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三十六章 前景难明又如何,反正他爹已经死了

作者:沈微生  |  更新时间:2018/6/15 15:01:58  |  字数:2893字
    “先皇在黄尚书体内种了毒,母后觉得这种事情说出来后,他会作何感想?一个忠心的奴仆突然之间知道自己被主子当成贼在防,他会做出什么举动?”

    容湛的声音一遍遍在脑海中回响,江采只觉得脑海中有神呢突然间清楚了一般,整个人呆愣在原地。

    你以为他让你看病就真的只是看病?太天真。

    看病只是个幌子,为的就是拿你当替罪羊,去抗下搅乱这汪浑水的大旗!

    书房中的太后突然间失去了理想。

    江采是真的觉得自己穿越到这个朝代是上天对她上辈子杀了太多实验小白鼠的惩罚。

    为什么她明明不想卷入任何党争,却还是无形之中上了套呢?

    给人看个病都能跳进他挖下的坑,这皇帝简直是丧心病狂!

    “母后,您没事吧?”

    容湛看着江采愈发苍白的面色,一脸担忧的问了句,江采无力的看着他,一言不发。

    她现在所需要考虑的是,该怎么去挽回自己犯下的过错,究竟她为什么要对黄尚书说他身体里的毒是故意留下的啊?

    江采你这是在作死你知道吗?

    不仅如此,现在的情况是,黄尚书知道了先皇那么对他后,可能会选择转阵营。

    总之,不管黄尚书最后选了谁,都是一次朝堂动荡。

    而她,最不喜欢看到的,就是这是她一手造成!

    “母后要去哪儿?”

    容湛见她匆忙要出去,不急不缓的问了句,眉宇间吟吟笑意。

    江采眯着眼,其实她不懂,作为天子,他不是要竭力平复朝廷动荡不安么?为什么容湛这个奇葩偏偏致力于从中捣乱?

    莫非这是他的癖好,看着自己的江山兵荒马乱会很开心?

    “我去找黄尚书说我刚才诊错了。”

    现在力挽狂澜还来得及吗?

    容湛很快告诉她答案:“恐怕已经迟了。”

    从江采过去的认知中便能知道,这皇宫里到处都是行动力超群的一群人,就从容湛这堪比现代手机的快速消息就知道。

    “容湛,我是不是杀了你喜欢的女子?”

    江采突然间这么问了句,没头没脑的。

    容湛难得的愣了下,他反问:“何出此言?”

    “若不然你怎么这么喜欢整我?要是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的话,那你就是有病。”

    江采觉得,她这句话说出来,已经距离头颅落地不远了。

    高高在上的天子,又怎么容忍别人这么辱骂他?

    可偏偏,她永远找不到容湛的点,看似不可侵犯的人,却不在乎这口头上的话。

    他缓缓扬起唇角,眼底的笑意几乎要溢出来。

    “母后还是和以前一样。”

    和以前一样?这里所有人都说她变了,他是眼神不好还是怎么?

    然而江采没有深入思考的时间,她看着突然凑近的这张俊脸,一时间连呼吸都忘记。

    容湛纤长的手指轻轻抵住她的下巴,指尖微微用力,她的面庞便被迫抬起头来。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世间少有的俊美面孔,但若说是俊美,又并非准确。

    他的五官极其不清晰,像极了山间雾蒙蒙的胧月,看不真切,带着一丝神秘。

    江采第一眼见到他时,便觉得惊艳,如今在看过无数次之后,依然觉得美的心惊。

    有一种人总是有这样的本领,一眼惊艳,数面之后,仍是惊艳。

    “母后还是和以前一样,总是喜欢挑战朕的底线。”

    容湛补充着上一句话,语气辨不出喜怒。

    江采却狠狠打了个哆嗦,她下意识想与他之间拉开安全距离,脚却像钉在了原地一般,动弹不得。

    “只是可惜了这张嘴,总是说不出好话来,让人想好好惩罚一番。”

    江采心中警铃大作,奈何全身像被施了咒语般连根手指都抬不起来。

    她知道容湛功夫定然不低,却万万没想到,对付她这个什么凡人,会是这样要命的差距。

    于是,毫无疑问,她又一次被吃了豆腐。

    不知过了多久,只知道自己差点要因为缺氧而窒息时,容湛终于放开他。

    啪——

    一记清脆的巴掌声平地而起,江采红着一双眼睛,死死的瞪着他。

    “就算你是皇帝,我这条命攥在你手里我也认栽,但是我的身体,我的思想不是你的,你若是发情了尽管去找你的后宫佳丽,三千人够你做活塞运动到精尽人亡!”

    有人说,突如其来的脾气都是积攒许久的委屈到了极限,而江采觉得,她这已经不只是委屈这么简单了。

    从穿越以来,她就一直活的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为了活命,即便是被他玩弄在鼓掌之中也不曾有过怨言。

    但或许是真的思想不同,她本以为的合作关系变成如今没有自尊的奴仆关系她也不曾说过什么。

    但是,他仍然不知足,得寸进尺的令人发指!

    既然注定日后活的这么累,倒不如现在肆意一把,还能在死前为自己憋屈的这些天讨回一口气!

    “我知道在你们这里,你是皇帝你最大,但是我告诉你,我江采不吃这一套,把我逼急了,大不了横竖一条命,老娘不受这个气了!”

    江采豁出去了,插着腰一副要剐要杀悉听尊便的豪气万丈。

    容湛挨了一巴掌的面上清晰的浮现出个手指印,他沉默的看着江采发脾气,整个人如同一汪深不见底的潭水,任何情绪都沉入海底,了无音讯。

    俗话说,胆量靠气壮,眼看江采一肚子的火快要消耗殆尽,对面的男人依旧没有一丝反应。

    干嘛不说话?

    江采舔了舔唇瓣,突然间有一种夫妻吵架的既视感。

    诡异的要命。

    “如果没什么事,我……啊!”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江采决定听一次孙子兵法,却不料脚还没出去,腰身便被人拦住。

    一系列高难度的空中转体的标准体操动作之后,她再回神时,人已经被他扔在了书桌上。

    刚磨好的墨将衣袖染黑,一张张宣纸被这突如其来的风扇到地面上,撒的乱七八糟。

    江采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心脏不受控制的飞速跳动起来。

    他要做什么?

    “我跟你说,你别乱来啊,我再怎么说也是你母后,是你父皇的女人,你……”

    “那又如何?”

    她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他冷冷打断。

    江采心中一片哀嚎,这突然化身为狼到底是闹哪样啊!

    “什么如何,就算我是个没实权的太后,但是我终究是你父皇的女人,你要是做什么,那就是乱伦你懂吗?”

    江采挣扎着想要唤回他的理智,结果却是徒劳。

    容湛面无表情,他依旧保持着压在她身上的姿势,语气凉的令人心惊。

    “乱伦又如何,整个天下都是朕的,朕说什么就是什么,你是父皇的女人又怎样,他现在不是已经死了?”

    卧槽,逆子啊!不孝啊!

    江采完全没料到他会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顿时心中一咯噔。

    听这意思,他是要定她了?

    “容湛!”

    江采内心已经一团乱麻,完全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下意识的低喝一声,终于连最后一层心理防线也崩溃。

    容湛却低笑一声,从喉咙里发出的笑声短促而愉悦。

    愉悦?他是有病吗?

    江采深深觉得自己已经跟不上他的思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撤离,而后站在她面前笑的一脸高深莫测。

    “母后放心,朕还没到饥不择食的地步,在后宫妃子一只手还能数的过来时,您大可放宽心。”

    话虽这么说,但江采深知他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尿性,为了避免自己再一次陷入这种尴尬,她决定跑路。

    不打一声招呼,她狼狈的从御书房跑出去。

    容湛目送着她离开,浅色的眸底荡开一抹异色。

    骨节分明的手指缓缓抚上还依稀残留着掌印的面庞,唇角几不可闻的勾起个弧度。

    “却。”

    他对着空无一人御书房唤了一声,一片空旷之下,身影突现。

    “去看看黄尚书的行动如何了,必要时,祝他一臂之力。”

    却并无回应,只下一瞬间,身影消失不见。

    外面一片萧条的冬色里,唯有一株红梅傲然绽放。

    春色乍泄。

    而这边从御书房刚逃出生天的江采直到回了养心殿才恢复镇定。

    她总说横竖一条命,但只有自己知道,这话的水分有多少。

    上一世没能好好活一回,已经足够遗憾,这一世不想再随便对付。

    她也倒想好好去为自己活一回,可总是事与愿违。

    在被容湛这么打压之后,她忽然不想再这么逆来顺受。

    如果注定暂时脱离不了这高墙红瓦,倒不如让自己强大起来,起码要保证自己能够在这吃人的地方站住脚跟。

    不管日后能不能出去,总得活的过当前。
沈微生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