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11章真是聪明

作者:十云  |  更新时间:2018/12/6 2:01:12  |  字数:3225字
    人人都说,相府的二小姐安蓉心是龙焰第一美,可是他们却不知道,真正倾国倾城的人却是他们嘴里的丑女安大小姐。

    若替安大小姐画上胎记的人不是她,估计她也不会知道这些事。

    杏儿的话,安婷羽总算了解的点了点头,也放下了心,“原来如此,那么说来,除了爷爷,你是最了解我的人了?”

    杏儿歪着脑门,想了想,然后说道:“也不是吧!除了老爷子与奴婢,还真有一个比奴婢更了解您的人呢!”

    “哦?那是谁啊?”安婷羽有些好奇,她的真颜,不用说肯定也是秘密,可是除了安老爷子与替她画上胎记的婢女,竟然还有人了解她?

    “是当言,当侍卫是老爷子的贴身侍卫,老爷子要做的事都会通过他,所以您的事他再清楚不过,甚至有些奴婢不知道的,他也肯定知道。”

    闻言,安婷羽沉默不语,这个当言,究竟是怎么样一个人?任何事都通过他的手,能让安老爷子如此信任的人恐怕不简单,看来有机会一定要会会他。

    ☆☆全网小说,尽在『原创书殿』☆☆

    相府,离阁的厢房里,安蓉心一回来就气呼呼的道:“娘,你怎么让安天羽那个白痴回来了?我不是给你稍过话了,让你想办法把安天羽挡在门外?”

    孙氏微微皱起了眉心,“娘根本就没有收到你的话,娘当时在竹春阁,看见那死丫头才知道,怎么?你们早就见过了?”

    “当然见过,那个白痴还让我在众人的面前丢尽了脸,真是气死我了,说起来迎桃呢?那个死丫头躲哪去了?我不是让她回来稍话,怎么不见她的人影。”安蓉心四下张望,可是却没有见到迎桃的影子。

    “迎桃跟你出去之后就没有再回来。”

    “这就奇怪了,午前她就随我一同出门,半道上就遇见了安天羽,然后我就让迎桃回来了,这都天黑了,她还没有回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安蓉心心下疑惑,猜想着迎桃究竟遇到了什么事。

    迎桃是安蓉心的贴身奴婢,做事干练可靠,平常只要是她的命令,迎桃都会很努力的办好,也从来没有出过差子,可是这回真的出大错了,而且错得离谱,竟然让安天羽那年白痴回来了。

    “这么说来还真是奇怪,平日里迎桃也是个精灵的丫头,做事也不会马虎,难道真遇到什么问题了?”

    当下,孙氏与安蓉心就暗地让人去找,可是三天之后,他们在一座废庙里找到一具女尸,而这具女尸的主人正是她们要找的迎桃。

    迎桃的死,孙氏与安蓉心只想到一个人,那就是安天羽,现在‘改名’后的的安婷羽,因为当时迎桃是为了安天羽……不,是安婷羽的事在奔波,所以一定是安婷羽知道了,所以杀了迎桃,而她们也只想到了这种可能。

    “该死的安天羽……”

    “她现在叫安婷羽,还有,别在你爷爷面前叫她天羽,小心那糟老头又生气。”孙氏淡淡的提醒。

    “哼,管她叫什么羽,”安蓉心怒目横眉,眼神狠辣,“杀我奴婢就等于废我之‘手’,今日之仇不报,难消我心头之恨,总有一天,我非得让她跪在我面前求饶。”

    “说来说去都是娘的错,若不是你阻止,那老头哪能活到现在。”

    “你疯了吗?”孙氏凌厉的瞳眸瞪了她一眼,“这话在这里说说就算了,但是千万不要有那种念头,你以为你爷爷是吃素的吗?一个安天羽或者可以说得过说,因为她本是无能的白痴,她‘想’死,关别人什么事?可是老头子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你以为你爹是什么人?他可是一国承相,可是在你爷爷面前,他连气都不敢多喘一下。”

    安蓉心不服的嘟起了小嘴,“说来说去还不是有皇帝护着,爷爷就是依老卖老,仗着自己做了两年皇上的老师就耍起了脾气。”

    孙氏阴冷的瞳眸里闪过精明,“皇帝那里还好说,娘想说的是太后,听你爹说,当时你爷爷进宫与皇上小聚,然后遇上了太后,你爷爷就提起那个死丫头的事,说是想给那个死丫头找个婆家,第二天太后就来了谕旨,然后把天门数一数二的封北见指给了那个死丫头,”

    孙氏说着眼眸微眯又道:“只是一个要什么没什么的死丫头,太后如此上心,肯定也是看在你爷爷的面子上,所以娘猜测你爷爷的后盾可不只是皇上,而如今的龙焰国,说好听点是皇帝主事,可是实权都掌控在太后的手里,所以你爷爷的翅膀硬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如果他出了问题,你想啊!得出多大的事。”

    “这么说来,我们就只能看着那个白痴踩在我们的头顶上吗?”安蓉心还是咽不下那口气,先不说那个改名为安婷羽的白痴让她在众人面前丢脸,经过那天的事,她总觉得封北见对她的态度也改变了。

    记得那天,安婷羽离开之后,她就责问他为何不替她说句话,没想到封北见却回了这么一句:你们姐妹间的事,我一个外人怎好插手?而且现在说的是杀人,与我何干?对吧?

    很明显的,封北见是不想跟她趟这浑水,因为封北见并未参与杀人事件,而他的话中也很明显的告诉她,这事他不会管,但也别想拉他下水,否则后果恐怕是自负。

    “那也不见得,那死丫头能如此嚣张还不是仗着你爷爷,只要把你爷爷讨好了,你要什么还没有?”

    “说来那个白痴没死成就算了,竟然变了个人似的回来,若不是那块胎记,我真要以为是别人呢!”安蓉心恨恨的咬牙,本以为一切都掌握在手中,只要那个贱丫头一死,一切都会是她安蓉心的,但不想,那个白痴竟然变了。

    如今的安天羽改名叫安婷羽,换了个名字,也换了个性格,以前的懦弱不再,性情嚣张,冷傲,而且沉稳聪明,说起话来井井有条,甚至自认多才博学的她在那个贱丫头面前都栽了个跟斗,不过那个死丫头究竟在想什么?

    她竟然没有把她‘杀’她的真相告诉爷爷?

    这天,原本阳光明媚的天空,到了午后突然下起了小雨,安婷羽打着一把油纸伞,徒步走过了街道,又拐进了小巷,然后从后门悄然的溜进一座奢华的府邸。

    “我说安大小姐,景王府应该有大门吧?你这样偷偷摸摸的进来,会不会太无礼了?”半道上,发现……不,正确来说是安婷羽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柳云生有些无奈的道。

    “谁让你们把地点安排在景王府,不过也好,景王府怎么说也是你们的后院,就算被发现,要遮口也容易些。”安婷羽语气淡然,有些冷漠,“带路吧!一会我还要回去,爷爷等着我吃晚饭呢!”

    柳云生翻了个白眼,“我说,这天还算中午吧?才吃过午饭就说晚饭,你很饿啊?”

    安婷羽抿唇不语,犀利的瞳眸盯着他,一眨也不眨的盯着他,那凌厉的目光,直到柳云生有些不自在的扭开了头才收了回来。

    ☆☆最全最新免费小说,微信搜索关注『原创书殿』☆☆

    柳云生暗暗叹气,有些认输的语气,“傲天在书房,我带你过去。”

    随着柳云生的步伐,他走过一凉亭,越过了假山,拐过了长廊,最后走进了一个静雅的庭院。

    微微的风儿吹来,雨后的空气带着些许的湿意,微凉却不冷,很是舒服,在这宁静的天空下,墙头的枝梅朵朵,粉红一片,梅花树下,男子一袭银丝软袍,华丽尊贵,翩然傲气,淡漠疏离的眸子望着天空。

    他倚躺在软榻上,华贵的软袍下,摆呈着多层折叠的弧度,弯弯绕绕的缠在软榻中,随着轻风肆意舞动,男子一双如玉般的纤指微微敞开,任由那粉色梅花飘落手中,看来妖治逼人。

    “来了?”眼角触及两道身影,景傲天淡然的道。

    安婷羽懒懒的挑了挑眉,“景王爷倒是懂得享受,虽说雨后枝梅不如阳光下的美,但是雨后的空气却是最清新的,而且还会有一股淡淡的梅雨混合之香。”

    “你闯后门了。”这是肯定句。

    “景王爷真是聪明啊!”安婷羽随意的说了一句。可是景傲天却道:“安大小姐缪赞了,本王只是没有收到来客的报告,而且你鞋面沾土,如果是从相府到景王府,走大门是不会有尘土的。”

    安婷羽美丽的眸子闪过一抹赞赏,好一个观察力极强的男人,只是随意一眼就看穿,果然不是普通的王爷,难怪众人提起景王,那都是畏惧的眼神。

    “景王爷,在开始之前,我有些话想要问。”安婷羽突然又道。

    景傲天淡着一张木纳的俊颜,淡淡的道:“请说。”

    “安蓉心的贴身丫鬟,她是你处理的吧?”在问的同时,安婷羽一双美丽的瞳眸直勾勾的盯着他,似乎想要从他脸上看出点什么,但可惜,那张帅气得有些过火的面容没有一丝改变,也无法从中看出点什么。

    “处理?什么处理?那是你们相府的丫鬟,本王为何要处理?而且你说的处理是指什么?”

    安婷羽微微眯起了眼,暗想着景傲天是否在跟她装傻,又或者真的与他无关,可是据她所了解,安蓉心的贴身丫鬟正好是在她遇见景傲天那天死去的,而当时她就觉得奇怪,为何早就知道她没‘死’的安蓉心没有跟孙氏报告,而过后就发现安蓉心的丫鬟死了?
十云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