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八章难道你未经人事?

作者:步步生莲  |  更新时间:2017/10/11 10:23:26  |  字数:2806字
    他伸出两只捏住杜悦的下巴,丝毫不怜惜地吻住她苍白的唇瓣。

    -----------------------

    他唇间的烟草味很浓郁,混杂着唇彩的香甜气息……下一刻,杜悦狠狠地将他推开,那是属于其他女人的味道。

    一想到他刚刚就是用这张唇吻了别的女人,她就有想要呕吐的冲动 。

    屈润泽没有理会她的情绪,猝然将她抱起,然后丢到大床上,杜悦纤细的身体陷入柔软的被褥之中,屈润泽高大健壮的身体倾倒而下。

    “杜悦,结婚这么久,我想,是时候享有丈夫的权利了……”

    他的指腹勾勒着她的唇形,片刻后俯首,杜悦别过头,双唇交错而过。

    “别碰我,我怕脏。”

    屈润泽蓦地抬眸,幽然深沉的瞳孔缓慢缩起,冷酷的五官变得狰狞可恐,他抓着杜悦肩膀的手不断收紧,空气中传来清脆的关节声。

    “我脏?”屈润泽双眸黑沉,直逼杜悦淡漠的眼:“你有资格这么说我?”

    杜悦试图摆脱他的钳制,屈润泽反而更加用力,他弯腿,拿膝盖顶住她的,两人靠得如此近,以至于他温热的气息全扑到她脸上。

    “杜悦,那你告诉我,怎样才叫不脏?”

    屈润泽勾了勾嘴角,侧过脸在杜悦耳边轻声道:“是这样吗?”

    “不要!”

    杜悦脸上的淡漠再也无力维持,她慌乱地伸出双手护住胸口。

    他眸子时深时浅,指尖在她耳垂上滑过:“杜悦,你应该配合我。”

    温热湿腻的触感落在她唇角,杜悦心烦意乱地扭过头看凌乱的床,有片刻的出神,这红色床单是结婚时林熙敏送她的。

    她都已经快记不得,当初是怀着怎么的心情铺上这床单的……

    是羞涩,抑或是期待?

    屈润泽侧身,敞开的领口下,小麦色肌肤上有明显的抓痕,杜悦几乎可以想象,在她彻夜未归时,他和别的女人是多么疯狂。

    杜悦恶心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屈润泽的手扯开她后背的拉链,她用尽全力挣扎:“走开,不要………”

    “杜悦,我宁愿听到你如是作答,也不愿你这样故作纯真。”

    屈润泽反剪她的手于头顶,杜悦的排斥叫他不悦,他们是合法的夫妻关系,只要他想,她有什么理由拒绝?

    屈润泽腰一沉,他笑得很戏谑:“难道你真的未经人事?”

    杜悦蓦地抬眸看他,脑袋轰一声变得空白,脸上的血色悉数退去。

    “屈润泽,是你亲口说相信我的,否则我也不会……”跟你结婚。

    后面四个字,梗在喉咙里,怎么也吐不出来。

    似乎她也想象得到,如果她说出那四个字,会瞧见屈润泽怎样嘲讽的神色。

    屈润泽看向她的双眸冷冷的,没有丝毫动容:“那又如何?”

    “是不会如何。”杜悦忍住身体的颤抖:“作为最起码的尊重,不要用你碰过别的女人的身体来碰我,如果你要解决生理需求,请找别人……”

    “杜悦,我们新婚时,你每天晚上都打扮得妩媚***,喷我喜欢的香水,做好宵夜等我回家,难道你就没有半点期待吗?”

    “嘶……”

    衣服撕裂的声响格外清晰,杜悦纤弱的双肩顿时暴露在空气中。

    可是,屈润泽的动作却僵持了,他俯首直直地看着杜悦胸口狰狞的五指印,眼底的焰火瞬间被阴郁所取代:“杜悦,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杜悦双手环绕肩膀,眸子低垂,他的质问,如悲伤的潮流将她湮没。

    “杜悦,你是不是觉得这样玩很过瘾?”

    屈润泽捏住她的下巴,一抹冷笑现于脸上:“江宁的人都知道,那个叫杜悦的女孩,她的母亲水性杨花,辗转于不同的男人之间………”

    他捕捉到杜悦眼中稍纵即逝的难堪,接着,她的眼眸缓缓闭上,嘴角微动,笑容中藏着自嘲:“是你说,过去、出生与我无关的。”

    屈润泽放开她,站在床边整理衣衫:“是吗?”

    ……

    “不要再明里暗里为难子衿,她是无辜的,经受不起你这种折腾。”

    杜悦看着背朝她站着的男人,双手蓦地抓紧身下的被褥。

    屈润泽花名在外,也不是没有具野心的女人找上门来,然而杜悦自有手段对付她们,他从未置词,可容子衿似乎是个意外,打破两人间极力维持的平衡局面。

    “怎么不说话?又想不动声色地把人收拾掉?”

    杜悦看着有些咄咄逼人的屈润泽,缓缓摇头,声音麻木沙哑:“你放心,我再不干涉她的事情。”

    “希望你记住自己说的话!”

    屈润泽语气冷冽,说完转身出去,关门的声音响起,杜悦茫然无措。

    楼下隐约传来车子驱动的响声,车前灯的光芒打在窗帘上,复又矮下去,直至彻底消失不见。

    杜悦愣愣地盯着紧闭的房门,过了许久,双手撑起身体,颤抖着手抓过破损的裙子,随便套在身上,光着脚踩上冰凉的木地板。

    她走到床尾,拾起方才被屈润泽扫落在地上的纸袋,将翻出来的男士衣衫叠好,重新放回去。

    杜悦挨着床沿坐下,指尖轻轻抚摸袋子,深吸一口气,脸上冷漠疏离的伪装正一点点崩坏,露出隐忍到极致的痛楚神情。

    她掏出脖子上的项链,中间挂着一枚璀璨夺目的钻石戒指,她用手指感受着上面的纹路,然后将其紧握掌心。

    “杜悦,你先别急着走,我是认真的,我们交往吧,你在我身边六年,我们彼此熟悉,配合默契,难道不能尝试进一步发展吗?”

    当时,屈润泽在公司大厦下拦住她表白,这一切,仿佛只在昨日。

    异于常人的成长环境,造就杜悦对家既向往又恐惧的性情,她自认为无法给予一个男人家的温暖。

    然而她的拒绝并没有吓退屈润泽,他回答得很认真:“就算最终发现不合适,但尝试了,至少不会有遗憾。”

    并不动听的情话,却决堤杜悦的眼泪,那一次,她哭得天昏地暗。

    “我已经尽力做到最好了,为什么结局是这样的?为什么?”

    她轻声呢喃,然而回应她的唯有沉默。

    床头的手机突然响起,杜悦抹了把泪水,迅速接起。

    “杜小姐,少爷又犯病了,他嚷嚷着要见你,你现在方便过来吗?”

    杜悦神色乍变,嚯地站起身,朝门外跑去,嘴里交代:“我马上赶过去,你帮我看好他。”

    杜悦匆忙赶到医院,看到在门口晃悠的林熙敏。

    “来了?小帧的烧已经退了,休息下就没事了。”

    林熙敏压低声音,生怕吵醒里面睡觉的男孩。

    昨天晚上杜悦手机关机,保姆找不到人只好叫林熙敏过来,守了一夜,这才联系上她。

    “小敏,辛苦你了。”

    林熙敏大条地挥挥手:“我最不待见你说这些矫情的话,赶紧进去看看小帧。”

    杜悦勾唇扯出感激的笑意,然后越过她进入病房之中。

    病房里有消毒水的味道,不过很干净,她轻手轻脚地在床沿坐下,探手抚摸他的额头,他白皙俊美的脸庞陷入枕头中,清秀的五官跟杜悦有几分相似。

    “悦悦?”

    似是对她的目光有所觉察,床上的人睁开眼睛,意识迷糊地喊她的名字。

    杜悦怜惜地为他撂高被子:“帧帧睡醒了呀?”

    床上的人咧嘴一笑,但很快又皱眉:“我好想悦悦。”

    他抓住杜悦的手起身,把头靠在她肩膀上:“悦悦,你怎么这么久没来看我?”

    看着他眉眼里全是幽怨,杜悦心疼地摸着他的脸庞:“悦悦也想你,对不起,这几天太忙了。”

    男孩听罢一笑,那笑声太过憨实,隐约中透出股异于常人的气息。

    他又突然略显紧张地东张西望,杜悦问:“帧帧找什么?”

    “我的外套呢?”

    杜悦抓过椅背上的衣服递过去,男孩埋头翻了一阵子,接着捏拳送到她面前,他想卖关子,可很快又于心不忍地摊开手心。

    “我让唐姨帮忙买的,是你最喜欢的蓝莓味。”

    杜悦低头,看着手心多出的一只棒棒糖,心底的所有阴霾一扫而空。

    她不孤单,至少,杜帧一直在她身边,不离不弃。

    ☆☆【提示:继续阅读点击下方红色“下一章”,微信读者点击手机右上角三个点后点击收藏,下次打开在“钱包”上方“收藏”就可继续阅读】☆☆

暂无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