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1章 古庙禁地

作者:冬虫夏鸣  |  更新时间:2015/9/8 22:51:33  |  字数:2755字
    我叫王梦远,又叫王十八,十八是我的编号,道观里的编号,因为种种原因一直到现在师父都没有给我起一个正式的法名。搞笑的是,我高祖父居然叫王十九,但是提起我高祖父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要不是因为他,我也不会有如此坎坷的命运。

    俗话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可到了我这里却恰恰相反。听家里人说,咱们有一个叫王十九的祖宗,被一个仙人给刻骨改了命,保咱家富贵一百年,原本八辈子都没有穿过一条不带补丁的裤子的老王家命运就此给颠覆了。

    我那老祖宗被道士改命之后,我家确实富了那么一百年,可这轮到我了,一百年期间却刚好过了。有时想想,我要是早出生那么几十年,是不是也能做个拿着鸟笼,后面跟着跟班,在大街上调戏良家妇女的纨绔子弟呢。

    但我不仅没法享用上那百年期间最后的富贵荣华,反而还克生母,遭父弃,成了家里被这百年富贵反噬的第一个人。老子没享家里一天福,却要背上家族的百年债,你说苦逼不苦逼。

    我因为出世的时候克死了母亲,再加上有个道士算出我是至贱至贫的凶煞命,所以父亲为了避免我与他犯冲,便将我送人养活,不再过问。外婆将我接到身边后,也说我命不好,又把我弄到了庙观里交给那些道士养着。

    山上的日子自然是不好过的,青灯苦烛,也没个依靠。我每天就是不断的念经打扫。说来这深山老林里的寺庙也不大,总共也就那么十几间屋子,道士不过一二十人,其实也挺悠闲,师兄弟们平常可以任意走动,但是大殿背后最里面的那间屋子却是个禁地,从我来到这里的第一天起,就被一再叮嘱,不可靠近。

    可是小孩子嘛,好奇心也重,有天夜里经不起其他几个师兄的劝说,便跟他们去了那间屋子,想一看个究竟。

    我们一行四五个人,蹑手蹑脚的悄悄进入了那间屋子。说是禁地,这平常也没什么人把手,就连门外的这把锁也很轻易的就被撬开了。

    当我们进去的时候,只见屋里黑灯瞎火的,点了一盏蜡烛后才看见这屋正中间居然放着一口红木棺材,棺材的后面则有神龛供奉着,上面有十几个牌位,每个牌位前还立着一个象牙白的小像。其实这也没什么稀奇的,这些小像我们在大殿的偏堂也见过,其实就是一些被加持过的小鬼被封印在里面,等有善心的有缘人接回家去。可是在这些白色小像的最中间却还立着一尊特别显眼的黑色小像,与其他小像不同的是,这黑色小像还被一块红布蒙着眼睛,看那嘴唇上的邪笑也有些可怖。

    除了这黑色小像外,那口红木棺材也让我们不大明白是个什么道理,只见棺材是打开的,没见着棺盖,里面也是空的,那么这棺材又是给谁留的呢。

    还有就是,这间屋子上还用红线吊着十来个黑漆红纹的小盒子。大师兄一时手痒,便取下一个盒子打开,大家围过去一看,里面用白布包裹着什么东西。解开后,只见一个细细长长,有小指母那么大小的黑乎乎的一小搓肉。

    “这玩意儿好像被炸过啊。”

    “你怎么知道,吃过啊?”

    “你看那一层一层的疙瘩,还有这皮,一看就是炸过的,而且怕是有些年头了。”

    这时有个年纪比我稍大的说道“我想起了,师父对我说过,咱们庙里供着前清那些身体残缺的小鬼,想必这些就是了。”

    “那这盒子里的是什么?”我傻帽的问。

    “你傻啊,当然就是他们的命根子了。他们活着的时候被人阉割,因为出血太多之类的原因就死掉了。”

    “怪不得,这些身体不完整的从没有被请到偏堂去受香火。”

    带头的大师兄也有些忌惮,说“赶紧放回去,这东西不能亵渎了,待会儿别被他们看见。”

    我们几个人把这间小小的屋子看也看了,便想赶紧回去睡觉,可那被撬开的锁却被锁上了。

    “谁那么傻缺啊,把门锁上干吗。”这刚刚还轻而易举就撬开的锁,现在却怎么也打不开了。

    “不会中邪了吧?”其中一个冷冷的来了一句。

    “你才他妈中邪了。”带头大师兄显然脾气不是太好。

    “出家人不打狂语。”

    “老子是道士,又不是和尚!”

    “道士也是出家人啊,大师兄。”

    正在气头上的大师兄突然觉得不对劲,向我们几个问道“你们几个小兔崽子,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这么对我说话!?”

    我们几个这时却远远的躲在了一边,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用手指向神龛中的小像“不是我们,是他们!”

    “哼,动了我的东西,玩够了就想走了,没门。”说完一个穿着红肚兜,眉心画着小红点的小鬼从白色小像里跳了出来,其他那十几个也一一显现,大多也都是这副打扮。

    我们先是惊吓的退后一步,但仔细望去,这些小鬼却并不吓人,反而很是调皮可爱,大多四五岁的样子。

    大师兄之前跟着师父也是见过一些鬼怪的,哼哼清了清嗓子,便把双手背在身后,学起了师父的模样,拿起一把戒尺向那些小鬼走了过去。

    “哟,好久不见你们,脾气见长啊。”大师兄学着师父的语气动作倒是惟妙惟肖。那些小鬼明显也怕了他,还真以为他就是师父呢。

    正以为我们要得势的时候,一个胆子大的小鬼上前说到“我见过师父,师父根本不长你这熊样。”那些小鬼听后就扑了上来,将大师兄剥了个精光,就连一条裤子也没剩下。

    “你们要干什么,还有你们几个也不过来救我。”大师兄在那鬼哭狼嚎的,我们几个则背过身去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把他转过来,让你玩我小鸡鸡。”

    大师兄被十几个小鬼翻来覆去的折腾,屁股上都被打肿了,就是没敢把自己的那家伙暴露出来。

    那带头小鬼突然又冲我们几个发难“还有你们几个也有份,谁让你们没事跑过来的,师父没教你们吗?”

    我身边的几个都低头在那认错“我们下次不敢了,都是大师兄怂恿我们的,我们还小,不懂事。”他们几个看了我一眼,递了一个眼神,我也附和着指着大师兄“都是大师兄的错。”

    “你们这几个狗操的。”还没等大师兄说完,又被那些小鬼一阵教训。

    “这样,给你们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我们好久没进过香火了,明天晚上你们带一把在大殿神像那里烧过的香灰过来,没烧完的也带一些。”

    另外一个小鬼又补充道“还有,带一百个鸡蛋过来。”

    那些小鬼明显很喜欢吃鸡蛋,一提起这茬儿,一个个高兴得跟花果山的猴子似得跳来跳去,就像是已经吃着了一样。

    我们几个点了点头便被放回去了,唯有大师兄还被扣在那儿。

    “大师兄就先交给你们了。”

    “别客气啊,师兄他皮厚实,随便玩啊。”

    见他们一个个的这么狼心狗肺,我也很是义愤填膺,毕竟他是我们的大师兄啊,于是我朝师兄走了过去,他那还没风干的泪痕就又要为我流出泪来。

    “还是小师弟最讲义气了,你快替师兄求求情啊。”

    我冲着师兄微微一笑,好似三月的娇花,令他春心荡漾。

    那些小鬼立刻挡在我面前,我便开口说道“我明天就给你们把东西带来,求你们不要为难我师兄。”说完,大师兄那喜极而泣的泪花又仿佛是严冬里的初出的春阳,焕发出了生机。

    这时我又接着说道“如果你们实在要难为他,那就一个个来,不要一块上,不然师兄让你们玩死了,我们玩什么啊。”说完,我冲师兄抛出一个媚眼,正中他的波心,便在那暮春三月的花好月圆之夜一溜烟跑了,只留下师兄和那群小鬼在那纠缠着你的为什么那么大,我们的为什么那么小的问题。于是又听见师兄惨无人道的叫喊声“王梦远,我日你先人。啊,你们玩归玩,不要拔毛啊,我靠,还用火烧。”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