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二十六章 人不见了?

作者:七月女巫  |  更新时间:2016/10/20 11:11:53  |  字数:2940字
    可那老板正好是玩到了兴头上,哪里管什么道德不道德。

    兴致被打断,那个老板的脸色黑沉,可顾忌到对方是宫黎川,还是压住火气,“宫总喜欢这个妞?”

    虽然是尽量压住情绪说的,可是他话语里的不悦已经是很明显。

    “这里的女人多的是,何必强迫一个不情愿的。”宫黎川仅仅是站在那里,颀长的身体就带着让人忽略不得的气势。

    他的五官带着一层浅淡的笑意,似乎是认真说出来的,也似乎只是开玩笑。

    既然话都是放在这里了,这个老板也不好继续下去,只是兴致算是全部的被打破了,有些败兴的松开徐迦,算是承了宫黎川一个面子。

    “我瞧着,晓琳倒是很喜欢你啊。”王序打着圆场说道,顺便轻轻地一推身边人的腰肢,把刚才贴在他身上的女人,推到了这个老板的怀里。

    被推出去的女人,也是识趣,停顿了不过几秒,重新的圈着这个老板,笑的娇俏,“晓琳陪你还不够嘛?”

    徐迦除了怔怔的站在那里,手紧紧地拉着自己的衣服,却不敢说些什么,也不敢向前几步。

    面前的宫黎川,像是神祗,高高在上,让她忍不住的想要靠近,可心生胆怯。

    还未等她过去,宫黎川皱眉接通电话,不知道和王序说了些什么,就丝毫没有留恋的转身出去。

    “怎么?看迷了?”在徐迦身边站着一个女人,穿着少之再少的布料,深吸了口烟,缓缓的吐出几个烟圈,略带嘲笑的说道。

    徐迦的心事像是被戳破了,有些羞赧的站着,可依然是问道,“他是谁?”

    “是谁?”女人依然是妖娆的姿势夹着烟,不咸不淡的说道:“这可不是你能勾搭的人呢,还不如省点力气,做点实际的,比如说伺候好这里的人。”

    他们,始终不是一个世界的。

    外边的夜色已深,宫黎川大步的走出去,身上多少的沾了些寒露。

    刚才的电话是别墅内的刘妈打来的,说找不到迟筝了,她只是去收拾餐厅的时间,等到转过头来的时候,偌大的别墅内,已经是空荡无人了。

    别墅,街道,几乎能找的地方,他都挨着找了。

    可偏偏迟筝像是消失了一样,没有任何的踪影。

    像是之前出国那样,杳无音信。

    宫黎川的心里莫名的一阵憋屈和烦躁,坐在车内,眸色沉的厉害,攥着方向盘的手也是紧了又紧,手背上的青筋纵横。

    已经是十二点了,可是人依然是没有找到,甚至打电话也是关机!

    还真是长了本事了!

    宫家的保镖几乎全部的出动,只是为了找到迟筝的位置,可是整个城市都给翻遍了,角角落落也没有找到痕迹。

    “少爷,没有迟小姐的消息。”张彬上前几步,可是脊梁骨却是不由的绷紧。

    他很少见到宫黎川现在沉黑着脸的样子,哪怕之前宫氏出现叛徒,损失一大笔生意的时候,宫黎川也都淡然的应对。

    现在的情绪,却像是……真的受了迟小姐的影响。

    可是这样的话,张彬可不敢说出来,这个时候撞到枪口上,无疑就是自寻死路。

    “继续查。”宫黎川的每个字都沉凉。

    张彬的脊梁骨更是窜着一阵的寒意,低头看着地面,点头允着,才转身离开。

    今晚如果找不到迟筝,怕是都不用睡觉了。

    在整个城市的静寂被打破,甚至有些天翻地覆的时候,迟筝已经悄悄的打开医院的门,迅速的进去,又拧眉把门关上。

    小司的情况没稳定下来之前,都是需要住在病房的,屋内漆黑一片,只能借助着月光,看着床上蜷缩着小小的一团。

    迟筝的心脏似乎都被软了下来,手轻轻地探了一下他的额头,温度正常。

    小司似乎是感受到什么,小手下意识的攥着迟筝的食指,睡梦中也是嘟嘟囔囔的,听的不是很真切,“妈妈——”

    似乎几年的行尸走肉终于是换来了灵魂,迟筝的鼻子微微的发酸,尽量压抑住喉咙的声音,低头在他的额头上印上一个吻。

    哪怕她在别人的眼里,都是最任性最恶毒的小三, 哪怕所有的人都是对她嗤之以鼻,可是她都不在乎,她在乎的怕是只有面前的小司了。

    那是她唯一的亲人,血脉想通的感觉真好。

    “妈妈——!”小司不知道梦到什么,小小的身体痉挛的厉害,声音也是猛然的拔高,稚嫩的嗓音带着无限的恐慌。

    仅仅是一声,就把迟筝的心给搅碎了。

    “我在,我一直都在。”迟筝的声音带着哽咽,把小司抱在了怀里,轻轻地拍打着他的背部,每个动作都是极尽的温柔。

    她注意力过于集中,甚至虚掩的门被打开,都没有发现。

    一直到小司的情绪稳定下去,重新的陷入睡眠,迟筝才轻轻地把他放回去,掖好被子,准备出去的时候,腰肢却是被猛的一带,整个人重新的被推进房间。

    腰部也是略重的撞到了墙壁上,一瞬的疼痛差点把她的眼泪逼出来,整个腰肢全部的被雇主,看不清楚脸,可是带着明显的侵略气息。

    屋内的月色也是很暗,除了能够看清楚大致的轮廓,具体的样子根本就看不到。

    迟筝被撞得五官都皱在一起了,刚要下意识的尖叫,樱唇却是被擒住,所有的声音如数的消失在唇齿间,腰肢也是被不轻不重的力道掐着,迫使她承迎。

    熟悉的气息,所有的一切都是熟悉到了骨子里了。

    “呜呜——”迟筝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步步紧迫,侵城掠地了,似乎要汲干她所有的空气,挣脱不开,迟筝干脆抬腿屈膝。

    血腥的味道刹那的蔓延。

    宫黎川吃痛,眉头皱成‘川’,才把她松开,可是薄唇却有意无意的摩挲着她的耳尖,声音低却沙哑的厉害,“现在知道欲拒还迎了?”

    “你特么别混蛋!”迟筝再好的忍耐力,一而再再而三的也是被毁的一干二净了,恼怒的瞪眼,声音却极力的压抑住,“我们之间早就结束了,你还有完没完了?”

    毕竟小司还在睡觉。

    如果不是生意的问题,她甚至不愿意多和宫黎川多做接触,每一次接触,那些回忆总是翻涌上来,像是一个一个的巴掌扇在她的脸上,嘲笑她的无能和可笑。

    比较起来,宫黎川冷静的多,掐着她腰肢的手微微的收紧,声音沉哑,覆在她的耳边,“当初什么没做过,该看的也是看了,现在就难为情,觉得很难接受?”

    他的声音本身就是偏沉,说出来的话也是带着一股的压迫,倾覆而下,似乎让人无处可逃。

    迟筝的心里翻江倒海的,较为尖锐的指甲都深深地刺在了手心里,疼的厉害。

    “过去的事情已经是过去了,难不成你现在还念念不忘?”在黑暗中,迟筝的嘴角勾起自嘲的弧度,“还是说,宫总现在才发现,自己已经爱上我了?”

    后边的话,嘲讽的意味清楚。

    可宫黎川却是难得的没有反驳,依然是把她抵在墙壁的位置,两个人贴的很近,甚至呼吸也是纠缠在一起,温度寸寸的攀升。

    “明天我让张彬来接你。”宫黎川却是避开了这个问题,而是嗓音淳淳的说道,不是疑问句,而是通知一样的陈述句。

    明天?

    他的生日?

    “抱歉。”迟筝掐着手心的力道加重,不管黑夜中能不能看的清楚她的表情,她依然是扬着下颌,“我明天还有约,不能去。”

    她很清楚明天是什么日子,如果是原先的话,早就满心欢喜的开始准备东西了,可是那只是从前,也只能是从前。

    宫黎川周身的气氛明显的冷滞下去,微微的弯腰,在黑暗中准确的攫住她的樱唇,似乎是惩罚的狠狠地咬了一下,不过片刻起身,淡声道:“有事,就推了,这么简单的事情,还需要我讲给迟小姐听?”

    两个人方才的关系明明是复杂,可是他现在淡然的样子,却像是迟筝做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迟筝在心里暗暗的腹诽了几句,挣脱开他怀抱的时候,脚步也是往后退了几下。

    “我跟宫总似乎没有什么关系,下班后的时间都是凭我个人的安排,抱歉,我这一次没有……”

    “小司出生的这几年你一直不在,现在连他想要的愿望都吝惜的不想满足?”宫黎川的嗓音已经是凉了下来。

    迟筝的身体更是紧紧地绷着,小司之前的话还一直缠绕着。

    宫黎川永远都知道她的弱点在哪里,可是她却永远都不能做到坦然,尤其是现在多了个小司。

    “我知道了。”迟筝想要拒绝,可是拒绝的话却是一直缠绕在舌尖上,最后吐出来额时候,却生生的变了个意思。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