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1章 背叛惨死

作者:璟绣  |  更新时间:2017/9/13 13:59:24  |  字数:2181字
    黄昏

    一抹斜阳懒懒地照在舒雅苑的雕花窗棂上,雕花窗棂边上放着一个青瓷花樽,夕阳的颜色映在青瓷花樽上浮着淡淡的橘红色,似乎静静地诉着夜的到来。

    寝室内,半倚在软榻之上的人儿望着那黄昏慵懒地打了个哈欠。随即,手轻轻地抚在圆鼓鼓的肚子上,脸上便浮起了幸福的笑容。

    十年了……

    为了薛郎,她耗尽财力精力大半辈子都在抛头露脸四处奔波。

    为了证明她没看错人,也证明了她的努力,薛永丰终于如愿地当上了户部尚书。

    圣旨应该明日就落下了,想到这里,司马映萱笑容满面觉得一切辛酸都值了!

    门‘咿呀’一声被推开了……

    一位梳着飘雪云鬓,身着雪白罗裙的女子端着个托盘走了进来。将托盘端到软榻边上,她温柔一笑,柔声道:“长姐,你的安胎药来了。”

    司马映萱坐了起来,望向她:“映雪,辛苦你了!”

    司马映雪掩唇轻笑:“服侍长姐,哪来辛苦的话。”说罢,将那碗黑如墨汁气味难闻的汤汁递了过去,美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喝下,才满意地扬起了笑容。

    擦拭着唇畔,司马映萱拉着司马映雪的手,示意她坐下之后才道:“映雪可是出落的越发美了,待薛郎上任尚书后,一定要让他给你指个好郎君好不好?”

    司马映雪笑吟吟地看着司马映萱,美目流转:“薛郎就很好啊!”

    司马映萱有些诧异地看着笑吟吟的庶妹,黛眉微蹙:“你……”然话未说出口,肚子上突如其来尖锐的绞痛便让她煞白了脸, 顿时汗如雨下。

    司马映萱深深地吸了口气,艰难地道:“映雪,快!快帮我叫大夫,我肚子好痛!”

    司马映雪纹丝不动地坐在软榻边上,唇畔噙着一抹恶毒笑道:“你难产死了,我就是尚书夫人,我肚里的孩儿就是薛家的嫡子。喊大夫的话,毒,不就白下了吗?”

    司马映萱瞠大了双眸,她咬着下唇道:“我要告诉薛郎!你这恶毒的女人!他一定不允许你伤害我的!”说着,挣扎着下软榻,却摔至地上狼狈不已。

    闻言,司马映雪笑的更厉害了,她讥笑道:“是么?可是长姐,既然如此。薛郎为何要亲自在你的安胎药里下毒呢!?”

    大脑‘嗡’的一声,司马映萱如遭雷击般,不可置信地瞪着司马映雪:“你说谎!薛郎不会这么对我!”

    像是为了证明她的话一般,司马映雪突然冲着门外喊道:“薛郎快来救我!司马映萱想要杀我啊!”

    司马映雪的话才落下,一直候在门外的薛永丰急就忙冲了进来,一把拉过司马映雪护在身后,一脚便踹向地下的司马映萱。用力之大,踹得司马映萱撞击在软榻之上,再重重摔在地上。

    顿时,司马映萱便口吐鲜血,一阵暖流染红了雪白的儒裙。感受肚子里的生命正一点一点地消逝,她慌了:“孩子……”

    薛永丰眯起眸,狠戾地看着在地上挣扎的女人,一脚踩在她肚子上狠狠地道:“也不照下镜子!别说你容颜已毁,就算完好也比不上映雪一根毫毛。你居然敢妄想杀她?我呸!”说着,用力一蹍,那染血的罗裙便被血浮起来了。

    “我的孩子啊!你们这对狗男女不得好死,不得好死……来生许我为刀俎你为鱼肉,誓要将你们千刀万剐!死无全尸!”司马映萱疯癫一般地叫,挣扎着要扑向他们,却被薛永丰一脚狠狠地踩在脸上,如同对待低贱的蛆虫般蹍着。

    司马映雪蹲在司马映萱面前,伸手摸了摸司马映萱额头上的那道疤道:“真是不错的杰作。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母亲和玄哥儿坐的马车,那马儿不知道是不是被秋姨娘收买的人下了毒,据说在过悬崖小道的时候。马儿发狂,连人带车冲下悬崖下面去了……长姐,有他们相伴,你黄泉路上不会孤单的。”

    “母亲!!!”

    司马映萱一悲,喉咙一阵猩甜,吐了口鲜血。她狠狠地瞪着司马映雪,咬牙切齿问着:“贱人!啊……”贱人两字才出口,薛永丰便眯了眯眼,抬起脚重重再踩在司马映萱头上,似要将她头颅踩暴不可:“胆敢羞辱映雪,找死!”

    司马映萱惨叫了声,血从薛永丰脚下慢慢渗入她眼中,眼前腥红的模糊。司马映萱努力瞪向那笑得春风得意,美的不可方物的司马映雪,一双眸子喷着怒火:“母亲到底哪里对不住你?从小到大,她待你与待我又有何差别?玄哥儿更是哪里半分与你不是?”

    司马映雪那目光,犹如在看向什么污秽之物一般嫌弃。她小心翼翼地躲着,生怕司马映萱身上的血迹会沾上她华服半分,纤纤玉手挽起另一手的宽袖,好让华美的衣裳不沾半分血污。

    她狠狠地将司马映萱髻上的那支鎏金簪子扯了下来,那簪子上勾着几根从司马映萱头上拽下的青丝。

    司马映雪笑的极其温柔地将那鎏金簪子上的青丝一一扯掉,那双美眸却眨也不眨地将那簪子插进司马映萱的颊中.

    血溅了她一脸,她嫌脏地抹了一把脸,朝司马映萱一唾道:“母亲?哈哈……所以说啊!女儿蠢,母亲也好不了哪里去!她以为掏心掏肺就能给我嫡女的名位吗?秋姨娘就可以当司马家的当家主母吗?不!只要你死、母亲也死了我们才能遂愿。待我出嫁之时,必是司马家的嫡长女,我生母必是司马家的当家主母。至于玄哥儿……”

    司马映雪将那鎏金簪子抜出,血又溅了她一下,司马映雪不得不掏出锦帕再次拭脸。

    她阴骘地看着司马映萱,红唇勾起:“不知道斩草要除根吗?留着那么一个废物又有何用?何不如送你们团圆,也显得我大度了!”

    薛永丰低头睨了血肉模糊的司马映萱一眼,残酷道:“映雪,别让她的血脏了你。就按计划……”

    司马映雪娇笑着接过话道:“将她开膛破肚,抛尸荒野。到时候,便可与人说她不安于室遇上荒外狼群,害死了自己与腹中胎儿……”

    话落,那淌着血的鎏金簪子狠狠地没入司马映萱的额中:“好姐姐,下世投胎请别这么天真好吗?”

    司马映萱染血的瞳孔渐渐放大,映出司马映雪那绝美而狰狞的脸庞,那不甘心的模样似要将他两人印入眼中,做鬼也不放过他们……
璟绣 说:

璟绣是新人,求关注○_○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