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17章 内心的声音,要了她!

作者:画尘  |  更新时间:2016/12/9 12:00:00  |  字数:1284字
    眼前的司禹霆如同一头被激怒的狮子,只知道撕扯她流溢出丝丝猩红的血迹,才能抚平他内心无法平息的狂躁。

    慕深晴吃痛地想要逃离,可身子被他困在怀中,她根本就无处可逃。

    唇齿的交织中,他毫无温情可言,完全不同于刚才一开始的那个深吻,却更像是惩罚之吻的样子。

    她都已经承认她错了,阻挡在他跟洛清颖之间,是她的自作多情,是她没有自知之明。

    可这一切,难道就真的只是她的错吗?

    司禹霆,你实在是太残忍了!

    清冷的泪珠顺着脸颊流下,划过了司禹霆的唇角,一股咸咸涩涩的味道充斥在他的口腔之中,“哭了?”

    她痛了,所以哭了。

    知道哭,那就好!

    像是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慰藉,司禹霆越发张扬地将她整个身子一推,随即翻身而上。

    慕深晴的眸子越发黯沉,司禹霆汹涌的怒火其实已经让她本能地心生怯意,可是此刻她人被他压着,她有绝对的理由相信如果她继续反抗的话,得到的下场只能是比现在更惨。

    “司禹霆,不要逼我恨你。”咬着牙,慕深晴几乎是用牙缝中溢出这几个字。

    可司禹霆却浑然顾不上去仔细聆听她的话,“我以为,你现在已经是恨我的才对,看来对我你还是爱得深沉。”

    说着,他不再双手施力撑在沙发上,而是放任她负荷着他全部的体重。

    慕深晴陡然俏脸一红,即便知道无路可逃可潜意识里还是忍不住地想要推开他。

    可,终究还是晚了。

    …………

    看着睡得深沉的慕深晴,司禹霆坐在床上沉默不语。

    明明恨极了她,可为什么当他看到她跟另外一个男人深夜出现在烨庭那种地方的时候,他竟然还会像个情窦初开的小伙子一样。发了疯地嫉妒着。

    抬手抚上她光滑的脸颊,上面的泪痕早就已经干了。

    刚才,她几乎全程都是哭着乞求他,可当时他已经没有任何的理智自控能力了,内心不停嘶吼着的声音,那就只剩下……要了她,要了她,要了她!

    然后,他就付诸行动了。

    其实诚如她所言,离婚是对于他们来说唯一一个解脱的方法,就算她真的已经移情别恋,那就真的能怪她吗?

    一切,都是他亲手将她从自己的身边推开的。

    可是她怎么敢妄想在毁了他之后,转身就要投入另外一个男人的怀抱呢?

    “慕深晴,地狱之门早在你踏进司家大门的时候就已经关上了, 这辈子,你只能在这阴暗的地狱过完你的完美人生。”指腹轻轻地在她的脸颊上面来回摩挲着,他轻轻呢喃细语着。

    随即,他直接起身穿戴整齐。

    临出门之际,他竟还特意吩咐会所服务经理,“从现在起,任何人都不许进去。”

    这一幕落在明眼人眼底是再正常不过了,可偏偏司少却又这一副清冷的禁欲系神色,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

    累,浑身上下都散架了的累。

    慕深晴睡得迷迷糊糊的,却突然像是做了噩梦似的,猛然伸出手双手往身前一推,同时尖叫了一声,“不要!”

    腾地坐起了身子,却发现眼前一室的黑暗与寂静,哪里还有司禹霆的人影?

    瞠着惺忪的眼睛,她双目无神,如同一缕幽魂般抬起手轻轻的印上了她的嘴角,那种火辣的余温好像至今还残留在上面。

    可伸手触了触身旁的床位,却是冷冰冰的。

    他,应该走了许久了吧?

    这里不是她的家,他估计是把她丢在会所里,自己一个人走了。

    “司禹霆,你到底还想要我怎么样呢?”

    软的不行,硬碰硬也不行,她真的已经黔驴技穷了。

    掀开被子,她疲惫的双腿刚放在地上,却是瞬间就怔住了。

    衣服……都烂了,她该怎么离开这里呀?
画尘 说:

唔,单纯的我也不知道他们要什么,嘤嘤嘤!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