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一百十九章:他炽热的目光透出压迫感,急促的呼吸点燃着危险的欲望

作者:远歌哥  |  更新时间:2017/9/14 5:21:56  |  字数:1442字
    第一百十九章:他炽热的目光透出压迫感,急促的呼吸点燃着危险的欲

    公寓的大门前,我再次对汤生的慷慨表达了感谢。他模糊地望着我笑道:“你陪着我,是我要感谢你。”

    大概是感到酒后的眩晕,他建议我们走着上楼,我闻着自己身上浓重的酒气,觉得如果不消散消散就回家,恐怕又要惹得远生发觉,便欣然应允。

    他拉着我推开公寓古老的木门,朝几乎没人使用的楼梯走去。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闲置太久无人使用的缘故,声控灯竟然不亮,楼道里漆黑一片。

    我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对着黑暗稍有迟疑,他却突然伸手环住我的肩膀,说:“走吧。”

    紧靠着他的怀抱,上楼带来的剧烈心跳混合着酒气和微微的紧张,让我感到头晕目眩,却听他忽然说:“荣生已经很久没理我了。”

    我不想在这个时候听他提起荣生,只是微微哼了一声,他却毫无觉悟地说:“整整七年了,从来没有这样过……”

    空旷漆黑的楼梯间里,汤生的声音显得格外低沉,而他紧贴着我的呼吸也异常粗重。我突然感到有些害怕,想加快脚步离开这个黑暗的楼梯。然而他却并没有给我这样的机会,环着我肩膀的手臂收紧,我穿着高跟鞋立足不稳,直接摔进他的怀抱中,他便顺势把我紧紧抱住。

    黑暗中,我看不淸他的表情,只有他炽热的目光透出陌生的压迫感,彼此急促的呼吸点燃着危险的欲念,却听他含混地说:“每年今天,都会做的……”

    虽然我的头脑已经被酒精和他收紧的怀抱搅得一片混乱,但这些话还是让我感到一种最不愿相信的可能。我陷入无端地惊恐,只想要尽快挣脱,却感到他的手已经开始在我身上胡乱游移,滚烫的唇贴上我的脖颈一路亲吻到胸口。我全身乏力,逃无可逃。

    我惊恐地意识到即将发生的一切,却又无法相信即将发生的一切。

    他给了一个女人想得到的虚荣,而这个女人也理应接受如今发生的事情。从答应他邀约的那一刻起,我就应该想到这一幕,就已经失掉了拒绝他的资格,或者说,我根本就是想着这种模糊的可能才把自己推到这个地步!只是,让我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的是,它发生得如此突然,如此草率!

    也许在我的绮梦中,就算真的要发生这样的事,以汤生平日里的品味,也应该在一个高级酒店,在温柔的灯光和甜蜜的细语中,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在这个漆黑无人的楼梯间,如此简单而粗暴!而且,他反反复复说的七年,今天,是什么意思!

    汤生却没有耐心等待我的犹疑,他把我抱到缓步台上,让我倚着墙壁背对着他,完全不理会我的抗拒……

    我脸颊抵着冰冷的墙壁,看不见他的身体,他的面容,所能感到的只有他激烈的抽和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多年未曾接受过男人的身体,在这种毫无爱意的动作下,感受不到丝毫愉悦,除了疼痛,只有无边的悔意将我拉入无底深渊——绮丽的梦碎裂了,原来汤生,他不爱我,哪怕一点点,也没有。

    这么长时间的约会,或许只是他想要证明他可以离开荣生,和一个女人交往,又或许,他只是因为荣生的冷落,尝试着拿一个女人去弥补身心的空虚。而我,恰巧是那个最容易接受他的女人。抛开灵魂和意志的我,不过就是个庸常的女人,一个在他赐予的物质享乐面前毫无招架能力、可以轻松到手的女人,怎么可能被他真正地关注和爱慕?

    没有语言,也失去了反抗的意愿,黑暗中,我听见自己吃痛的哽咽和汤生难耐的低沉喉音。我们做的很压抑,离家几步之遥的楼梯间里,除了肉体碰撞的闷响,仅剩下渐渐急促的喘息声。我觉得下的疼痛也愈发尖锐,仿佛一把刀子划开了血肉,划开了我对他曾经一腔模糊的迷恋。汤生没有察觉我的痛苦,也许他根本没有考虑过这些,只是自顾自地发泄欲。当他那一刻来临的时候,我的身体没有呈现出任何愉悦的反应,觉得自己仅仅是一场仪式中的牲礼。
远歌哥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