟儿知道了。”君御烟听了老夫人的话,心底不免暗喜,本来还担心因为程姨娘的事儿,惹的老夫人心里不快呢。

    毕竟这些年程姨娘费了不少的心思哄老夫人开心,自己那么对程姨娘,兴许老夫人会觉得她过分了,现在看老夫人的态度,说明老夫人并没有怪罪她的意思。

    老夫人点了点头,继续道:“我听程姨娘说,你今天和大皇子吵架了?大皇子宠你,是你的福气,你可不能恃宠而骄,他毕竟是皇子,而你父亲只是臣子。”

    君御烟没想到老夫人这么快就知道这事儿了,这府里藏不住秘密,可是消息也走漏的未免太快了点儿。

    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翠梅,君御烟起身,走到老夫人身边,依在老夫人怀里,握着老夫人的手,小声对着老夫人撒娇道:“烟儿母亲去的早,烟儿以前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现在烟儿长大了,自然要跟大皇子保持些距离,免得落人话柄。”

    以前她跟卫离亲近,程姨娘从来没劝着,更是支持她,也让君纪月处处给他们制造机会,现在想想,应该是清楚程姨娘的心思,只是细及恐怖。

    “烟儿真的长大了,虽然我们将门不讲这么多礼节规矩,但是你有这个想法是对的,祖母很欣慰。”老夫人听了,不免大笑起来,爱怜的摸着君御烟的头。

    这是烟儿这么大了,头一次亲近她,以前这孩子总是站的远远的,能躲着她,就躲着她。

    君御烟更加的往老夫人怀里缩了缩,以前让程姨娘教的,总是闯祸,祖母又不停的罚她,她很怕祖母,不敢亲近祖母,却从没想过,这是她最亲的人,是不会害她的。

    “好了,好了,别撒娇了,你要学管家,要学的事情很多,先去帐房看看吧。”老夫人被君御烟这么一撒娇,也是心情大好的,嫡长女,不管在哪个府里,都是祖母最疼的。

    君御烟放开老夫人,起身恭敬的行礼,转身领着丫鬟们离开了。

    从帐房里,跟着管账先生学了管账之后,回到西宛,翠梅端上一碟点心,放在君御烟面前,对着君御烟恭敬开口:“小姐,这是三小姐让人送来的桃花糕,您尝尝。”

    君御烟扫了一眼白瓷碟子上红白相映的桃花糕,皱了皱眉:“让人送回去吧。”
末喜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