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2章:向钱看齐

作者:十云  |  更新时间:2018/11/19 19:31:45  |  字数:2583字
    炎热如火的夏天,晨阳羞涩的从云层里撒下点点光辉,风儿懒懒轻吹,某幢豪华套房卧室的大床上,一个美丽的女人娇懒的打了个哈欠,一只白皙的小手拍拍脸颊试图让自己清醒。

    久久之后,女人纤细小腿不雅的一蹬,被子就那么无辜的被她踢到床底下,她伸了个懒腰,再打个哈欠才懒洋洋的从床头上拿起不知闹了几次的闹钟。

    突然,一声粗鲁的低咒从她嘴里吐出:“糟糕,又要迟到了,怀宝,赶紧起床,上学要迟到了!”

    “妈咪,我会迟到,永远是因为你。”

    此时,一个五岁的小男孩穿着一身校服,酷酷的倚在门边,背上背着一个小书包,他毫不留情的对她吐糟。

    女人美丽的小脸泛起一比困窘之色:“妈咪……妈咪那是要赶稿嘛!所以……”

    “妈咪,我记得你那本书已经完结很久了,而且最近怀宝还听说那本书要改编为电视剧,那么请问您在赶什么稿?”

    他的漂亮妈咪,本名,凌落雪,27岁,作家,可是虽然是作家,但她只写过一本名为《当时光不愿意》的书,刚完结不久就被编剧相中了。

    听说那是一本关于爹地与妈咪的书,听说爹地与妈咪很相爱,听说妈咪结婚当天很惨,因为结婚当天,爹地就去天国了,听说……

    一切都是听说,他所知道的,都是从外公外婆还有舅舅嘴里听来的,但他知道,那一定是真的,因为每年夏天的某一日,妈咪都会消失一整天,听说那天是爹地的忌日,更是他们结婚的日子,所以那一天,妈咪会很反常!

    也许正因为如此,那一天,妈咪总是把他丢到外公家。

    凌落雪全名低吼:“凌念怀,你欠扁啊?”竟然拆她的台?

    前眼这个聪明的小鬼,她的儿子,全名,凌念怀,小名怀宝,今年五岁,是她与付东怀的爱情结晶,当年如果不是怀了他,她或者还是那个天天跑机场,到处找人的疯子。

    “哎~”

    怀宝故作一声叹气才道,“有人恼羞成怒了!”

    “你……”

    “妈咪,你再不梳理,我真的要迟到了!”

    怀宝淡淡一声提醒,凌落雪顿时啊的一声,赶紧冲进洗手间刷牙洗脸,不一会又冲了出来,在衣柜里随便挑出一套衣服,也没管怀宝在没在就换了起来。

    “都是你啦!害我又晚了几分钟!”

    门边,怀宝白眼一翻:“妈咪,我是男生!请你有点男女有别的观念!”

    “你是我儿子!”凌落雪头也不回的回道,儿子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她还怕他看啊?

    “这样啊?那介意我照几张相吗?我们的班导师说喜欢你,还问我要不要叫他爹地。”

    “你们班导师喜欢我,关照相什么事啊?”凌落雪回头。

    怀宝的班导师是个离异人士,无儿无女,喜欢她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但是谁规定别人喜欢自己,自己就一定要喜欢他?所以他们八杆子也打不着。

    怀宝一副你很笨似的看着她:“妈咪,麻烦你看清楚一点自己,你也老大不小了,而且还带着我这个拖油瓶,我想着,如果有你的玉-照,应该会事半功倍。”

    “你个死小子~”

    凌落雪随手就把床上的衣服丢向他,但怀宝却早她的步挥挥小手离去。

    远远的还传来怀宝诚恳的声音:“妈咪!好好考虑!班导师虽然有点秃头,长得不帅,但应该是个好老公。”

    “有点秃头,长得不帅,你还叫我考虑,你还是不是我儿子啊!你妈我有那么差吗?”

    凌落雪两手插腰,气呼呼的瞪着早已没有人影的门口,最后,她微微的笑了,亲妮的骂了一句:“臭小子!”

    其实凌落雪知道,怀宝并不喜欢那个班导师,但怀宝是个成熟的孩子,思维与说话的方式都与一般的孩子有别,虽然听着像在替她着急,其实他也在告诉她,有点秃头,长得不帅的男人不够资格成为他的爹地。

    送怀宝去上学,凌落雪离开学校,刚坐进了驾驶室,手机便响了起来。

    “喂~夏姐?……嗯,是吗?那好吧!我一会就送过去。”

    挂上电话,凌落雪打开自己的公文包,里面还真落下一份剧稿。

    凌墨雪看了看,正要放回去,可是她却愣在了那里,片刻才又缓缓的把那份剧稿拿了出来,眼里蒙上了可疑的泪光。

    凌落雪: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你很远很远,你要怎么办啊?

    付东怀:那我就把你的名字写在烟上,吸进肺里,让你永远留在离我心脏最近的距离。

    凌落雪:拿首歌敷衍我啊?

    付东怀:不,我是真诚的。

    凌落雪将那剧稿紧紧的捉在手里,一只手有些颤抖又熟悉的从扶手箱里拿出一包香烟,从里头抽出一根,点燃,烟雾蔓藤,袅袅环绕,盘旋在整个车箱里,依稀之间,三个熟悉的字似乎朦胧的印在了香烟上,只是从最初的凌落雪,变成了现在的付东怀。

    付东怀,一个有点坏,有点痞,可是却很爱也很宠她的男人,一个她很想念却再也看不见的男人!

    一个她永远也不会忘记刻骨铭心却让她痛苦的男人,一个让她一边咳嗽却是要学抽烟的男人。

    以前,因为他说过的那句话,她要他将自己的名字写在香烟上,最后,他成为所以人眼里最怕女朋友的男人。

    可是虽然如此,他却从不生气,他总说,那是因为你们没有爱人,你们是在妒嫉!

    铃~

    一阵铃声打扰了她忧伤自怜的心绪,凌落雪从中回神:“喂~爸,我没事……知道了!”

    这是凌父打来的电话,她又让他担心了,因为……

    凌落雪回头又看了那份剧稿一眼,心中暗暗的道:时间又过去了一年,东怀,我们又该见面了!

    ☆☆☆☆☆

    “表姐……”

    某女一个犀利的眼神瞪来,帅气男人翻了个白眼才道:“这里又没旁人……好好好,夏姐,这样总得了吧?”锐利的目光一直瞪着他,直到他改口才收起了视眼。

    “我说你应该知道的,我从不接爱情片,像这种生生死死,爱得死去活来的片子,它根本就不适合我,你干嘛非要我接啊?”龙越尊烦恼的说道。

    早知道她叫他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事,打死他都不过来。

    “可是我觉得你非常适合。”夏天蓝淡淡一句。

    “我怎么就适合了?”龙越尊翻了个白眼。

    表姐她属驴的吗?

    明知不可为,可偏偏要为之,她明知道他对这些爱情剧不感兴趣,可她非要他接,这不是为难他吗?

    “直觉!”看到凌落雪的作品,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龙越尊。

    闻言,龙越尊气得只差没头顶冒烟,他暗暗深吸一口气才平静的道:“夏姐,请问你能不能说清楚一点,你直觉我哪里合适了?又或者是直觉我哪里像男主角了?”

    “我这里有一份剧稿,你先看看。”夏天蓝丢给他一叠剧稿,然后便埋头工作,完全把龙越尊当成了透明人。

    龙越尊翻了个白眼,最后还是无奈的拿起桌上的剧稿看了起来,可是……

    “有没搞错啊?这个世界的女人都向钱看齐,爱情只会出现在童话故事里,现在还有这种女人吗?”

    夏天蓝抬头就是给他一个瞪眼:“我也是女人!”

    龙越尊讪讪一笑:“我……我是说外面的女人啦!除了你,除了我妈,还除了你妈!”

    他这辈子就怕三个女人,眼前一个,家里一个,还有一个就是老妈的姐姐他的阿姨。

    在她们的面前,龙越尊自己都觉得窝囊,还好她们并不是常常出现在他面前,否则他该学岛国人剖腹自杀了。
十云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